運動需要新方向 準備再發動總罷工

內容: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改變運動模式,以工人階級為中堅力量

社會主義行動傳單 8月16日

中共準備更猛烈地鎮壓香港反威權運動,黑警暴力已變本加厲。反威權運動需要新方向打敗威權政府的新一輪攻勢。

以工人階級為重心

工人階級應該成為運動的重心,以有組織的工人力量癱瘓經濟,相比於單純的示威和佔領,能夠對政權造成更大威脅。同時,我們要將革命輸出大陸,呼籲眾多不滿中共貪腐特權官僚的大陸基層群眾和我們一起抗爭。

35萬人的八五大罷工是一個好開始。香港工人階級在三十多年來的民主運動中初次拾起罷工這一武器。罷工不應只是支援年輕人,更應該成為運動的主軸。

這一武器不只是對抗政權,也是對抗為虎作倀的大財團。本來連建制派和部分商界都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林鄭明顯己經與財團達成枱底交易,使他們全面轉駄。一眾財團和地產商也登報支持警察暴力。

財團本就仰賴威權制度打壓工人生活水平和權利,賺取更多利潤。國泰解雇兩名機師,除了為了保住中國市場,也是為了報復八五罷工。我們必須對威權制度背後的大財團做出強硬反擊!

航空業工人再發動大罷工能徹底癱瘓機場,給政府和財團造成更大壓力!更不用說總罷工的威力!讓工人運動成為運動核心,也能為運動提供前進方向,打破現時的膠著狀態。年輕人的自發模式展現出創意和機動力,但運動發展至現今階段,這模式已經到了極限。

前幾週,佔領和包圍警署的行動沒有清晰目標,反而令年輕人感到困惑,不知道如何推動運動繼續向前。無組織的前線行動也令警方更容易假扮示威者搞事。

工人階級以癱瘓經濟和社會運作為致勝的關鍵手段,可以打破膠著狀態,成為運動的突破口。同時社會主義行動也發起「全港大罷課」這一組織,推動罷課行動。我們相信全港大罷課可以反過來鼓舞工人鬥爭。

工人需要組織起來

現在,工人要更廣泛、更堅實的組織起來,就需要成立更強大的工會,並組織更廣泛的罷工委員會,讓各行各業的工人加入其中,並且召開罷工大會,決定下一步的升級行動和政治訴求。

為了發動更大規模的總罷工,最有效的方法是以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力量吸引、說服大多數的工人支持運動,並將他們組織起來。

反威權運動也需要扣連至勞工、民生的議題,才能吸引更大規模的工人加入罷工。例如,要求停建大白象機建,並用公帑興建公屋、擴建公立醫院、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等。

運動也要扣連至八小時工作制、增加最低工資至每小時60元、大幅提高整體工資、大量增建公屋、向富人徵重稅,打破資本財團對經濟的操控。

運動的矛頭要對準整個財團獨大的不義制度,代之以讓佔社會大多數的工人掌握控制權的民主制度。

因此,社會主義行動呼籲建立新的工人階級群眾政黨,組織基層工人反抗殘暴的威權資本主義制度,並為鬥爭指出方向。依靠群眾的參與,工人政黨可以大大推動群眾鬥爭前進,並吸引中國工人和受壓迫群眾和我們一起鬥爭。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

  • 反擊親共財團,組織工會和罷工委員會,準備再發動總罷工
  • 抵抗新一輪白色恐怖,停止暴力鎮壓及政治檢控
  • 改變運動模式,以工人鬥爭為中堅力量
  • 實現五大訴求,在以工人利益和訴求為中心
  • 香港革命輸出中國,團結大陸群眾鬥爭,打倒中共專政
  • 建立真正的人民議會,取代不民主的立法會,立即施行有利於工人階級的政策,打破資產階級富豪的經濟霸權

行遍長官︰一個信上帝審判後落梗地獄嘅罪人就周日和理非集會嘅建議

實際啲,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夠簡單,三歲到八十歲都跟到,文盲同高等教育嘅都學得識,唔使帶歌詞,聽兩次一定學識,終身受用添。義民幾時加入一齊唱都得,好宜融入其中。首歌已經紅咗一次,全世界都知,你推多啲,就係呢次運動嘅主題曲。多啲唱喇,大力啲唱喇,全世界都聽到架!會有更多嘅支持者,越多人支持,越安全、越會贏。

二萬教師遊行守護良知 中學老師冀以教育保存希望

內容: 
自由標籤: 

(獨媒特約報導) 不同界別持續舉行反送中行動,繼社服界、航空界、金融界等後,教育界今早舉辦「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遊行,促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大會宣佈參加人數逾二萬人。中學通識科老師楊先生形容,目前運動的成敗已非重點,強調作為教師要「堅守每一個人靈魂」,又指「教育本質係希望,要將大家心裡面嘅希望保存」。

IMG_3893

IMG_6629

參與的教師及市民由遮打花園遊行至禮賓府,沿途高呼「良知」,又手持「停止警暴,回應訴求」、「保護學生,教師同行」及「守護學子,堅守良知」等標語。在抵達終點禮賓府後,遊行人士於鐵欄上捆上白色絲帶。遊行途中天文台一度發出黃色暴雨警告及雷暴警告,惟遊行開始逾一小時仍有大批市聚集於起點遮打花園等候出發,市民更一度迫爆花園道往禮賓府的一段行人路。

IMG_6644
馮偉華

教協會長馮偉華批評社會正面對急劇轉變,惟政府面對民意仍置若罔聞,令市民無辜受傷,警察卻反而暴力鎮壓。馮偉華表示希望教育界能秉持信念,「 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 ,讓香港回復昔日光彩。

IMG_6666
葉建源

葉建源發言時則稱,教育界現時是以對年輕人「最大的關懷」及對政權「最大憤怒」出席本日的遊行,他期望大眾能攜手走出陽光。他續批評政府做法猶如視公義為禁忌,讓社會陷入強烈對立及撕烈之中,籲教師以智慧向政府施加壓力,及出席明日(18日)民陣於維園舉行的集會。

IMG_6669
左起:劉小姐、楊先生

通識科老師望以知識影響學生:不論成敗,堅守每一個靈魂

劉小姐及楊先生均有十數年教學經驗,二人為好友,目前皆任職中學通識科教師。二人任職的學校雖無明確政治立場,但楊先生指自己作為教師應以知識影響學生,擴闊國際視野及抱有堅實的理念,「運動去到呢一刻,冇可能指導學生做啲咩」,只可著學生根據自己的能力衡量及承擔行動的代價,「教育嘅本質係希望,要將大家心裡面希望保存」。

楊先生表示自己作為成年人也未必能承受兩個月以來發生的種種,透露教師一方面要承受校方的施壓,一方面被家長誤解,於整場運動猶如處於「刀尖」上。他認為抗爭已成為日常的一部分,先不論行動最終所帶來的結果,要「一直保有專嚴地活下去,不要被強權腐蝕心靈,不論成功失敗,堅守每一個人靈魂。」

問到會否無條件支持學生的行動,比如中學生於九月發起的罷課行動,劉小姐指自己會考慮響應罷課,但堅持「罷課不罷教」,會向學生講解香港民主的歷史及進程,同時希望他們能保護好自己及身邊的人。

IMG_3888
左起:卓小姐、莊小姐

卓小姐和莊小姐是前小學教師,離職前任教一間親中小學。她們認為願意出席遊行是一種表態,是支持年青抗態抗爭者。社會上常常有聲音認為老師應該保持中立,不應該就政治議題發聲,但卓小姐卻道:「出嚟係經過獨立思考,亦係良心嘅問題」,希望告訴下一代要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記者:湯璧瑜、鄒樂瑤

版權: 

「守護香港大聯盟」舉辦集會 支持警察斥示威者暴力

內容: 

(獨媒特約報導)「守護香港大聯盟」今午於金鐘添馬公園舉行「反暴力、救香港」集會,現場所見,參會人數約逾兩萬人,惟大會最後宣佈聲稱「集會人數有47.6萬人」,而警方則公佈集會人數為10.8萬人。集會期間一直下雨,大會現場有人派發傳單,印上「守護香港」的字句,現場也有參與者不斷揮動國旗和區旗。工聯會會長及港區人大代表吳秋北譴責有「暴徒」在「紅土大遊行」期間,塗污位於土瓜灣的工聯會工人總會俱樂部,支持警方嚴正執法。

無標題

集會開始時,現場播起國歌,集會人士一同歌唱。台上的大屏幕主要播放經剪接的無綫新聞片段,經剪接片段的內容圍繞示威者衝擊、警察受傷和示威者投擲磚塊等,但剪去警方多次驅散示威者的片段。

民建聯主席陳勇提出是次集會的「七大訴求」,包括「亂夠了、停暴力、勿擾民、止破壞、守法治、阻撕裂以及返正軌」,集會期間不時帶領參與者大喊「反暴力、救香港、拒絕攬炒」等口號。多個界別的「代表」輪流到台上發言,包括婦女界、教育界、法律界、演藝、商界人士等。

無標題
吳秋北

工聯會會長及港區人大代表吳秋北表示必定反對暴力行為,提及日前「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於機場一事,批評阻礙地鐵通車的不合作運動,及銀行擠提行動不合理。他強調現場的參與者是愛國愛港、愛好和平的香港人。吳秋北指出日前有位女士眼睛受傷 ,希望警察盡快破案,認為事主應配合警方調查,並呼籲該名受傷女士報案,期間在場有人大喊「佢身有屎呀!」。吳秋北同時嚴厲譴責,位於土瓜灣的工人總會俱樂部被「暴徒」衝擊及塗污,希望警察嚴正執法。他認為香港瀰漫恐怖主義,譴責一切暴力,並表示關注學生問題,不希望學生受暴徒煽動,但沒有提及任何具體方案。

無標題
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

集會台上一度播放聲稱是「警嫂」的信件,表達警察家屬受欺凌的感受。其後播放「環時」記者付國豪錄影影片,付指警察需要維護香港穩定,以及期望日後有機會再到香港採訪。大會又邀請一名名為Peter的外籍人士上台以英語發言,表示對於示威者7·1衝擊立法會所造成的破壞感到不快,形容示威者為暴徒,又指很多居住在中國和香港的市民都能開心地生活,質疑示威者「為何怕中國」,又大喊「no violence, love peace」。

無標題
陳曼琪

出席集會的法律界代表為陳曼琪及陳曉峰,均強調暴力不能凌駕法律,認為違法的人必須負上刑責。他們亦指出集會自由不是無限制,同時需要影響不到別人。同場有多位民建聯議員,包括李慧琼、葛佩帆、周浩鼎等;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及全國政協委員譚耀宗均有出席集會。

無標題
鍾鎮濤

藝人鍾鎮濤一度到台前發言,鍾鎮濤認為在場人士是社會沈默的一群,表示支持集會人士走出來發聲。他感謝警隊一直以來的努力 ,認為「暴力無用」,最後會導致「大家都無得撈」。他又指,無人有權破壞香港,並希望以後有更多演藝界人士參與他們的集會,大喊 「支持中國、支持香港」,表示「無國就無港」。

無標題
紅衣男士為日前被示威者打爛貨車的貨車司機

集會邀請數名「青年護旗手」到場,表示「五星紅旗,永垂不朽」,抗議日前有示威者將國旗扔進海中。大會宣佈集會結束後,突然邀請一名貨車司機上台發言,大會聲稱是日前被示威者打爛貨車的受害人,一度引起集會人士再次圍觀。最後,在場人士一同高唱「獅子山下」,並於6時半後陸續散去。

記者:胡伊汶、陳世浩

版權: 

民陣發起明維園集會 籲先逼爆維園 再逼爆道路

自由標籤: 

岑子杰

(獨媒特約報導)民陣早前申請在明天8月18日遊行及集會,追究警黑合謀,惟遭警方反對,只獲批在維園舉辦集會。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批評警方一直未有回應集會市民疏散的安排,副召集人陳皓桓則指,如集會人數夠多逼滿維園,警方將會安排封路,籲市民「逼爆維園後,再逼爆其他路段」。

岑子杰表示,過去警方違法濫捕的情況已令人觸目驚心,加上有社團鄉紳以武器向示威者施用武力,明顯得到警方包庇。他指,警方已反對民陣的遊行及終點集會,只批准在維園舉行集會,對「被吹黑哨」感到極度遺憾。

岑子杰稱,申請集會的參與人數是30萬,他指曾多次質問警方30萬人在集會後的疏散方法,但警方卻避而不答,批評警方不批出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的決定是「失智」。他表示,預計出席集會的人潮眾多,有可能塞爆天后、銅鑼灣及灣仔的港鐵站,警方亦有可能作出封路安排,「(港鐵)有可能飛站,啲人要點離開?」。岑子杰希望市民明天能「和理非一日」,讓政府沒有籍口繼續愚弄市民及「弄權」。他又表示民主派議員明日會盡力作協調角色,籲市民走出來親自捍衛自己的地方。

IMG_6614
陳皓桓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稱,若維園屆時不能容納人流量,將會以「流水式」集會,讓市民分流從銅鑼灣、天后等不同港鐵站離開。由於預計到人數眾多,有機會站出馬路,陳皓桓表示已與警方作溝通,情況將不會觸犯非法集結,屆時警方會根據人流封閉高士威道、英皇道、興發街、電器道等路段。他籲市民「逼爆維園後,再逼爆其他路段」,同時警方應與民陣保持密切聯繫,根據現場情況盡快作出封路安排。

IMG_6665
朱凱廸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則表示,北京及特區政府以「止暴制亂」的手段威嚇示威者,呼籲不要被嚇怕﹐一同出席明天的集會。他指,社會的訴求一直清晰,包括拒絕警黑勾結、反對警察濫用暴力,呼籲市民不要放棄。他又稱民陣被逼迫至困境,民主立法會議員明天會在維園附近守護參加的市民,「一齊入維園,一齊離開」。

社民連梁國雄表示民陣過往申請遊行從來沒有被拒,擔憂港人自由逐漸收窄。他指,香港人經歷過黑幫恐襲及警暴後仍站出來,可見港人爭取及表達自由的決心。他呼籲港人「be water」,以自己的影響力感染身邊的人同行,「用最艱難的方法表達最大的民意」。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譴責警方剝奪香港人受憲法保障的遊行自由。他指「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警方面對龐大的人流只能疏導,不能阻擋。他又認為,香港人因為7.21元朗恐襲及8.11警察濫捕等行為感到強烈的不公義及不安全,政府必須負全責,「以警察、黑幫來維穩只會激起更多人上街」。他強調,民陣的集會是有不反對通知書,市民前來集會及離開均須經過一定路途,「我哋進入維園同離開都要搵路行,就係咁簡單,唔係做咩非法行為」。

記者:湯璧瑜

版權: 

老師,可能係最明白當差艱難嘅工種之一

內容: 

老師,可能係最明白當差艱難嘅工種之一

大家都係叫阿sir;大家要管秩序;大家會受氣會比人侮辱⋯

你比人叫「警犬」、「狗」、「賤渣」,甚至被問候你老母,唔開心梗架啦。比人叫花名係唔開心,我啲花名十隻手指都數唔曬,之但係:

我唔可以叫番後生仔女「曱甴」;
我唔可以問候番佢地家人;
我唔可以野野致命武力打頭;
我唔可以打男生;
我唔可以摸女生,
咁點解你可以?

你可以拘捕,但唔可以私刑;
你可以拘捕,但唔可以性侵。

如果學校係一個所謂「社會嘅縮影」(其實這稱謂唔多準確,因為學校其實係一言堂極權式),都視上述暴行有刑責、犯天條。咁點解你做就唔犯法?你犯法卻可逍遙法外?一係你上頭容許/縱容/誤導/鼓勵;二來你自欺欺人,放低你嘅良知、人格、學堂誓言:「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三來同儕壓力、嘉許令你唔敢有獨立思考、或表達空間,甚至再而強化錯誤行為,集體墜進路西法效應漩渦。即集體知法犯法!

唔該幻想下我地教書阿sir用現在警隊口吻、策略對付學生,結果會點?學生提出問題,無論合理否,我一棍打頭。

若學生聚集堵塞課室走廊,堵塞校務處,一眾訓導就棍棍致命武力重打學生頭部?一眾男老師擘開穿裙女生大腿抬走?被制服嘅仍要膝壓其頭讓他多受折磨⋯ ?你認為咁都無問題?你認為你班夥記無問題?你阿頭咁嘅指令係一切「合法」指令?!記住,唔係人話合法就合法!係警察通例同香港法律話合法先係合法呀!如果人話合法就合法,去到打犯、明放打人嫌疑犯、男警搜女士身⋯都覺無問題,就全部都係rule by law。

簡言之,時下警隊嘅「嚴正執法」,係暴秦、元朝嘅法治;而唔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嘅rule of law (即上至法官、特首;下至平民百姓都要守法嘅法治)!

如果用林鄭tone對學生:「我無錯,錯係你地。」「我無變質,變質係你地。」我惗唔比學生玩死先出奇。時下青年大把野叻過你,轉數快過你,電腦勁過你;有家底嘅分分鐘流動資金多過你。

你惗下師生比例1:30,人人改你一張圖,30張圖網上流傳你點收科?但依家特首1:2000000 。你30000警力+3000武警(?估計)要與民為敵?要重演89 64天安門?何必呢⋯⋯

話休累贅,我地教書阿sir同差人唔同係,我地OT無補水!咁樣惗開心啲呢?我比人話花名、改圖、問候,未又係要忍。係唔公平架啦,份糧包左架。

用番馬鞍山警署慈僧mode:只要惗遠啲,除左件制服你未又係市民。可能我地食早餐街市會撞倒;搭車會遇見;公園跑步又見面;你細路我會教;而你細路大左又可能教番我細路⋯ 只要惗遠啲,就唔會打得咁過癮;唔會知法犯法。

最後,以劉進圖先生所言總結,你可以拘捕年青人,但唔可以剝奪佢地人嘅尊嚴,同公民的嘅權利⋯ (鏗鏘說:本是同根生)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