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和勞工團體聯署聲明:彌敦道環境災難 清潔工首當其衝

內容: 
自由標籤: 

近日警方圍捕理工大學示威者,彌敦道近油麻地至尖沙咀一帶爆發嚴重衝突。警方大量發射催淚氣體,已對彌敦道一帶造成嚴重污染。路過途人掩鼻,尚且不時咳嗽。食環署外判清潔工需要長期在街道工作,更是首當其衝。我們強烈要求政府,暫停食環署外判清潔工在街道上的工作,委派專業人員清潔街道,以保障街道清潔工人的職業安全健康。

催淚物質危害健康

日前有前線記者疑似染上不治之症「氯痤瘡」,揭發催淚彈釋放出大量有害化學物質,如CS、CN以及其加熱後的副產品,會影響威脅示威者、記者、急救員、甚至前線警員的健康(見註一)。公共衞生研究社指出,催淚彈施放時,可以在相對低溫(攝氏150-300度)、缺少金屬催化物的情況下產生丙二腈(malononitrile)、喹啉(quinoline)、2-氯甲苯(2-chlorotoluene)等化合物(見註二)。丙二腈被人體代謝後會轉化成為極高毒性的氰化物(cyanide)和硫氰酸鹽(cyanosulfanide),可對大腦和心臟造成損害;而喹啉則懷疑能引起遺傳缺陷,並可能致癌;2-氯甲苯則能腐蝕皮膚及嚴重傷害眼睛,可見使用催淚彈遺害甚篤。

近日市民發現,受催淚彈影響的地方,雀鳥紛紛倒斃。更有食環管工反映,不少坑渠老鼠懷疑因催淚煙影響而受驚四竄。跡象說明,受催淚煙影響的重災區,可能已經出現環境災難。上週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終於公布處理指引,但坦言未掌握催淚彈成分。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能只專注鎮壓示威,卻置公共衛生及市民健康於不顧。我們認為,在未了解清楚催淚煙成份對公共衛生的禍害,以及有保障市民健康的妥善對策前,政府應該勒令警方暫停使用催淚彈。

前線工人裝備不足

在面對催淚煙威脅健康的不同群體中,清潔工人雖然未必經常接觸高濃度的催淚煙,但卻肯定是長期接觸低濃度催淚殘留物的受害者。近日彌敦道近油麻地至尖沙咀一帶,情況尤為嚴重,途人經過也會感到不適。食環署外判清潔工人需要長時間逗留在街道,而且在潔淨街道的過程中,必然會揚起催淚煙殘留物,他們的處境必須倍加關注。根據我們了解的情況,食環署外判清潔工人沒有受到處理催淚煙殘留物的培訓,而且僅獲提供普通外科口罩及膠手套,保護裝備明顯不足。

承如上文,政府坦言未掌握催淚彈成分,我們難以評估催淚煙對清潔工人的健康威脅。因此,在部份受催淚煙影響的重災區,政府應該委派受培訓的專業人員,在全副保護衣裝備下執行清潔工作。至於受催淚煙影響較輕微的地方,政府也必須向清潔工提供培訓及裝備,至少包括眼罩、N95口罩、膠手套等等。值得注意的是,食環署外判清潔工的工作室大多缺乏洗澡設施,清潔工可能需要穿著受污染的工衣回家,進一步污染家居環境。

事實上,在8月25日楊屋道街市事件後,我們曾經去信食環署,已經表明「要求缺乏培訓及裝備的清潔工人,清理催淚氣體殘留物,做法並不妥當,本身已經可能違反《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與此同時,工會也在9月發佈調查報告,指出清潔工人因接觸催淚氣體殘留物影響而感到不適。其後,食環署於10 月23日回覆,清潔承辦商須遵守《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並且提供足夠裝備及安全培訓,又指食環署已經向承辦商發出清理催淚彈殘留物的工作指引。我們再去信要求食環署公開指引,但至今署方未有回覆。

因此,我們強烈要求:

一、在未了解清楚催淚煙成份對公共衛生的禍害,以及有保障市民健康的妥善對策前,政府應該勒令警方暫停使用催淚彈。
二、在部份受催淚煙影響的重災區,政府委派專業人員,在全副保護衣裝備下執行清潔工作。
三、在受催淚煙影響較輕微的地方,政府必須向清潔工提供培訓及足夠裝備,至少包括眼罩、N95口罩、橡膠手套、頭套等等。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附註:
一、公共衞生研究社〈前線記者確診不治之症「氯痤瘡」,正視催淚彈毒害刻不容緩〉,2019年11月14日。
二、公共衞生研究社〈催淚彈毒害難以估計 政府必須帶頭研究正視問題〉,2019年11月17日。

聯署團體: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職工盟屬會)
食物環境衛生署管工職系工會(職工盟屬會)
清潔工人職工會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勞工組
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

版權: 

極左執行者的焦慮感與危機感不比抗爭者少

內容: 
自由標籤: 

現在,真是一天都嫌長!對於勇武派在中大一役、理大一役是否中圈套,和理非或覺得守兩次陣地戰於事無益,但應理解在警察行止失控,前線示威者又受悲情與恐慌籠罩時,實難有周詳之應對,和理非亦無作出任何譴責或批評的理由。

為甚麼圍攻中大、理大?分析很多。但此種圍而不剿的策略,在個人看來,實則與恫嚇港人要出解放軍卻只讓他們「自發」清理路障一樣(若真是自發,解放軍的軍紀能散渙至此,也實在令人感到不安!),說明中共尚未下最後決心。習近平喊了狠話,加上極左派路線有其慣性,圍攻中大、理大無論背後有多少所謂戰略考慮,但這種圍城式的策略實更似急於交功課,以回應習的強硬喊話。其因是,圍攻中大、理大的時候島內四處開花的景象不僅沒有任何平息跡象,相反已成常態(催淚放題亦如是);即使警方攻入理工逮捕所有人,但對平息事態一點幫助也沒有。

指揮這場圍攻的人當然不會看不到,而是他們已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去尋找可以冠名的敵人,試圖以壓制勇武派向上交待。現時,文官已無法制約武官,武官受命於極左路線,在習未下決心去承擔千古歷史罵名前,中間環節的執行者再大膽也不敢在還有公開直播的情景去做"血洗"這種事,也就是說這個圍攻,實質是個不上不下的局(除非勇武派因絕望與恐懼而走向另一極端,慶幸至今未發生!)。極左若要為押後、撤銷區選而制造事端,反而更可能利用其他勢力或方法去幹不可見光之舉。

現在,天秤開始出現傾斜,一邊是高等法院裁定特區政府推出的禁蒙面法部分內容違憲,警方已經暫停執行該法;另一邊是美國參議院亦已全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管中共對兩者的反應如何,制衡作用肯定會產生,區選得以進行的機會又添一分。所以,雖明知沒甚麼用,但還是衷心希望勇武派回到Be water ,莫再以己之弱勢對暴政之強勢;區選,這極大可能是讓事態透過政治解決的最後機會,亦可能是讓習近平有理由轉彎的一個機會。

至於,法工委、外交部至今說了些甚麼實在沒有必要太在意,因為這就是他們可以說的最政治正確的東西(他們一樣要交功課)。在如今陰晴不定,計劃遠遠趕不上變化的局勢下(中共的策略亦會因為外部環境的變化而調整),個人始終相信極左路線執行者的焦慮感與危機感不會比抗爭者少(如上次所說,習近平殺氣騰騰的表態對他們同樣是個巨大壓力)。而時間與民心卻一直在抗爭者這邊,保持韌性與靈活始終是不二法門。

我們的問題出在總公司

內容: 

「卻像有無數說話,可惜我聽不懂。」——《李香蘭》歌詞

美國政府在前晚呼籲香港政府在處理理大圍城事件中不要使用具殺傷力武器,林鄭月娥在昨早的記者會就說會以人道方法處理事件。這不就是中共口中的向美國屈服?

林鄭那有這個本事裏通外國,它分明是來自中央指示。後來發生的「救人不分左右中」,做好做醜的,解決得七七八八,留下的理大廢墟,只是一個殼,等待上頭吩咐,是否獻世過了今個星期天,讓每晚救仔,順道取消區議會選舉?

我們再看看美國兩院通過《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法案只是一隻棋子,方便特朗普玩嘢。香港示威者如獲至寶,就算它止得咳,也只是一時,甘願當別人棋子的人,就要有被別人用完即棄的心理準備。不過它很可能觸動香港神經,影響局勢發展。

另一件值得討論的事是高院裁定「蒙面法」違憲,人大法工委立即表示高院無權作出裁決。本來,它應等待港府上訴至終審,若終審法院不醒爬才進行釋法。現在,它表示正收集人大意見,意即準備釋法,這做法迫使前終審法官李國能發聲反對。蒙面法本來沒有實際意義,今趟上訴是一敗筆。

所有這些,都顯示香港處於僵局,是因為香港的總公司—— 中共,將香港視作一隻棋子,利用它在國際舞台上玩嘢。

香港現時的局面,只有林鄭立即下台和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可以平息民憤,拯救黎民。這樣容易的事為什麼中共不做?中央有膽直接繞過基本法機制進行釋法,它一樣可以直接下令設立調查委員會,差佬敢托槍上街遊行嗎?

所有問題膠著,是因為中共出賣港人、出賣林鄭、出賣警隊,只從自身政治利益著眼,不理香港死活。

回頭看香港,所謂十萬和理非分成五大人鏈上街救仔,與真正的救仔無關。曾鈺成救出的仔,比他們救出的為多。有事還是找民建聯!

蒙面黑衣人的手法已經無法改變,這好比IRON MAN,每集都是IRON MAN,改了就沒收視率。

我在英國曾遇到一位意大利的中產精英,他不熱衷政治。他同情法輪功,但認為法輪功不了解中國國情。他說,民主必然要爭取,全世界如是,不爭取就永遠沒有民主。他也說,很明白香港青年人的做法,因為不如此就完結。

雖然街頭暴力越演越烈,它們只會招來殺身之禍,必然會遭到全面鎮壓,包括實彈開槍射殺造成人命傷亡。若香港警察實彈鎮壓不能弭平動亂,就由解放軍出手,說什麼香港是中共的外匯集散地不敢出兵是笑話,中共永遠是政治高於一切。

如我之前文章所問,你們黑衣蒙面人不同意這說法的,請告訴我,你們有什麼解決方法?

雖然運動形式似乎沒有改變,它還是有兩個內在改變的。第一,在訴求上由要求民主改為反對警暴;第二,在宣傳上由鼓動爭取轉為救救我們的孩子。這是從第一層面轉移到次要層面。

理大危機本來已經解決,今天出了個中學復課,特衰政府的人頭豬腦班子不知道黑衣衝擊運動內,醞釀著另一場中學生運動。兩者有本質不同,教育局本應鼓勵學校直接與學生對話,支持通識老師與學生溝通。可是它受了香港殖民地教育教出的淺見精英所害,斷了這分洪閘。中學生無辜地被利用,最壞的情況就是港產六四。中學生們應盡快獨立起來,穿上校服,拒絕蒙面,也拒絕蒙面黑衣人混入其中,向警方申請舉辦全港最大規模的中學生集會。這會制約中共屠城,改變歷史.但他們必須明確地拒絕任何形式的暴力。

這幾天內唯一可做的事情,是中學停課至下周,否則區選註定無望。取消區選的後果可以十分嚴重。

現在沒有人知道明天太陽是否從東方升起,未發生的事情永遠是未知,可能習近平也不敢肯定。

後記:

林鄭和新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必須與暴力切割。在視頻看到的黑警害群之馬,用軍靴蹋在已被另一個警員制服,己捆綁的被捕人士的後頸。這種殘暴行為可以致命,人神共憤。若政府對這些行為視而不見,繼續縱容警察濫暴,他們何顏召開記者會,面對巿民。

版權: 

絕望青年的內心地獄,比恐怖考試院的地獄更可怕——韓劇《他人即地獄》

內容: 
自由標籤: 

在看這部劇集時,有不少在看李滄東執導的電影《Burning》的錯覺,因為《他人即地獄》亦有精緻地描繪出韓國青年在面對生活及社會壓力的一面,予人愁雲慘霧及沒有希望的感覺。這劇集罕有地帶出不以鬼魂為題材的陰森氛圍,看得令人不寒而慄。劇中那寒酸殘破的考試院是一座既恐怖及寫實的地獄,但總不及青年的內心世界令人心寒。

改編自漫畫的這部作品,巧妙地利用將「地獄」的這一個概念「人間化」,從而發展出雙線敘事的題材,就是剛才提及的青年內心,還有他居住的恐怖考試院。法國作家薩特於1945年創作的戲劇《禁閉》曾寫過「他人即地獄」這句話,意指一個困住人類的煉獄,這煉獄表面上是日常場景,實則陰森詭秘、邪氣滿天,令我們感到陌生及不快,這齣劇的背景亦是如此,一名年輕男子被困於恐怖現實的社會之中,形成「他人則地獄」式的驚恐之感。同時,這個地獄是兩層的,不是只有單一的陰鬱,除了有兇殺靈異的考試院之外,還有最底層的「社畜」的絕望深淵,兩者相互映襯下,更立體多元帶出了劇中「地獄」的多重視點。

任時完演繹的角色,是一個除了一張大學學歷,什麼都沒有的青年人。成功就業後被迫從鄉村搬來首爾這個大都市生活。處處遇上制肘及不如意的事,既找不到合心意的考試院,在工作上又遭到欺凌,眾多比他昔日的作品《未生》中更細緻的細節營造,更塑造出生活在「地獄朝鮮」的青年形象,除了考試院的狹窄擠擁之外,還有他在搬來都市時走進恐怖考試院前的一個大斜路。顯然劇中有花心思描繪主角拖著行李走上斜路這一場戲。他在陡峭及凹凸不平的斜路上拖著行李箱,甚至箱底的碌都甩走了,即使這麼辛苦,仍不肯放棄非常便宜的考試院,這場戲足以營造出沉鬱心酸的細節。一個屬低端人口的社畜形象,在劇中展現得表露無遺。

恐怖考試院沒有鬼魅,但成功塑造出「人比鬼更可怕」的恐怖元素,深化「地獄」的恐怖程度。鬼屋常見的場景——又長又陰暗的走廊在劇中亦有用到,怪誕的住客、若隱若現的怪聲、陰森黑暗的天窗等,都營造出一個難以逃脫的地獄氛圍。誰人會預計到,這個考試院的所有人,都是一個完整的殺人集團。他們造成一個真實的地獄,人人相互猜忌、戒備及忌諱,偏偏住客之間就有著殺人的默契。男主角不但與他們出㺺多次的衝突,在職場及感情上亦出現了不少衝突,眾人的冷漠及變態,使他在這地獄中只能戰戰兢兢地生活,甚至到最後令自己成魔,與他們一樣成為了傲慢自私及殘酷的人。

以往不少影視作品都會為正邪清晰地定好分界,但來到後現代主義思潮興起之際,正邪之分在作品中只見俗套及沒有新意。這部作品的哲學理論,並非只有正邪,而是還有眾人人性的眾生相,焦點在於每一個人在地獄內的相互猜忌及慾念,還有野心的投射。這一種敘事模式及人物構造於現今有不少可能性,比起正邪的二元對立更具想像空間,而且能夠利用灰色地帶令劇情走向出現不同變化,從而令作品更引人入勝,而且更帶出人性探討上的課題,打破「非黑即白」的現代主流思想。當中的複雜感是劇中最出色的地方,而且未看到結局,都會有著峰迴路轉的走向,令觀眾欲罷不能。

《他人即地獄》沒有帶出「分辨善惡」的訊息,反倒是將不同人的「自我」投射出來,人性的陰暗面及潛意識都在這部作品中以不同角度呈現了出來,這種敘事結構及描繪手法是不容易從文學上轉移至影視作品的,但這部作品在這方面顯得出色,令劇集的懸疑成份錦上添花,甚至成為了哲學的重要材料,讓人思考「地獄」的概念。

評分:4.5/5 (5分為最高)

理大圍城,是止暴還是劫持市民?

內容: 
自由標籤: 

政府理大圍城,已逾三日有餘,如今城內糧絕,情況堪憂。政府本該釋出誠意,以最大之努力令被圍之人士盡快出來,獲得救助,以彰人道之義。

但政府則下令,指校內人士皆有暴動之嫌疑,一但外出,將立即拘捕,並控以暴動罪。

假設政府有確實之把握證明,理大校園已純為暴徒潛藏處所,絕無市民存在之可能,大可依法入內搜捕,沒有客氣的理由。

但我相信政府無此把握,認定校內沒有普通市民,皆因暴徒出現之前,學校並未封閉,屬公眾自由出入之場所,這樣在圍城之時,一定有機會圍困普通市民。

這是罔顧市民安全,挾持市民的行為。

當暴徒與市民同時存在,首要目的應是保障此空間內市民安全,以最快方式制服暴徒,救出市民,或者放棄拘捕,以免傷及無辜。而不是將空間無限期圍堵,罔顧空間內生存狀況,為求不讓暴徒漏網,將市民一齊拘禁,並將市民一齊列作暴徒!

如果而這樣,下次緝拿綁匪時,可以直接掃射,這樣綁匪一定逃不走。

有人說,警方已經設線勸諭學生市民離開理大,留下的應該只有暴徒。且不說是否所有學生市民都可以聽到勸喻,就算聽到,讓市民學生自己從暴徒中間,從雙方對壘的前線中走出,是否一個合理的安排?如果走不出來就有暴動嫌疑,是否符合邏輯?這就像要求人質自己從綁匪手中走出,否則就是同伙一樣荒謬。

除非警察同政府真心相信,暴徒只會對抗政府,施襲警方,而市民與暴徒共處一室,不但不會受暴徒傷害,還會受到保護,若要離開,也隨時可以離開,所以一意圍之!即使是勸諭中走出的人,也無差別即時拘捕。這樣說來,誰才是真正的暴徒,綁匪,真正與民為敵呢?

維也納音樂廳 因為性玩具搞到華格納音樂會中斷?

維也納 – 係當地嘅音樂廳,早前維也納交響樂團正演奏華格納音樂,但突然所有觀眾要疏散。 點解可以相信膠事錄 | 緊貼膠事錄更新 因為現場職員發現,有觀眾嘅袋震動,於是要求所有聽眾撤離,然後對該手袋進行檢查。 但最後發現原來袋內只係一個按摩棒,唔知點解當時突然震。 時報 點解可以相信膠事錄 | 緊貼膠事錄更新 |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維也納音樂廳 因為性玩具搞到華格納音樂會中斷?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一個叫「黃色經濟圈」的天方夜譚

大家真的是想要「黃色經濟圈」,還是要「打卡的光環照片」?有一個故事是這樣子的。台灣有一個叫「拍扁麵包師」的人,因為追拍時任台灣總統陳水扁而被麵包店辭去 ,因為這事,在網路紅了一陣子,之後就爆了很多爭議。首先,有人找他到大陸開店,兩個月後就好像回到高雄。之後,有人就找到他的麵包,原來長得要多醜有多醜,angrybird 的嘴是歪的,羅勒麵包像一堆沾上鬼口水的隔夜麵包。

國王的新衣

《國王的新衣》是家傳戶曉的童話故事,在小女兒一歲時已在看,兩歲半的她也許開始明白故事的意思,以為自己穿了一件能辯人們聰慧的衣服的國王,然後還有一大班人催眠自己是個聰明人,讚頌這赤裸的國王的新衣服是那麼樣的華麗,幸好這種荒謬的事情被天真無邪的小孩一語道破,國王尚且懂得慚愧或有羞恥之心。將童話套用在現今香港社會中,卻殘忍地發現,原來穿了新衣的國王比比皆是,甚至有些人憑新衣造就成國王,目空一切,可笑至極。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