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戰鬥足球 球員毆打場邊球僮 須出動防暴警察

巴西 – 當地有名叫足球王國,但踢起黎都唔係人咁品。 ¡NUNCA ANTES VISTO! El centrocampista del Operario MS🇧🇷, Jefferson Reis, fue apartado del equipo luego de agredir físicamente a un recoge balones por festejar un gol del equipo rivalpic.twitter.com/FdFVRIRc7i — PlayMakersMX (@PlaymakersMx) February 20, 2018 最近一場比賽,甚至有球員不滿場邊球僮,慶祝對家入波,毆打佢。 最後搞到要防暴警察進場清理。…

The post 巴西戰鬥足球 球員毆打場邊球僮 須出動防暴警察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拒絕派錢? 焦土飯民!

要睇清楚反對派錢的飯民狗閪,有教畜葉建源,之前林鄭撥款教育,班教協撚屌已經晒口水等開飯,結果成個教怯企向政府度,反對聲都唔敢聲,仲要學生起義第一個撲出黎屌柒學生向林鄭主子表忠添。呢次財政預算,向度講乜撚野加強投資教育,講到尾,未又係向度R撈增加就業機會,引用當年蕭若元評論教怯,學生質素有撚提升過咩,好多錯誤教育政策仲要係教怯自己提出黎,仆街死啦。公正講句,學生人數下跌,就要閂水喉cut人,適應社會變遷,細佬PB界呢幾年唔少銀行執左亞洲區業務,唔通被人炒就要磨爛席?!呢班教畜,比黑社會更黑,郁D就話要小班教學,小你老母就有份,個個謀住公帑,成班老奉咁,等轉行做地盤啦。

慈善機構性醜聞

你有沒有定期向某些慈善機構捐款?我有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都捐了好幾年,去年開始有定期捐款給無國界醫生。為何要捐?主要是希望拿出一些來透過這些機構幫助有需要的人,當然,也有用心了解過相關機構的運作與過善款有幾多真正用在服務身上。

最近外國一連爆出幾個慈善機構有人員透過服務獲得性利益,有些是用作嫖妓,有些是要求受助者提供性服務。鬧得最嚴重的那個機構,報導指有不少捐款人停些捐款,因為對該機構失望。

其實,作為捐款人,失望一定會有,不過是不是那麼單一去看這類事件呢?

慈善機構的運作需要人,人有好壞,當中總有些人是披著羊皮的狼,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可以以權謀私,覺得自己是別人的救世主,獲得一些好處也是應該的。久而久之,歪念越來越強大,壞事做慣了,一發不可收拾。

若果是偶發性事件,機構發現了立即公正處理,將相關人等解僱甚至交給警方處理,我覺得是可以的,就正如之前說了,有人就自然有機會出現枯枝,正確認真地處理,檢討漏洞,繼續做實事,其實就夠了。

當然,機構一定擔心聲譽問題,所以,有可能選擇私下解決,不向外公佈。這當然不是理想做法,應該主動公佈並提供改善方案,這才是最專業的處理。

反之,若果事情是延續性的,有高層是得知甚至默許的,就非常要不得了。

所有遇上這類事情的慈善機構,若果被揭發了,切忌擠牙膏式交待,反而快速地站出來道歉,並清楚公佈事情來龍去脈與及善後方法,才能挽回捐款人的信心;反之,以為只是解僱了幾個高層,不清不楚就可以讓事情告一段落是非常天真的。

作為捐款人,我還是覺得最重要是看看這些機構究竟做了幾多好事,他們一直的服務是不是你持續捐款的原因。若果是的話,請不要因為一些枯枝而令到受惠的人為這些枯枝受苦。

我不是那些每個月捐了錢就覺得良心好過一點的人,我還是希望捐出去的是用得其所,所以,請好好做一個精明的捐款人,多留意相關機構在做什麼是否值得我們繼續支持才是。那些在中環街頭找些老弱人士來叫人捐款的疑似慈善機構,我從來一毛錢都不會捐的,因為,明知對方不是真正做善事,又何必上當呢?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萬惡金錢》(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 綁匪有義,親人無情

戲外的故事比電影更動魄驚心,受到荷里活反性侵運動影響,奇雲史帕斯﹙Kevin Spacey﹚的事業面臨嚴重的打擊,完成了的《萬惡金錢》,電影公司也得忍痛易角重拍,換走奇雲, 代價豈止花多一千萬美元製作費,整個角色的演繹方法也要重新調校。無緣欣賞他如何演繹80歲視財如命的Getty老先生,是觀眾的損失,雖然現年88歲基斯杜化龐馬也很精彩,但看58歲有何板斧扮演老角,情況有如想看 Gary Oldman 扮邱吉爾一樣。

影片是以一宗綁架富豪後代案件貫穿,老Getty 憑著壯年時在沙特阿拉伯攪石油生意起家,金錢愈滾愈多,令他富可敵國。這位全球首富偏偏視財如命 — 或者說,對金錢的價值有獨特的看法。導演列尼史葛在《萬惡金錢》中,塑造了一個很荒謬的世界,什麼都有個價,什麼都可以買賣:但切勿感情用事,老Getty六親不認,因為投資感情,高風險,蝕硬。

老Getty 對於投資物件很疏爽,對心儀的藝術品,就算是賊贓,也想擁有。他對子孫也不是全然冷酷無情的,只是他不想在外人面前展示他是個重情的人,記住他是個生意人便足夠。

《萬惡金錢》這個犯罪故事中,導演想顛倒俗世價值觀:綁匪有義,親人無情。綁匪「賤昆」對肉參Getty 少爺起了憐憫之心,可惜Getty 家族太有錢令人垂涎,連肉參都有轉售的市場,當轉售給更殘忍的犯罪集團,便出電割耳仔做生存證據﹙proof of live﹚。

有部電影正是名叫《Proof of Live》,Taylor Hackford 導演, 羅素高爾與美琪賴恩主演,牽涉綁票跨國公司工程人員,官方機構不便出面斡旋,結果由前特工羅素以僱傭兵姿態帶隊殺入南美洲救人。《萬惡金錢》也有由麥克華堡飾演的前中情局人員,現任老Getty特別顧問,原本預料此人會和意大利綁匪有一番激戰,但期望落空,麥克不是武將,而是文官,得把口,好像胸有成竹,其實一籌莫展,但尾段卻靠他慷慨陳詞,罵醒老Getty, 導演似乎有點草草收場。

所以《萬惡金錢》除了老Getty 的刻薄,亮點落在救子心切的母親Michelle Williams 身上,她嫁了個無出息老公,早年離婚時,因為不肯放棄兒子的監護權,毅然與老Getty 講條件的女子,千金不貪,只換母子自由。後來兒子被擄,她無力給贖款,才硬著頭皮向老爺求救。老Getty 暗地是欣賞這位夠膽和他「講數」的新抱,但始終親情都是一項老Getty 不想投資的項目。我很喜歡 Michelle Williams 去找蘇富比那段。老Getty連小孩子都戲弄的奸相,立時浮現。

原文刊在 am730

爽身粉的深思

最近數年去旅行,行裝甚為簡便,跟中學生的書包差不多。在小背囊裡,我的梳裝袋所佔空間不多,只帶備簡單個人護理用品,唯獨有一樣東西,不是人人皆用,但我卻很喜歡,就是爽身粉。

我一直以為,很多成年人都會用上此物,但有次朋友看到我用,忽然問:「這麼大個人,還用爽身粉?」原來有些人心目中,爽身粉是小孩子才用的日常用品。記得以前在東南亞踩單車時,天氣極為潮濕,我總是帶備一瓶粉,把粉灑在單車褲裡,騎行起來,感覺清爽怡人。還記得有次不慎買了帶有薄荷香精的爽身粉,灑在同一部位,自然有種不一樣的清涼感覺。

鷹粟粉確係好

我現在經常細意審視自己所帶的每件旅遊用品,有時會想,用甚麼東西可以取代爽身粉。我之前通常是用強生的滑石粉,但後來上網查資料,有說滑石粉粉身較輕,容易吸進氣管,又甚至說是致癌,雖然未有確切的醫學證據,使用之時還是加倍小心。有次看到超市裡售賣同一牌子的爽身粉,寫著「 純正粟米粉」(pure cornstarch),我靈機一觸,心想與其買純正粟米粉的爽身粉,倒不如乾脆拿些煮食用的粟米粉,直接灑在身上。還記得第一次把粟米粉(鷹粟粉)灑到自己身上,頗感驚訝,因為居然跟滑石爽身粉沒有差別。而且一盒粟米粉才 8 元,有時遇上特價,更只用 6.8 元,較爽身粉便宜多。

至於用甚麼器皿放置粟米粉最好呢?我試過用 Humangear 的 Gotubb,也試過不同的小瓶,但發覺在衛生間環境最易操作的,其實就是強生本身的爽身粉膠樽。若要打開強生爽身粉的樽蓋,用一字螺絲批,先水平地把樽蓋與樽身輕度分離,再起勢用力撬起樽蓋。第一次打開時因為不知如何用力,可能有點困難,試多幾次便行。

一粉多用—— 免水洗髮劑

粟米粉本身是防黏劑,還有很多妙用,例如洗碗時若然戴不上膠手套,只要在裡面灑上少許粟米粉,即能輕易套上。對旅客而言,還有更神奇的用途,就是當作免水洗髮劑(dry shampoo)。我見坊間有些戶外用品店,售賣不用水洗的洗髮劑,通常是噴霧或粉末狀,價錢不算便宜,其實用粟米粉,即能起到極為接近的效果。

如果你頭油較多,但在旅途中不方便洗頭,例如晚上坐長途汽車,又或是剛到西藏,擔心洗頭會影響高原適應,那麼只用在頭皮上灑上少許粟米粉,輕揉半分鐘,粉末黏到頭皮上,便能清除頭油帶來的黏感。而粟米粉黏附在頭皮上,只要稍加輕揉,就不會看到滿頭白色。粟米粉不能完全取代洗髮水的清新感覺,但在需要之時,將就使用,也見其妙。實戰的經驗,如果粟米粉黏到衣服上,比較難即時清除,所以使用時最好把上衣覆蓋,又或是乾脆脫去衣服才灑粉。

護理用品深思

我發覺每次跟朋友說起用粟米粉來做爽身粉甚至乾水洗髮劑,都會引起眾人「哇」聲回應,有人甚至問我會否一不小心,在胳肋底下打了一個芡呢?(當然不會啦。)有人又問我:「那些吃的東西,真的可以放到皮膚上嗎?」想深一層,為甚麼我們把平日煮食的材料,用作護膚,居然會覺突兀。反而把一大堆不敢放到嘴巴的東西,外用到身上,才覺正常?

我們不是更應該問 —— 如果不敢內服,為甚麼又敢外敷呢?

處世當如王克勤──寫在 2018 國際母語日

香港浸會大學基金圖片

《詩》云:「鶴鳴於九皋,聲聞於天。」香港浸會大學基金校友委員會王主席克勤賜教本人一事,見諸《明報》、《自由時報》、《聯合早報》、《环球网》……傳遍大江南北、海峽東西、國門內外久矣。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袋前輩「錢」落袋,多多益善,豈宜自限於一面之緣?《左傳》則有云:「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特此採擷王克勤( Sunny )先生修身齊家、治企走天下另外兩點值得學習之處,分贈各位讀者,借花敬羅漢。

儘管佢生於北平,母語近乎普通話──自幼講得一口京片子,絕非其成功之道。《易傳.繫辭上》有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普通話亦一件用以傳情達意之工具,如是而已;況且有識之士,幾曾以京片子論英雄?康南海、章太炎、梁任公、錢賓四、饒宗頤諸先生,授課語言就各有千秋;夠資格詬病佢哋國文素養或國民身分者,倒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子曰:「君子之學也博,其服也鄉。」我睇道之所存、師之所在,其中一處,正在人入鄉隨俗之心──話說克勤先生兒時「滿口京片子,與老師雞同鴨講,要留班降級」,竟贏盡中學校長、老師、同學信任當選學生會主席,復對全港聽眾講得一口地道而流利粵語──可知呢位嘉士伯啤酒廠香港有限公司大中華區總裁萬里之行,始於學好廣東話一步。新來港留學生、想來港求職者,宜以斯人為鏡,正衣冠明得失。

基金會《電子通訊》又謂 Sunny 「為嘉士伯開發大中華區,管理層選擇了生活條件較落後的大西北路線,拓荒過程,絕不輕易,王校友的足跡遍布雲南、西藏、甘肅、青海、新疆等地,一年四季在超過十個省往返奔走,適應各地的文化習俗」。箇中義諦,豈「學好普通話,走遍天下都不怕」一言足以蔽之?非也──心田不拒別樣花,走遍天下是吾家,則有之。回顧網頁相中人,不知天涯何處覓得一場雪,為當日錄音室對面,此君雙鬢,染上好幾度春秋;許是丹麥東家與同事耳濡目染,陶養出此身淨色冷衫配搭細呢頸巾,樸實不失優雅地老去。然則人如英文名,透過兩重鏡片,我見一雙不獨漢人擁有黑眸,時刻牽動整張笑面──日暖我想像中,昆明圓通公園裏和唱「春光似海,盛世如花」,欲「桃李無言」而不能,一浪一浪海棠潮;少年倉央嘉措蜜蜂夢裏,開滿一丈高花莖上,與六世達賴喇嘛千百化身熱戀,一朵一朵蜀葵;香香公主喀絲麗一瞥花影、一遇花香足矣,今兒摘了明年未必一樣的開,芳飄二十餘丈峭壁下,崖上雪中並蒂蓮……百花齊放,好一片洞天福地!園丁進滇則滇之、進藏則藏之、進於回部則回部之……不異五十六年前,進於香港則香港之,一顆初心。

其次請言彼飲水思源之德。東坡有《和子由澠池懷舊》詩云:「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若夫克勤先生,麗澤中學梁逸芬校長支持佢改革學生會、我校謝幼偉校長身教演說技巧、大年初二向雷諾煙草老上司拜年、三洋電機日本人上司寫信講幕府大將軍敗走山谷故事、嘉露姐快人快語每個月光顧四百桶啤酒、 Jesper Madsen 先生候機室內暢談湖邊釣魚中國夢……都記得一清二楚,如數家珍:「人生就好似一本紀念冊,回望每一頁,我希望新一頁比舊一頁,增添咗新元素。」「做人要有始有終,冇浸會,都冇今日嘅發展。」大丈夫孝敬母語,亦當如是──呱呱落地之際,人間世之於一個嬰兒,不過一片無窮之荒涼、無盡之陌生;牙牙學語以降,我與世界始漸熟,世界於我始漸暖。一朝學得二三語,飛上枝頭嫌母醜,當初救命索,棄捐篋笥中──刻薄忘本、忤逆非道,何以為人?是以戊戌狗年,車大元帥諭香港市民:「頃畝之田歲月深,祖宗創積到於今。勸君勿論多和少,寸土原來一寸金。」今夕國際母語日(2月21日),正值正月初六;翌晨即初七人日,其意不亦人不學母語,無以言更無以立?不憚其失也巫,訴諸讖緯之說;願母語萬歲萬歲萬萬歲,為人類壽!

美國槍管爭議︰立憲原意容許人人攜槍?

文: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圖:美聯社

數近日美國較受人關注的 hashtag,不是 #MeToo,而是 #Enough。觸發人們要大呼「夠了!」的,是在情人節發生的又一宗校園槍殺案,這次發生在佛羅里達州帕克蘭,一名被逐出校的舊生奪去了 17 名師生的性命。據 CNN 報道,這是本年發生的第 8 宗校園槍擊案。有讀者可能會更正基層工人︰「是本『學』年的第 8 宗吧?」不,是本年第八宗,2018 年 1 月算起,如今只是 2018 年的第 2 個月的一半。

熟悉美國政治的朋友一定知道,槍械管制就跟墮胎、同志平權或移民問題一樣,是保守、自由兩派炒翻天的議題;而媒體亦不時在介紹美國槍管爭議時提到憲法第二號修正案,當中規定「不得侵害人民攜帶武器之權利」(…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很多兩岸四地的朋友於是認為,既然美國憲法明言人民有權擁槍,就算社會想收緊管制也無可奈何;甚至有些 KOL 會提出,「擁槍權」是美國憲法訂為賦予人民權利用武器保衛自己、防止獨裁暴政而訂立,不能單單因為越來越多槍擊案件,就下結論指應該禁絕槍械。(1)

一方面,為已經真金白銀依法買槍的人來說,不問背景不理需要地全面禁槍,無異於無償剝奪他們的權利甚至財產,尤其當住在遠離執法機關的鄉郊,確實需要一支手槍在家以求心安;另一方面,背景檢查、買槍限制,完全無助於阻止數以萬計學生、老師甚至國會議員被槍所害,單在 2016 年,有多達 11,000 人因涉槍事件被謀殺或誤殺,即平均每天 30 人死於槍下。基層工人亦不得不承認,以五十州不同地方的民情與社會背景,槍管爭議仍將在一段長時間內停留在莫衷一是的狀態,很難以單一條線,作為整個政策的有效平衡。

但在高度分化的爭議當中,至少有一點還是要「法律歸法律」作澄清的︰美國訂立憲法(或者起碼是第一至十號修正案)時,真的肯定了人民有權在家中管有武器、繼而隨身攜帶嗎?基層工人將會在下文帶出的是,即使環繞著第二修正案的用字與含義等一直有不少辯論,但起碼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為準,最高法院裁定美國人享有「個人擁槍權」,其實不過是最近十年的事;而在此以前,美國法院並未有將持有槍械提升到堪與言論自由、人身自由等相比擬的「人權」的程度。

第二修正案其實還有上半截,整條的原文是︰「紀律嚴明之民團,為保障每一自由州之治安所必需,故不得侵害人民攜帶武器之權利。」(2)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這條連同其他九條憲法修正案,包括有關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不受無理關押的第四修正案,及避免被迫自證有罪的第五修正案等,構成首批保障人權的「民權法案」(Bill of Rights)。文中提及的「民團」(Militia),亦可依照香港的習慣,譯作「民兵團」或「民兵」。

第二修正案的寫法,引起了不同州份法院關於州法可否管制人民持械的不同解讀,例如阿肯色州高院曾在 1842 年的「阿肯色州 對 Buzzard 案」指,修正案上半部有關「民兵」的提述,顯示憲法原意旨在維持各州享有維持武裝民兵的權力,而非授予人民個別或集體地持械的權利;而肯塔基州則在 1822 年宣判「Bliss 對 肯塔基聯邦案」時指,禁制武器的州法違反了憲法,因為「公民為保護個人及州而攜帶武器的權利必須獲完整保障」。

經歷了南北戰爭後,美國進入重建時期,包括要重新處理聯邦與各州政府之間的權力分際。在 19 世紀末段兩次判決後(美國 對 Cruikshank (1876)、Presser 對 伊利諾伊州 (1886)),美國最高法院的立場是第二修正案沒有阻止各州政府實施武器管制法律,而且對於任何以未經法律核准的民兵團名義進行的聚集或持械巡行,州政府有權予以禁制,不會觸及第二修正案。到 1934 年,美國國會訂立首部聯邦層面的武器管制法律︰《國家火器法》(National Firearms Act)。

最高法院在 1939 年的「美國 對 Miller 案」裁定,案中因聯邦法例而受限的武器(即一支短管獵槍),與「維持一支紀律嚴明之民兵團或其效能」(the preservation or efficiency of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完全無關宏旨,並駁回有關《國家火器法》違憲的主張;換言之,最高法院的裁決是,只有跟「維持一支紀律嚴明之民兵團或其效能」有合理關係的武器及相關應用,才會獲得第二修正案的保護而免受法律禁制。Miller 案在及後接近 70 年,成為絕大部分聯邦上訴巡迴庭維持聯邦與州槍管法的依據,並且屢次重申,第二修正案並不給予人民在純粹私人及民用目的下管有及使用槍支的權利,反而州政府或聯邦政府完全有權在不損害州或地方維持合法武裝力量的前提下,實施民用槍械的管制。

直到 2008 年,當時是小布殊擔任總統的最後一年。由小布殊提名而獲委加入最高法院的John Roberts 首席法官及 Samuel Alito 大法官,在「哥倫比亞特區 對 Heller 案」給了 Antonin Scalia 大法官的判辭第四、五張支持票,讓 Heller 案正式成為第一宗宣告美國人民能夠根據第二修正案享有個人擁槍權的判決。到 2010 年「McDonald 對 芝加哥市案」,最高法院再次以五比四的票數,裁定個人擁槍權的憲法詮釋,對州法及地方政府同樣有約束力。

談到槍管爭議,除了爭議憲法的字義,另一個焦點,無疑就是多年來出錢出力遊說官員、議員和選民的「全國步槍協會」(NRA)。事實上,直到 70 年代前,NRA 一直對槍管採取溫和態度,包括在接連發生政治暗殺的 60 年代支持聯邦制訂《槍械管制法》(Gun Control Act);但隨著組織受到其他強硬反槍管派的挑戰,自從組織在 70 年代末選出反管制人士領導後,NRA 就迅即轉而成為全國主要的反槍管遊說團體。支持「個人擁槍權」論點的,尚有不少持保守觀點的律師及法律學者,正是他們從眾說紛紜的立國史料中,疏理出一種「槍權自古已有」的論述,並逐步通過公關、選舉以至聯邦法官的遴選過程,影響輿論、政府及法庭的態度,直到 2008 年在 Heller 案大獲全勝。

從一般印象而言,共和黨撐擁槍權、民主黨支持加強管制,但事實上,一直被保守或右傾陣營尊崇的前總統列根,本身正正主張槍管。他在 1967 年擔任加州州長的任上簽署法令,禁止在州內城市攜帶已上彈的槍械,並指「看不到有何理由,市民在今天還需要荷槍實彈地上街」。列根本人在 1981 年遇刺,同樣受槍傷的有他的新聞秘書 Jim Brady,槍傷一直折磨著這位助手,直到他在 2014 逝世;以 Brady 命名、旨在引入購槍背景檢查的法案在 1993 年通過,列根也是法案支持者之一。

基層工人並不想、亦沒有能力為他方槍擊案猖獗的大問題,提出甚麼有份量的見解答案。只是,我們有必要正視歷史,特別是要留意法律看待槍械管制問題的演變,尤其要避免輕率地斷言︰美國從開國立憲開始,就視人民自行擁槍、用槍,是神聖不容侵犯的、理所當然的權利。

參考:

(1) 羅永康︰〈我仍然支持美國 應該是全世界人民都擁槍〉,《上報》7/10/2017。

(2) 中譯原文取自台灣司法院網站

悼仇志強,憶港馬華人足球交流

文:李峻嶸

有「神經刀」之稱的仇志強離世。一位兒時以仇志強為偶像的朋友回憶道:「兒時每次看南華、華聯、港聯比賽,其實是看他表演,每場波十次八次神救是平常之極……驚人彈跳和反應,讓他看來像會飛一樣」。

仇志強在香港的足球生涯,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當然是為了迎戰有比利壓陣的山度士而乘直升機由花墟球場到大球場。這段故事不但說明了仇志強的重要性,也記載著未有海底隧道和地鐵之前的香港。

較少人記起的是,仇志強首度在香港的球場亮相,是為了一九六八年的和和盃賽。和和盃的歷史可追溯至1928年。它是一項由香港華人(港華)與馬來亞華人(馬華)競逐的賽事。由於賽事獎盃由新加坡和和餅乾廠東主吳克儉(他真的姓吳名克儉),所以這項賽事就叫「和和盃」。昔日的慣例是,賽事每年舉行一次,雙方輪流作東。一九六八那一屆剛好是香港主場。而由於當時新加坡已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所以來港的球隊也有被稱為馬星華。

一九六八年的默迪卡盃,馬來西亞奪得冠軍,仇志強正是主隊自一九六零年後首度奪標的功臣之一。因此,當年十月他隨馬星華來港時,已是挾著亞洲鋼門的威名。不過仇志強阻不了港華把和和盃留在香港。雙方二比二賽和後,港華在重賽以三比零勝出奪冠。兩戰失五球的仇志強的表現卻仍然備受讚賞,使他後來有機會來港當職業球員。

1968年仇志強出戰和和盃的剪報(《香港時報》)

七十年代也可謂大馬足球的黃金時代。仇志強冒起時也正值大馬足球的黃金時代。一九七二年,大馬晉身慕尼黑奧運,並曾在小組賽擊敗美國。當年的奧運腳有林方基、古廉權、黃金福等後來赴港踢職業足球的華將。一九八零年莫斯科奧運,大馬亦取得出線權。可惜因為馬來西亞決定抵制蘇聯主辦的奧運會,大馬隊未能再亮相奧運賽場。事實上,六八年來港參加和和盃的客軍中,除了仇志強外還有王春華和陳融章後來曾來港踢職業波。除了因為沒有語言障礙外,當時香港是亞洲唯一有職業足球聯賽的地方,所以這些大馬華將如要以踢足球為業,香港是僅有的選擇。

一九六八年的默迪卡盃,馬來西亞奪得冠軍,仇志強乃功臣之一。

和和盃在七十年代已走向式微。八十年代曾有百欣盃(以林百欣為名)取而代之,但也只能維持到九十年代,大半世紀香港華人與南洋華人足球的緊密和恒常交流也算是告一段落。今天無論是星馬還是香港代表隊,正選上陣的華人都是少數。這是七十年代無人可預料到的。

註:
有關戰前和和盃的故事,可參考此網址

巴士職工會聯盟回應九巴降低車長工時、調整底薪之聲明

今日,九巴公司已向員工發出通告,會將月薪制車長及部份前線員工的獎金撥入底薪;並有傳媒消息表示,九巴將常規車長工時及特別更車長之最高工時,分別降至少12小時及13小時。本聯盟有以下回應:

(1) 就九巴調整前線員工之底薪安排,本聯盟歡迎九巴公司開始著手調整薪酬待遇,但認為新入職車長薪酬調整後只有$15,365,與職業司機之平均薪酬$16,404 (工作平均每日8小時、平均每月25天) 仍有距離**。本聯盟要在此澄清,有傳媒稱九巴是次調整底薪是「加薪30%」這說法絕對誤導,因津貼本來就是巴士公司巧立名目的薪金安排,理應是薪金一部份,今次安排絕不是加薪,只是重回正軌計算入底薪。

本聯盟促請九巴公司應將底薪進一步調整至接近行業平均數,以挽留全職車長人手,並吸納兼職車長成為全職,以保障巴士服務質素。本聯盟亦促請新巴、城巴公司盡快公佈調整巴士業前線員工之薪酬待遇方案。

**資料為政府統計處2017年第二季《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

(2) 就減工時安排,有關消息並沒有提及最高駕駛時間的降減及工作期間休息時間之安排;本聯盟擔心,九巴公司只是變相縮減車長之休息時間,剝削員工之休息時間,加重工作負擔,更易做成疲勞駕駛。

本聯盟重申,關於修改車長工作指引之立場為修訂至「最高駕駛時間10小時及最高工作時間12小時」及「工作5小時內有最少30分鐘休息時間」,運輸署及巴士公司亦應同時檢討巴士路線行車時間,特別是運輸署如何加強監察及制定行車時間的工作,以保障車長工作期間有足夠時間。

(3) 全職車長薪酬待遇差,不少全職車長無奈轉為兼職車長,甚或離職。本聯盟認為,兼職車長也有不少有經驗及駕駛態度良好的車長;不過,在現時車長極度不足的情況下,以兼職方式補充人手只是走錯了方向。

巴職聯必須指出,聘請兼職車長只是公司節省成本的做法:(i) 福利待遇比全職差,包括:沒有年尾雙糧、沒有家屬乘車證等,工時未夠「418」者更欠缺有薪年假/勞工假/病假、代通知金等勞工法例保障。(ii) 培訓時間遠比全職少,兼職亦沒有培訓津貼,大大縮減培訓成本。巴士公司需要引入有效制度予兼職車長,包括提供與全職車長同樣的培訓時間及培訓津貼,兼職時薪待遇亦應參考月薪車長同時改善,以保障巴士服務質素及兼職車長的待遇。

本聯盟及成員工會重申,立場上從來沒有針對兼職車長,不認同今次九巴公司「一刀切」暫停兼職車長的做法;而今次暫停兼職車長使到公眾擔憂巴士脫班問題,反映全職車長長期人手不足問題,業界發展極不健康。

本聯盟對於巴士公司及政府在發生大埔巴士嚴重傷亡事故,才開始認真檢討及落實調整巴士車長之薪酬待遇,感到非常遺憾;希望政府及巴士公司能痛定思痛,將巴士業界重新帶回正軌。本聯盟呼籲,全職及兼職員工穿同一件制服、同坐一條船,齊心團結向政府及巴士公司爭取合理薪酬待遇,捍衛行為尊嚴!

巴士業職工會聯盟
2018年2月21日

英父親帶女入住酒店被當性侵兒童犯 被報警

柴郡 – 一名父親同女兒入住當地一間旅館,但卻被職員當性侵兒童疑犯報警。 呢名父親因為妻子患癌症入院,於是帶住女兒入住附近酒店。 但一入住,啱啱放低嘢就有警察敲門,嚇到女生即刻喊出黎。 警察調查之後發現係酒店錯誤報警,雖然警方表示酒店無做錯。 酒店當時退款俾呢個家庭,並向爸爸道歉。 都市日報

The post 英父親帶女入住酒店被當性侵兒童犯 被報警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