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學生sem尾大解放 公路局警告唔好迴旋處性愛?

神原 – 當地公路局日前對學生提出一個警告,要佢地唔好係迴旋處性愛,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挪威學校近期學期完結,好多學生會聚集公路,開始狂野慶祝去到5月國慶假期。 而過往不乏各種瘋狂行為,飲酒食煙、包車各地遊玩,而且會衣著非常誇張,迴旋處性愛只係各種行動之一。 挪威晚郵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挪威學生sem尾大解放 公路局警告唔好迴旋處性愛?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大人物今日誕生】4 月 22 日 — 三宅一生


【大人物今日誕生】4 月 22 日 — 三宅一生

「設計衣服不是孤獨的工作,它需要更多人與人的交集。」
                                                                                         — Issey Miyake

精品包包、時裝和香水…三宅一生(Issey Miyake),他的名字就是一個獨特品牌。生於廣島原子彈爆炸、二戰後美國經濟援助的年代,三宅一生的成長過程,也不可避免的受到西方時尚的影響,但他的設計在西式設計中亦巧妙結合日式風格與精神。

閱讀全文

去你的「健全國家安全法律制度」!

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稱中共國) 建國接近六十九年,表面上看似「大國崛起」、人民生活條件也隨著經濟起飛漸漸好起來、與世界各國建立貿易關係、航天和軍備也令世人驚覺到不能小覷其威脅性,但這一切一切都建築在專制暴戾的統治架構上,而人民渴求的民主和法治始終遙不可及,生活是改善了,但人活著最重要的自由和人權在中共國完全匱乏。

中共國的憲法其實寫得精準,第一章第一條已經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第二條則明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看看中共國今天的實況,第一條和第二條已名存實亡。社會主義制度已完全破壞;權力已完全屬於習近平。為了把專制政權延續,中共國人大已把憲法的第七十九條訂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刪掉「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明顯的要把國家主席的任期無限制延續,一切權力屬於習近平。

中共國違憲違法的情況比比皆是,第三十五條、三十六條、三十七條、三十八條
、三十九條賦於人民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宗教信仰的自由」悉數變成空談。最荒謬的是說得清清楚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已被中共國完全違反。

中共國境內,被囚、被酷刑虐待、被軟禁、被自殺、被旅遊的人民數不勝數。一條「尋釁滋事罪」就把老百姓的所有人權和自由剝奪怠盡,揭露真相的「良心之友」網頁有詳盡報道(https://www.facebook.com/fochk) 。

在中共國境內,老百姓根本沒有人身安全可言,被中共害死的中國人8000萬,大躍進、三反五反、文革、八九民運等,林林總總的殺人情況從未停止過。可笑的是中共不斷的要把「國家安全法」硬套於香港,令香港的老百姓也喪失人身安全,無所不用其極。一直欲「牢牢掌控香港的管治權」的中共,正欲用「內地法」取代本港的「普通法」,違反基本法的「一地兩檢」安排已如箭在弦。又借題發揮,把一位學者的言論扣上「鼓吹港獨」的帽子,欲開始在港重演「文化大革命」新版本。

更荒謬的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形容香港沒有健全國家安全法律制度,是國家安全的「突出短板」和風險點,欲借此歪論推動在港為《基本法》23條立法,進一步箝制港人言論、學術和出版等自由。

「國家安全」,本是為了確保「人民安全」而設;「國安法」也是為保障人民安全而訂定。人民終日惶惶,人權自由被剝奪,說話要避用敏感詞、上網要翻牆、日常生活被監控、動輒被指「尋釁滋事」、被拘留被自殺,這個國家安全嗎?

請把什麼「健全國家安全法律制度」留在中共國,港人才不要凌駕「人民安全」的「國家安全」法!

愛爾蘭空軍 因為愛爾蘭航空搶機師導致人事危機?

都柏林- 愛爾蘭航空近年都有錢請機師,但好多係愛爾蘭空軍退役。 因此事件令愛爾蘭空軍嘅空缺,增加到29%。甚至檢察防衛省嘅反對黨議員都承認,呢個對於愛爾蘭空軍而言係重大危機。 倫敦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愛爾蘭空軍 因為愛爾蘭航空搶機師導致人事危機?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泰國》亞洲設計電商 Pinkoi:不只是平台與廠商,我們要連結的是「社群」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本文來自 關鍵評論網《風險與機會:東南亞跨境電商》系列報導 ,作者吳易真,INSIDE 授權轉載。

談到 Pinkoi,許多人對它的第一印象是「有很多獨特的設計商品」、「想找比較特別的東西的時候就會上去」,成立於 2011 年 8 月,Pinkoi 網羅許多台灣與海內外獨立設計師品牌到上面「開店」,遊戲化的紅利點數累計方式、順暢的電子商務購物流程、不定時的消費回饋,暖心的設計,收買許多消費者的心。

然而,Pinkoi 不只將目光放在台灣,他們從成立第一天,就放眼全世界,目標是打造亞洲設計師生態圈,將亞洲的設計商品帶到全世界。而東南亞首站,他們選擇了泰國。

2015 年,Pinkoi 正式進軍泰國。派遣被稱為「斥侯」的張秦芳,Pinkoi 從零開始,一一挖掘泰國獨立設計師,協助與海內外市場連結,幫助泰國設計師的商品外銷到全球。落腳泰國也才 3、4 年的時間,與其他電商平台完全不一樣的經營策略讓 Pinkoi 找到利基,不僅獲得創投賞識,更成為泰國政府大力支持的台灣電商。

隻身赴任泰國「打天下」,菜市場名拉近距離

泰國設計師關係維護客戶經理,今年起擔任泰國市場區域負責人的張秦芳,來 Pinkoi 一半是誤打、一半是誤撞,沒想到一拍即合。大學念廣告的她,大四到泰國清邁大學交換學生一年,回台灣後,她先到廣告公司做企畫,同時一邊尋找泰國相關工作。

看中張秦芳的經驗、熱情與潛力,2014 年 10 月她成為 Pinkoi「泰國市場開發」第一人。一開始她是做 Pinkoi 網站的泰文翻譯。相較東南亞其他國家,泰國設計師的英文能力其實相當好,「但有泰文的使用介面,可以更快速幫助泰國設計師熟悉使用流程。」張秦芳說。

隔年 3~6 月,張秦芳就被「丟包」到泰國去。去泰國之前,她先在線上用社群軟體聯繫泰國當地設計師,「泰國設計師非常喜歡用 IG(Instagram),他們很多都是用 IG 做線上販售。」張秦芳的泰文名字「Jampa」是她至清邁大學交換時泰國朋友取的菜市場名,來自泰國路上隨處可見的小花。她分享,「Jampa 這個名字在泰文裡,相當於中文的『春嬌』。」張秦芳笑說,「假設有一個外國人跟你說她叫『春嬌』,那你一定會馬上被她吸引住,並且對她印象深刻。因為這個名字——太、俗、了。」

可能也是因為太俗擱有力,所以當地的設計師會覺得,怎麼會有一個外國人說自己叫『春嬌』?就會對我非常好奇。

到了泰國,張秦芳開始拚命跑市集、認識並尋找更多設計師。她提到,泰國當地設計師見到她的第一句話通常是:「原來『春嬌』妳是真有其人!」第二句話則是:「原來真的有 Pinkoi 這個網站。」

剛加入 Pinkoi 的泰國設計師,張秦芳會介紹 Pinkoi 是販售手作與獨立設計師品牌商品的網路平台。因為泰國設計師通常已接觸過類似的歐美網路平台,所以他們也較能馬上接受 Pinkoi。藉由設計師間的口耳相傳,加入 Pinkoi 的設計師就越來越多。

因地制宜「在地行銷」,隨機應變處理危機

張秦芳談到,泰國消費者會在凌晨去追大型購物平台的 Hot Sales 熱賣商品,為的是那些不到 1 折(90%off)嚇死人不手軟的下殺折扣;然而,Pinkoi 卻反其道而行,不做 Hot Sales,反過來將設計師的故事與理念好好地、慢慢地說,但也因為如此,「泰國消費者反而覺得 Pinkoi 很特別。」張秦芳笑說。

相較於其他亞洲國家,最不一樣的是泰國不過聖誕節。每年 12 月,有別於台灣用聖誕節交換禮物的訴求與消費者溝通,泰國 Pinkoi 則是用「幫家人朋友挑選一個『新年禮物』吧!」去做變化。除此之外,泰國跟其他亞洲國家的節慶時間也有所差異。例如泰國的父親節在 12 月、母親節在 8 月,分別是前泰皇泰后蒲美蓬及詩麗吉的誕辰。因此,配合當地的節慶日期,靈活運用合適的行銷語彙去做 campaign(廣告行銷活動),是最好打入當地市場的方式。

張秦芳也提到,泰國消費者已經跳過 PC,直接進入行動端進行線上購物消費的階段。他們很習慣使用手機購物,也很習慣所有的事情都在手機上完成;根據泰國官方統計,2016 年智慧型手機用戶總數已達 4,800 萬人,但這僅佔泰國人口的七成而已。這也影響 Pinkoi 決定加速完成開發行動優先的 app,不只讓消費者可以在手機端輕鬆下單,還要讓設計師能夠直接在手機端上架商品。

而電子商務絕對不可缺少的金、物流,相較於其他東南亞國家,泰國的商務環境相對成熟。不過,因為對線上付款的信任度較低,泰國消費者仍偏好使用「一手交貨、一手交錢」貨到付款或銀行轉帳等方式。

剛開始,Pinkoi 也預期使用台灣消費者熟悉的線上支付方式即可完成服務,後來發現並非如此,便決定深耕當地,到泰國成立公司,前後約莫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才將金、物流服務串接完成。

▲張秦芳(Jampa)談到泰國設計,簡直如數家珍。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從零到有最困難,重視深耕設計師社群

然而,Pinkoi 的成功並非一蹴可幾。張秦芳就說,第一年進去的時候最困難。「在台灣,很多人知道 Pinkoi,可是在泰國的知名度是零。」

直到第一年過後,Pinkoi 在泰國取得了一些成績,也逐漸在設計師社群打開知名度,邀請泰國設計師加入就相對容易多了。張秦芳也分享,「泰國的年輕人自行創業,或是創立自己的品牌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當你跟他說你的朋友已經在 Pinkoi 上的時候,他就能夠很快的信任你,也會願意加入看看。或是他也會私下跟朋友打聽,你在 Pinkoi 那裡做得怎麼樣?你有沒有聽過『Jampa』?」

第二年張秦芳除了持續邀請新的設計師加入 Pinkoi,也開始藉由舉辦工作坊、派對等活動,深耕設計師社群。例如基礎上架工作坊,除了介紹 Pinkoi 平台的使用及操作方式,也會傳授一些商品拍攝及上架的小撇步。「例如商品敘述的部份,泰國設計師們一開始只會放很簡短的一句話,沒有思考到消費者需要商品尺寸大小、功能等資訊(例如放得下 iPhone7,還是只能放 iPhone5?)」

張秦芳提到,泰國消費者習慣用「私訊」完成所有購物流程。舉例來說,消費者看到一個有興趣購買的包包,會直接私訊設計師問包包多大?放得下 A4 嗎?有什麼顏色可以選?因此剛加入 Pinkoi 的泰國設計師,多半不習慣寫太多關於商品的資訊。

經過基礎工作坊的培訓,泰國設計師發現,將商品資訊寫清楚的好處在於——台灣消費者不太問問題。看完商品資訊及敘述,確認是他們要買的東西後就會立刻下單,「這讓泰國設計師感到很驚訝,很棒,」張秦芳說。「所以我們現在就會告訴他們為什麼要將商品資訊寫清楚,因為你只要寫完一次,後續就能幫你省下很多時間。」

以「人」出發,打造設計師自有生態圈

除了工作坊,張秦芳及泰國 Pinkoi 團隊也堅持在年中及年末時,固定舉辦野餐及感恩派對,邀請設計師準備食物與大家一同分享,並設計小遊戲、換組交流、交換禮物等活動。

看似輕鬆的派對活動,Pinkoi 背後規劃卻是經過層層考量。張秦芳說:「下一步我們正在計畫,希望讓已經成功的設計師擔任學長姊的角色,分享他們的經驗,讓整個設計師社群更活絡、深化。因為我們相信,當設計師社群越凝聚,設計師就會越成長;當設計師越成長,Pinkoi 就能成長。」如同 Pinkoi 創辦人顏君庭在創立之初強調的核心理念一樣,Pinkoi 在做的是「人的事業」。以「人」為出發,連結整個「社群」,而不僅僅只是「平台 vs 廠商」的角色。

Pinkoi 的例子,證明只要有特色、肯投入,用對方法,也能夠成功打進東南亞新興市場。落腳泰國才 3、4 年,注重在地化的經營策略讓 Pinkoi 找到利基,不僅獲得創投基金的賞識,更成為泰國政府眼中急欲拉攏的台灣電商品牌。如今,Pinkoi 已是泰國政府極為重視的電商平台之一。

最後,張秦芳也鼓勵台灣年輕人「勇於付諸行動」。泰國年輕人從大學時期就會開始做各種不同的嘗試,泰國政府也非常鼓勵創業與創新。正如 Pinkoi 辦公室牆上寫的:「創業就像等公車,準備好了就上吧!(Hop on and enjoy the ride.)」未來的世界是屬於年輕人的,勇敢挑戰自己、踏出舒適圈,或許你的成就將無可限量。

閱讀「風險與機會:東南亞跨境電商」系列專題報導

瞭解其他東南亞國家市場現況:

這篇文章 泰國》亞洲設計電商 Pinkoi:不只是平台與廠商,我們要連結的是「社群」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蘋果換上全新回收拆解機器人「Daisy」,更有效率回收舊機有價金屬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Mashdigi,INSIDE 授權轉載

因應即將到來的世界地球日,蘋果宣布開始在美國德州奧斯汀回收工廠採用全新舊機拆解回收機器人「Daisy」,提供每小時可拆解 200 部 9 種不同類型的 iPhone 機種,並且能有效率地將 iPhone 零件予以分類,讓蘋果能更容易回收 iPhone 機種內有價金屬成分,同時也能把對環境有害成分予以去除。

以「Daisy」的設計來看,主要是 2016 年宣布啟用的拆解機器人「Liam」的升級版,因此其中部分設計、零件與「Liam」相同,但整體拆解效率明顯提昇許多。除了先在奧斯汀回收拆解工廠啟用「Daisy」,蘋果接下來也計畫將更多地區的回收拆解工廠採用設備升級,藉此讓整體回收拆解工作變得更具效率。

而從 4 月 19 日至 4 月 30 日期間,蘋果計畫更透過每一部回收拆解 iPhone 向公益組織國際保護基金會捐出資助金額,藉此協助環境保護事宜,同時也鼓勵消費者透過蘋果直營店 Apple Store、官網提供舊機回收辦法,協助蘋果回收不再使用的 iPhone 機種,藉此將舊機內貴重金屬成分重新利用,同時也避免不當回收管道造成內部有害物質成分產生環境影響。

為了鼓勵消費者將手中老舊蘋果產品回收,蘋果將針對透過官網、直營店回收舊機的消費者贈送購物抵用券,或是蘋果禮品卡,其中購物抵用券將可在 Apple Store 店內消費使用。在世界地球日即將來到之際,蘋果也推出在世界地球日當天完成 30 分鐘體能訓練的話,即可獲得世界地球日特殊動畫貼紙,並且可用於「訊息」介面中使用。

除此之外,蘋果稍早宣布新建立的總部 Apple Park 已經採用 100% 綠能,同時在全球總計 43 個國家地區內的數據中心、辦公室,以及 Apple Store 直營店也都已經陸續導入再生綠能,並且再次新增 9 家綠能供應商,使旗下綠能供應商總數增加至 23 家,藉此實現旗下所有設施均以 100% 綠能驅動目標。

這篇文章 蘋果換上全新回收拆解機器人「Daisy」,更有效率回收舊機有價金屬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加拿大研究:比特幣與犯罪無關、洗錢佔交易比例約 0.1%

Photo Credit: geralt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動區動趨 ,INSIDE 授權轉載

本週早些時候,魁北克首席科學家 Remi Quirion 發表了一份關於比特幣的真相調查報告,對出自貝黑岩集團(BlackRock)首席執行官 Larry Fink 之口的「比特幣是洗錢工具」這廣為流傳的假設做了調查。

然而,魁北克政府的調查結果與他這項假設正好相反。他們發現,比特幣和犯罪活動之間並沒有實質性的關係,這主要是因為比特幣交易不是匿名的,它很容易被執法機構所追蹤。該辦公室首席科學家說:

「比特幣並不凌駕於法律之上,它也不是一個滋生非法交易的溫床:它只佔全球犯罪資金流通的一小部分。原因是:對於那些想要進行交易而不留下痕跡的人來說,它的吸引力就更小了。」

援引民主國家防禦基金會制裁和非法融資中心最近的一項研究,魁北克政府指出,在過去的四年時間里,在進入加密貨幣交易所和交易平台的資金中,非法活動相關的資金只佔了其中 0.61%。

此外,與洗錢有關的比特幣交易的比例實際上隨時間而下降,從 2013 年的 1.07% 下降到 2016 年的 0.12%。部分原因可能是像門羅幣這樣的以隱私為中心的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比特幣,成為暗網市場上的首選貨幣。

這些數據對加密貨幣的倡導者來說並不奇怪,他們一直對「比特幣的主要作用是用作非法交易的工具」這不當名聲進行公開反對。事實上,正如媒體報導的那樣,美元仍是犯罪網絡中使用最廣泛的貨幣。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政府機構願意承認這是事實,這代表著這個新生的資產類別又向主流資產類別邁進了重要的一步。

該報告還指出,那些聲稱比特幣不受監管的說法是錯誤的,因為它受到許多地方和國家法規的限制。例如,在魁北克省,企業必須獲得營業執照才能在該省經營加密貨幣交易。

這篇文章 加拿大研究:比特幣與犯罪無關、洗錢佔交易比例約 0.1%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曾強調美食是下一個大事,YouTube 共同創辦人陳士駿成立美食直播《Nom》悄悄關閉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Mashdigi,INSIDE 授權轉載

以「人類享受美食時發出的聲音」作為命名,並且由 YouTube 共同創辦人陳士駿再次創業成立的美食直播平台 Nom,稍早已經悄悄地關閉服務,同時官方 Twitter 帳號也已經切換為私密狀態,同時也不再做更新,同時在 Facebook 官方粉絲團頁面最後一次更新時間則是去年 3 月 4 日。

而 Nom 服務平台原本使用網域名稱「NOM.com」,目前也轉向以 150 萬美元價格求售的 namerific 網域名稱賣場,顯然陳士駿已經計畫將這個曾經標榜結合 YouTube、Twitter、Instagram 社群資源,藉由線上直播魅力吸引各類美食相關實況煮、知名廚師製作內容,希望以此創造如同遊戲帶動 Twitch 流量般的網路擴展效益。

不過,或許是因為美食群眾規模相對受限,同時同性質內容的重複性過高,甚至包含 YouTube、Twitch 等既有線上影音、直播平台也有類似族群創作相同主題內容,使得 Nom 平台的發展空間受限。只是悄然關閉,而未有具體原因說明,加上陳士駿等人似乎也未對此透露進一步說法,或許也讓眾人有不少疑問。

主打美食直播為特色的 Nom 平台,最早是在 2016 年 3 月對外宣布啟用,當時更從外部獲得約 470 萬美元融資,其中包含以《江南 Style》迅速在 YouTube 平台走紅的韓國歌手 PSY (朴載相)、曾經獲得 2014 年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項的美國演員 Jared Leto 投資金額,並且由陳士駿擔任技術長,前 YouTube 工程負責人 Vijay Karunamurthy 則擔任執行長職位。

在與 Chad Hurley 共同創辦 YouTube,並且於 2006 年 10 月以 16.5 億美元將 YouTube 轉售給 Google,而陳士駿與 Chad Hurley 均加入 Google 任職,其後則在 2009 年離開 Google,並且與 Chad Hurley 再次成立新創孵化器 AVOS,但隨後又再次回到 Google 加入 Google Ventures 部門擔任駐點創業家,2015 年 11 月則忠於個人仍偏好自己投入創業想法,再次選擇離開 Google,進而成立以美食直播為主題的 Nom 服務平台。

這篇文章 曾強調美食是下一個大事,YouTube 共同創辦人陳士駿成立美食直播《Nom》悄悄關閉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YouTuber 文化論】剖析《七月半》:先養粉絲,再玩團的時代來了?

Photo Credit: 截自 HowHow YouTube

本文為作者投稿,經 INSIDE 編審後刊出。作者劉貞麟,現任網路數位行銷,鍾情文化人類學,喜歡觀眾獨立音樂,大眾流行文化還有醫療科技。希望自己的書寫能具可讀及耐讀的成果。

隨著網路平台和錄製技術越來越簡易,音樂創作人發表作品越來越容易和多元,但 YouTube 成為新媒體的如今,連樂團經營與行銷,都因此有了新的方式。可以先當好創作人,發行音樂作品。五個成熟 YouTuber 所成立的樂團七月半,替創作樂團文化翻開新的一頁。

先經營粉絲,再進行創作

早先稱為地下樂團,現今稱為獨立樂團的創作型樂團,由於沒有商業型態的大型資源,所以從創作到錄音都是由樂團成員自行完成。獨立樂團自 2000 年開始蓬勃的發展。團員的組成往往是幾個喜歡音樂的朋友組成樂團,進行創作之後,開始往各大表演場合去投遞表演的報名,及想辦法銷售自己的作品。如果一下子無法完成樂團的基本編制人數,也是透過人際網絡來尋找團員,例如在學樂器的地方張貼徵團員公告,或是找朋友的朋友來軋一下。

新媒體時代所出現的七月半樂團,完全顛覆這樣的形式。首先是樂團團員的組成,七月半的團員原本就是 YouTube 創作者,根據團員阿傑在直播中表示,是藉由創作者之間互相都有在觀看對方的創作影片,得知對方會樂器在進行邀約而成團,團員之間原本的熟悉度並不高。成團之後,團員之間在互相了解對方的聆聽脈絡。

Photo Credit: 截自 七月半 YouTube

根據七月半的影片中陳述,七月半目前固定週四練團,也在進行相關的創作,但直至目前,七月半並未正式發表創作曲,但早已經成立七月半 YouTube 頻道,每個禮拜一到禮拜五發部影片,主題以詼諧地分享生活日常為主,以這種接近日更 (每日發布影片) 的方式經營粉絲。這種先經營樂團,在進行創作的形式前所未見。在此之前,七月半曾經進行過所謂 COPY 歌的表演,台灣的創作樂團文化在 2000 年左右開始已經不走這個路線,因為社群中強烈的自我認同,所以相當強調創作。但七月半卻有 COPY 歌的公開演出,後來轉回到 YouTube 來經營粉絲。可以說是 YouTube 作為媒體後才有的形式,十分有趣。

另外一個嶄新的部分是,七月半樂團曾經以日更的方式來創作,阿傑決定鼓點,然後接下來一個人一個人完成自己樂器的創作部分,最後主唱蔡阿嘎再把詞寫出來並唱出來完成創作。直接把創作過程拿來作經營粉絲的方式,同時創作歌曲、創作影片還創作流量的表現方式令人耳目一新。雖然我們無從把握這首自創曲有沒有可能是已經先完成,在拆開來拍影片,但由於搖滾樂的創作型態通常是貝斯跟鼓點,然後吉他主旋律出來,再創作歌詞,這次的影片也因此有調換過日更的團員順序,在表現方式上非常完整和流暢。

跨領域及是否可能

日前團員之一的阿傑前指標性獨立音樂祭大港開唱進行售票式演出,擔任 DJ 放歌給粉絲。在現場颳起一陣旋風,許多獨立樂迷同時也是阿傑所屬頻道上班不要看的觀眾。在日後阿傑和同公司的木吉他手蔡哥,也都有在直播或是其他平台討論到自己喜歡的音樂與粉絲交流。

Photo Credit: 截自 七月半 YouTube

在大港開唱結束後的下一個禮拜,七月半團員的周主題出現的創作主題,但音樂性的討論少,還是以粉絲互動的情況居多,由於之前七月半每周會讓粉絲選出一個粉絲覺得影片創作太隨便的團員出來道歉,所以即便是在音樂相關的主題,許多還是以開玩笑或是要求道歉的留言居多。在大港開唱前,團員們直播分享自己的音樂學習過程,但留言仍舊是以粉絲互動為主,貝斯手 HOWHOW 就陳述到:「怎麼大家現在好像都是在等我們看誰道歉呢?」

撇開翻唱歌曲的 YouTube 創作者不談,目前跨足不同音樂創作領域的 YouTube 創作者一共有三組團隊,分別是聖結石,為 TOYOTA YARIS 廣告的 YARiS,還有七月半。YARiS 有訴求明顯,走的也不是創作團體的路線,資金來源顯然也不用創作者自己操心,在此先不談。聖結石跨足商業音樂圈一片喝倒采,主流媒體幾乎也都是相當負面的報導。聖結石自己的頻道原本每支影片都有百萬以上點閱率,在近期內幾乎都只有三、四十萬,MV 發表的 YouTube 影片點閱數下滑更是快速,。2018 年愚人節時聖結石宣布恢復日更,雖然當時說是愚人節玩笑,但卻在兩個禮拜後真正宣布日更。令人不免臆測是進軍商業音樂圈不力後的回歸。

七月半是否能跨足真正的創作樂團,令人期待又怕受傷害。網路平台相對容易操作的今日,我們看過太多的樂團只發表過一次作品就消聲匿跡。如同自然捲奇哥說的,看似因為網路而蓬勃發展的這個時代,其實並未真的因為這樣而留下些甚麼。阿傑在大港開唱後的 Vlog 提到,下次來就是以樂團的身分來了。對於一個這樣各方面的經營都十分新穎的樂團,音樂相關的一切都未知。

不同創作類型的開展

能夠不依靠商業資源來發表作品的「獨立樂團」,如今因為網路的便利,獨立一詞所具備的意義已經被稀釋的現在,無論七月半是否是真正有意願進軍獨立音樂社群,這樣新型態樂團的出現是有趣而且令人興奮的。阿傑先前在大港的訪談曾經提過,將來在 MV 上也會揉入它們每個人原本的創作特色。這也是目前不論創作樂團還是商業音樂都未曾出現過的題材。

流行歌曲的創作常有認為記錄時代意義,七月半上一支的自創曲,確實記錄了 YouTuber(YouTube 創作者) 在娛樂與流行界所扮演的腳色— 詼諧、逗趣,希望觀眾看了開心。

台灣的獨立樂團所得有限,發行作品或出場表演都不一定有 Pay,就算有也要拆帳,剩下來能給創作者的並不多。所以大部分的樂團團員都有正職工作,許多樂團和公司甚至必須靠文化部的補助。

比起傳統的獨立樂團,七月半有更多時間來經營粉絲。甚至也不需要只靠跑表演跟賣作品來獲利,我們是否可能期待新媒體時代可以給音樂創作者更多來元的收入,來讓音樂創作者更有可能專職創作,甚至因此有更豐富的作品?都讓這個時代的閱聽人感到期待。

Photo Credit: 截自 七月半 Facebook

延伸閱讀:

這篇文章 【YouTuber 文化論】剖析《七月半》:先養粉絲,再玩團的時代來了?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從敘利亞內戰談資本形態

黃絲和藍絲為叙利亞化武問題進行了激烈爭吵。一位旅美港人正確地觀察到:

第一,敘利亞事件與黃藍絲無關;

第二,港人是索滿咸水的海綿(naval gazing bunch),自我投入。

“HKers are often politically very naive, they are a naval gazing bunch who see everything through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the mainland govt and have a very naive, rosy view about the U.S.”

觀察國際關係不能對美國天真,這是對的。可是,他不明白香港,存在的都有理由。細看兩個陣營吧,它們有幾點共通:

第一,好戰。黃絲希望特朗普順手在南海打沉遼寧號;藍絲則突然發現爹親娘親不及習近平親,希望習近平唔打貿易戰都打常規戰,教訓吓美國這隻紙老虎;

第二,雙方都到網上找些農場內容作為“事實”基礎,質問對方為什麼看這些“事實”;

第三,雙方的“事實”到“結論”都不符合邏輯推理,滿足於潑婦罵街。

今趟對駡對香港前途有重要關係。它為中國式愛國主義奠基,因為有了對象,萬惡以美國為首。它為中華復興找到長期奮鬥目標。

中國是否應擴軍?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CIA 派員到處暗殺等話題充斥網絡。

在緊接著911事件,筆者組織了全港的第一個反戰遊行,有不少外國人參加,長毛等也有份,基本上沒有政黨參與。那次的傳媒很專業,不知為何,他們知道我是組織者,因而沒有政治騎劫,他們都找我訪問。我要求,“美國總統喬治.W.布殊不要報復。” 記者的問題也很直接,“不報復行嗎?”

今天的敘利亞事件對香港人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沒有反戰活動?”黃藍兩個陣營的好戰態度影響深遠,是百份百的壞事。

敘利亞事件的核心問題不是誰的責任,因為它可能永遠找不到。它的深層討論是對資本的探討,或資本的型態有否改變?

親中派的認識停留在資本的殖民地時期,堅稱美國的霸權主義與上世紀無異,資本需要不斷擴張,因而要不斷在世界各地制造事端。

特朗普曾表示,他不想美國兵長期留在敘利亞。美國在越戰泥足深陷,在伊戰導致至今無可收拾的難民潮,它不會忘記這些些教訓。

命題: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

這是列寧主義的核心。它的意見大致為:資本在完全停滯的時間,需要發動戰爭來解決其經濟危機。

第一次世界大戰留下的禍根是不合理也壓迫戰敗國德國,導致國家社會主義的出現。在第二次大戰後,資本學到了教訓,善待戰敗的德日意。

另外,長波理論解釋了資本如何面對周期性經濟危機。但在沒有更高級的生產方式的挑戰下,長波經濟危機雖然更猛,但威脅不到資本的更新。中國雖然是第二大經濟體,但最近的中興事件表明,它的生產方式落後於資本主義,因而不可能威脅到資本主義。

中國只有兩條路走,一是與資本無限期地進行貿易戰,一是投入資本的懷抱。但它太大了,不能走南美的獨裁資本主義。它若走資本的條路,必須真正地開放民主、自由和法治。三者是正常資本主義的基石。它要麼不走,要麼就走到底。中間落墨是現時中美衝突的深層矛盾。藍絲理論家在這點觸礁,他們以為中國專權主義可以長治久安,走獨裁的第三條路。

因此,藍絲所說的,美帝希望中東長期成為軍火較量場的說法是錯的。他們的頭腦停留在19世紀。中東問題是由其獨特的歷史做成,並非資本的意願,至少不是現在資本的意願。美國在伊拉克的魯莽要由歐洲埋單。資本很清楚,戰爭不能解決敘利亞問題。

由之,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這一命題可能錯了。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