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只談音樂:台灣DISCO樂風第一人─高凌風

<

「青蛙王子」高凌風的音樂,也是我們的童年回憶啊。小時候我跟我弟幾乎首首都會唱,而他年輕時候的造型,又跟我大舅舅很像,所以自然會有移情作用吧!現在年輕朋友大概知道的是他的一些婚姻事件與栽培兒女的成就,加上跟演藝圈的恩恩怨怨等等,但是其實我個人覺得,最應該出來感念高凌風的,應該是伍佰!

為什麼呢?雖然伍佰是位搖滾音樂人,但他近期商業上獲得最大成就的歌曲,就是《你是我的花朵》。這首歌標榜復古,還有許多看起來很KUSO的動作,可以說復古地可愛,人人都朗朗上口。

而復古復古,復什麼古?音樂上我們會說是七〇年代的世界性DISCO風潮,而在台灣,唱過最多-不管是翻唱或原創-DISCO樂風暢銷金曲的,如果高凌風稱自己第二,那絕對不會有人敢稱第一的!而伍佰的《你是我的花朵》,就是在「復高凌風全盛時期的古」啊。

DISCO(迪斯可)樂風也是黑人音樂中Funk曲風的延伸,如果我們知道Funk也是R&B的一種,那麼我們就得明白那個貝斯的跳動感,以及整體節奏的切分感有多麼重要。所以,我想要找出一些高凌風翻唱過的西洋流行金曲,讓大家重新連結起來,也可以讓你明白在造型上、歌詞上,在當時甚至到了今日的台灣,很多人會覺得是標新立異或是直接搞怪,但是在「音樂」上,到底那個本質在哪裡?為什麼會好聽?為什麼你記得住?為什麼你會想搖屁股呢?

(相關文章:到底什麼是「R&B」?看完這篇保證懂

關於DISCO樂風自Funk風格的演化過程,請參考我的舊文「從Funk到Disco到“Slow Disco”」,該文中也將台灣獨特的流行音樂風格發展做了相當有趣的鏈結。以下為舊文段落引用:

「值得注意的是這首歌的副歌,貝斯的線條開始出現了八分音符八度的句型,而鼓出現了每個後半拍都出現Open Hi-Hat的句型。這其實都還是Funk風格中的一種表現形態而已,但是後來愈來愈多曲子都這樣演奏,甚至被定型化,等到這種音樂,搭配了舞步,以及在舞廳裡頭風行起來、甚至形成風潮,拍成電影時,大家就叫它「DISCO」(迪斯可)了。因為當時的舞廳不一定都是有Live Band的,而是由DJ放唱片,DJ的意思就是「Disc Jockey」(以前還有人翻譯成「唱片騎士」,呵呵),而舞廳就是「Discotheque」啦!

但是很有趣的是,很多被視為Disco名曲的音樂,其實在Bassline上,還是非常Groove且切分跳躍的,當然,在樂手技術的需求上,也相對來得高些。

再回頭來聽聽另一位天后Gloria Gaynor的名曲《I Will Survive》,好,現在鼓的聲音變成最前頭講的那樣了,但是貝斯沒有呢。但是這首《YMCA》的副歌就有啦!『貝斯的線條開始出現了八分音符八度的句型,而鼓出現了每個後半拍都出現Open Hi-Hat的句型』」

好,我們來聽音樂吧!

這首是《冬天裡的一把火》原曲…你打火機(賴打)準備好了嗎?呵呵!這是來自愛爾蘭女子團體The Nolans的原唱:

這首是《夏天的浪花》原曲,來自英國團體Electric Light Orchestra,我知道張惠妹有翻唱成House版過,但是對六年級以前的台灣人來說,這絕對是高凌風版最為經典「可愛的女孩~」:

這首是《惱人的秋風》原曲,瑞典的ABBA是家喻戶曉的人物,甚至現在還有相關百老匯音樂劇與電影,他們的歌都易記易唱,而他們是歐洲人,這首是《Gimme! Gimme! Gimme!》,也就是高凌風副歌時唱成「請你請你請你給我~一個『縮』明」(應為「說明」,聽說當時高還因為國語咬字不標準被新聞局關切過呢!XD)

這首是《心上人》原曲,Boney M的《Rasputin》,你難道不會覺得很奇怪?當時國語歌怎莫名其妙冒出俄羅斯風味的曲子出來?真相大白之後,就知道是翻唱西洋DISCO暢銷曲囉。

當時還有另一首也是很明顯的異國風味跟上面的《心上人》齊名,那就是陳彼得的《阿里巴巴》。聽過嗎?也是標準DISCO曲風。

他是翻唱從德國發跡的團體PAPPY’ ION的《1001 Nights (Ali Baba)》喲!嘿嘿!好七〇年代啊!我才國小…

談到這裡,不知你有沒有發覺,在DISCO的時代中,有許多團體都不再只是美國團體或甚至是美國黑人,而有許多歐洲人?除了音樂的流通更為世界性外,因為電影「週末夜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的席捲全球,使得DISCO變成一種大家都爭相學習模仿的曲風。

加上在技術上,DISCO算是Funk的一種「簡易版」,有些音樂學人甚至喊出「DISCO的誕生就是Funk的終結」的說法,不過正因為聽起來簡單、節奏也工工整整,所以自然這樣的Groove,較為容易模仿學習囉。

主題回到高凌風身上,你我都還記得應該還有幾首歌不是嗎?來,為各位揭曉一下,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學習,就是我常說的「逆流回溯的領悟」呢。

《燃燒吧火鳥》、《姑娘的酒窩》、《泡菜》,這三首高凌風的歌曲,不是翻唱西洋流行歌曲,都是華人的創作,第一首是越南華僑黃仁清老師,第二首作曲者是岳勳,第三首作曲者是仲邑,兩個筆名其實是同一人,他的真名是李基生老師。

《燃燒吧火鳥》其實比較Rock味,原來也是電影主題曲,我們來聽聽原作者黃仁清老師的網路影音片段:

各位有發現第一句跟《Livin’ On A Prayer》很像嗎?哈哈哈!別擔心,這不是什麼誰抄誰的問題,而是同樣的小調調性 、和絃與起頭音,以及旋律線條惹的禍啦!兩首根本可以同時唱,跟《If I Ain’t Got You》與《酒後的心聲》一樣狀況。

至於《姑娘的酒窩》,整個結構上就是標準的Rock ‘N’ Roll Straight Feel,和絃上也是:

而那個前奏總讓我直覺去聯想到這首Village People的《In The Navy》:

這是我的成長年代記憶,而我很幸運地跟現在的專業連結在一起,也希望分享出來,讓大家都能更將「本國史」與「外國史」放在一起看,成為「大歷史」囉!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