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士無雙】不要對中文系存在太浪漫的幻想

文:葉蓁蓁

圖片取自中文大學中文系網頁

圖片取自中文大學中文系網頁

「不要對中文系存在太浪漫的幻想。」

第一天入學講座,黃念欣老師引用小思的話,跟新生如此說。尚記得Jupas放榜那天,得知自已進了中文系,興奮得尖叫起來。現在回頭,這一年多卻以後悔居多。也許就是我對中文系存在太浪漫的幻想了。容我於此,刺破一些我曾經的幻想,聊以為鑑。

1. 中文系,就是浪漫不覊的世界

香港中小學教育被抨為填鴨式教育已有一段時日。但誰料填鴨竟填到上大學了?我不清楚所有其他學系的情況,但對於中文系,填鴨是個得好的形容詞。九成九九九的中文系課也有考試,這本來已經很不浪漫,意象只有「框框」、「刻板」。你也許會說,考試是難免的,要不該如何得知學生能否好好吸收知識?但實情是,考試也有分填鴨與不填鴨的。有些考試,測試的是學生能否把知識匯會貫通,或是測試學生的批判思考。但大部分中文系的考試,都只是搬字過紙:筆記上硬生生的段落,開宗明義要你背誦,然後考試就原段抄寫(若是你能夠)。我夠膽說,有此科目的考試,填鴨程度甚至比中學的中史或文學科更甚。當然,中文系並非所有科目也是如此,但也不是絕少數。

2. 我喜歡寫作,所以我進中文系

筆者選擇中文系,很大的原因是我喜歡寫作。我曾經幻想進了中文系以後,可以日以繼夜地搖筆桿,不停寫。可是啊,我萬萬想不到,除了論文,中文系跟寫文章竟幾乎沾不上邊。以3年制學生為例,中文系學生需修滿20個中文系的科(也就是60學分)方能畢業。當中關乎寫作的有多少?是兩科,6個學分,其中一個為必修,一個為選修。說到這,我也不多說了。

3. 文以載道!以文字改變世界!

我喜歡寫作,是因為我認為文以載道,敬佩魯迅先生文字救國的抱負。誰料,中文系很「離地」,很「離地」。這也是我最受不了的一點。先說課程。中文系比我想象中更注重學術研究。研究得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意義何在。好像語法學的課程,我會想,利用這些時間關心一下社會不是更有意義嗎?我曾經以為,中文系的課,會引導我們如何把文學與社會相扣,例如是以文學看社會。但原來只是幻想,就算有,也是少數,且仍是以文學為主軸,社會彷彿只是不起眼的工具、配角。另一點使我受不了的,是上課竟要點名。中大政政系副教授馬嶽說過:「唔走堂仲讀咩大學呢?大學生係自己決定自己做乜嘢㗎嘛,你覺得唔想上堂咪唔好上囉。」 先旨聲明,筆者從不走堂,但只是認為,你的課要是值得上,自會坐無虛席;若以「取消考試資格」來留住學生,但學生根本心不在此,上三小時的facebook,意義又何在?再者,若學生缺席,是為了爭取公義,貢獻社會,那又如何?

再說中文系的人。以我所見,中文系學生大多簡直是活在自我幻想的桃花源中。離地到不行。他們大多不太關心時事;會以數百字抒發打破水杯的感觸,卻鮮有為不公義政府寫一句facebook status。中文系學生真的很用功唸書,我並非要否定這一種行為,但這種用功,若是伴以不問世事,則是我所不能認同。中文系同學於我的印象,就是把時間都投放在成績上,每次寫論文必超於字數上限,教授卻又不公地很受落,給予高分。兩者一同離地,多麼和諧。當然,絕對不是每個中文系同學也是如此,也不代表其他學系的學生沒有政治冷感之輩。

4. 中文系就是唸文學

你知道嗎?中文系的全名是「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除了「文學」,「語言」也是不能避免的。語言包括「聲韻學」、「語法學」、「語言學」等等。這些內容也包含於必修課內,每個中文系學生皆不能「倖免」。說「倖免」也許太負面,也太帶標籤性了。以另一角度看,對文學不特別感興趣的人別以為中文系就與你無緣,也許你會喜歡「語言」的學問。筆者有朋友中學選讀理科,卻進了中文系,遇上「語法學」,從此就跟「語法學」結下不解之緣了。
後話:此文只針對筆者就讀的中大中文系,其他院校的中文系實況,筆者一概不知。另,此文目的只為告誡一下與筆者有同樣幻想的中學師弟妹,無意冒犯或攻擊,也只是筆者一己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