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海水的人

文:林廸生

2013-12-20-【喝海水的人】

來來回回,走在大街上,每張臉孔都很熟悉,好像在哪一間「寫字樓」見過,卻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又很陌生。

在我城,人很多,在辦公室工作的人更多。每人穿得一樣,做的事也很一樣。每人都可以代替自己,因為自己並不特別,沒有獨特性,也不是一個個體。自我,只會在加班後的下班時間,讓你拖著勞累的身子慢慢尋找。

所以,下班後,不想思考太多,不想記住太多,更不想清醒。也許還剩下的些毫感覺,會在發洩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2013年,我們都發洩了許多,又丟低了許多。


一直觀賞韓劇、聽韓國歌的O小姐,早已忘記所謂的本土文化。她說,她並不是忘記了,而是真的太差劣,連支持的意欲也沒有。她早前因為香港電視不獲發牌,所以很氣憤。除了在社交網站寫了一段文字再加上一個憤怒的emoji,更在網上參加了「萬千熄機」的節目。「熄機」當晚,她約了幾個朋友逛街和唱K,一如以往的日子。改天就可以很自豪地跟同事說,「我尋晚熄機喎!」

Q同事卻覺得,看不看,也對自己生活沒甚麼影響,所以還是看了。
她跟O小姐說:「尋晚曾志偉嗰度好好笑呀,你快啲上myTV睇啦!」

O小姐一直覺得,香港的質素都太差、太馬虎了。簡單的一齣古裝劇,也可以錯漏百出。她看不起這些。不過,在Q小姐的推介下,O小姐也會感到興趣,自然會上網重溫。當然,她依然覺得自己是反對霸權的正義之士。

Q小姐不是一個沒有所謂的人,她也很講究自己的餘暇生活。她只覺得,我看電視,也只為娛樂而已,開心就好了,何必講究古裝有否燈柱、律師是否稱職、醫護人員是否有這麼多空閒時間。她更加關心的,是馬明有沒有拿獎,今年的視帝視后到底是誰。

當然,幾個星期後,大家忘記了熄機是甚麼一回事,背後的意義更不好說了。O小姐也當然關心自己的男神Cool魔有否拿獎。

正當大家安坐家中看著那一個唯一的電視台,正當大家都想自己的男神勝出,正當大家關心自己的明星多過自己的家人朋友,突然DoDo姐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黃子華。黃子華在國內也感到非常突然,他比較關心很久沒有聯絡的DoDo姐。

在這一盞鎂光燈下的盛事,大家都看得入神,然後都說:這次終於是順從民意了。O小姐固然是不高興,第二天回到辦公室,跟幾個同事討論得入神。鎂光燈外的黑暗事情,想必也成為過去,細水長流,慢慢逝去。


在《春田花花同學會》中,鄭中基有這一段對話:

「你沒有記憶力,你日常生活怎樣過?」

「都是一樣,起床、穿衣、上班。上班都是搭地鐵。搭得差不多,見人下車,我又跟著下車。那些公司都是在商業大廈的。隨便進一部電梯,總有人會按鈕的。隨便找一間辦公室進去的。進去了,沒有人過問,就坐下工作了。工作問別人就可以了!不過原來每個人都不會的。都是隨便打電話,說堆話,就到午飯時間了。肚餓是不用記的。下班之後去飲些東西,然後就回家。自己的家都是那些甚麼軒甚麼華庭。我隨便按密碼,嘟嘟嘟嘟嘟,能進去便是了。沒有甚麼我的、別人的。每個人都是將房子按了給銀行的;進門了,狗不咬的話,就是自己的家了。之後洗澡,吃晚飯,看一會電視,就跟老婆上床睡覺了。」

我們的生活,不該如此的。

有時候,忘記了,就是忘記了。我們都是懶惰的人,口渴了,有人給我們海水,我們就會喝了,不會再過問甚麼。下班後,大家都累了,不想再思想了。我們都很抗拒思考,還是工作要緊。

昨天我們熄機來抵抗一間電視台壟斷市場,
明天我們開電視看藝員如何在壓搾下辛辛苦苦地拿了一個獎。
昨天我們看到又有老店小店要關門結業而傷感,
明天我們為了領匯的股票少賺了幾百元而苦惱。
昨天我們說要抗衡李氏集團的魔爪,
明天我們在李先生有份投資的Bitstrips玩得很高興。

2013年,我城的人都很矛盾,我們都沒有自我。可能,我們都太口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