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你所認識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文:D.W.

MontreGousset001

人越大,時間只會溜走得越來越快,再也不等我們了。

人大了,經驗豐富了,生活中間已經沒有其他人、事、物把我們拉著,讓我們能夠細細欣賞。與小時候、年輕的時候不一樣,人大了,我們清楚知道面前的難事終究會過去,所以我們的痛苦也更易排解,只要忍耐一會,痛苦眨眼就能過去。

年輕的時候我們覺得每次考試都很長久,我們要日復日地溫習,顯得很難過。越高年級,課程、溫習的內容就越多,溫習的時間就相應增長,這個跟流得越來越快的時間形成一個微妙的平衡,因而我們會覺得小學、中學時間好像過得比較穩定,不會忽然過去。

然而,一場公開試卻更改了這些格局。公開試的長,無疑是人生中最長的考試,它把我們腦中對考試長度的觸覺都磨鈍了。一旦公開試過去,我們日後的考試長度就相形見絀,我們對其他考試的觸感就日益減弱,最後我們就有機會遺忘了考試。

一些對考試神經兮兮的人反而會好些,因為腦中的神經從小時候就繃得較緊,所以放鬆的時間就能長一點。反而好像我那些平時都不太著緊的凡人,對這些的觸覺開始進入平靜如水的狀態。

又好像我們談戀愛,年輕的時候拍拖是一件很影響我們情緒的事情,好像成為我們生命唯一的價值,因為在那之前,我們都沒有試過那種讓人悸動、怦然心動的感覺。甜滋滋的話語經常在我們心目中縈繞不絕,戀愛的感覺能夠刻入骨髓,這種感覺在初夜的時候達到極致。一旦時間長了、經驗多了,我們的觸覺又好像磨鈍了的樣子,所以就好像失去了那些激情。

當年你即使只在你的夢中見到她,都會久久不能忘懷。能夠接觸到她,臉上面立刻泛起紅燈。能夠跟她說話,口裏面立刻充塞著螺絲。能夠直望她的臉,腦裏面立刻有個強吻她的念頭。

如果你現在見到女神,心裡面仍然可能有點悸動,但是悸動的前後卻是橫貫著冷漠。即使知道她已經名花有主、即使知道她想跟你談談日常的瑣碎事、即使知道她想知道你更多、即使知道她知道你曾經當她是女神,甚至知道她曾經也喜歡你,你的心裡面卻沒有一點的興奮感覺。

因為,那個時間已經過去了,面對著坐在我面前的一個人,以至是一班人,以前的記憶可能是很精彩,但是現在卻開始有點模糊,被濃濃的霧霾遮蓋了,即使記憶還很精彩,但是自己卻只陶醉在那些旖旎的記憶中。他們說的話題,顯得沈悶、俗氣,你已經不太感興趣了;他們說話的方式,顯得世故、污染,已經不是你記憶裏面的他們了。

即便跟他們逛街,你都會發現他們的步伐跟你已經不一樣了。你要遷就他們的步伐,你顯得很不自然。你發現,你自己只停留在那些塵封記憶的深淵中,而他們,已經慢慢的離開你所熟悉的地方了。你也無意呼喊、挽留,只默默地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

最後可能只剩下你自己一個人,孤獨地走過人生中漫長且灰冷的一條路。幸好,我們明白日後的日子只會過得越來越快,熬的日子我們不會覺得太長,當我們真正能夠慢下來,細細品味的時間,可能已經等到自己長期躺在病床上,不能動彈,望著灰色的天花板,在無邊的記憶碎片裏播放著過去的回憶。最後,隨著你的離開,這些虛空、虛無的回憶都不會在宇宙間留下痕跡,就好像我們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作者簡介:
D.W.
來自文學院,深愛中國文學、文化的人,對香港扭曲的政治避得就避。敬愛自然,認為現代社會帶給我們的益處少於其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