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工程師‧學途‧八分之一──於科大第一次完sem有感

文:黃真文

一名科大新生望見自己的grade,走到「蘑菇」「沉思」。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會想起……自己的頭半年大學生涯?星空之下,我獨坐家中溫習一年級物理考試,箇中愁緒,仿如書中星體的公轉在鄙人腦海迴旋。究竟我是為了真理,為了國民革命,還是純粹為分數同糊口而服務?

回想暑假,當我得知獲派往香港科技大學,心裡頓時只有恐慌同後悔。日照之下,我卻全身冰冷。獨坐屏幕前,只想著怎樣脫離這名聞遐邇的火山,青天之下彷彿只得電腦共我惺惺相惜。

一山之隔,恍如隔世。度過了第一個秋季,我看見大陸人比香港人還要多(我有點懷疑自己身處大陸!),使得本地生在「戰鬥民族」的催谷下,也被迫埋首起來。在熾熱無比的熔爐裡,人人都被接踵而來的assignments同考試折騰到氣喘,折磨過後,一個個的C、D級成績更把人人的疲憊化為崩潰。

在這「一將功成萬骨枯 」的氛圍,為了擺脫爛grade的魔爪,人人都奮發向上,彷彿把曾經追尋的真理同快樂也拋諸腦後,彷彿只在延續本應早已拋棄的身份──考試機器……

我也在火海的默化下變得「勤力」,每日課餘不是在做功課就是溫習,豈知在與日俱增的燃燒下,不但令自己提不起勁,考試名落孫山,更連往日對大學生活的幻想都成飛灰!屢敗屢戰,換來的是否屢戰屢敗?究竟應該重新上路,追尋自主的真締,還是繼續鑽進煉丹爐裡,像孫悟空般煉成火眼金睛呢?我想只有考完試,看見成績,才知道下一步應怎樣走……

回想一年前準備DSE考試,鄙人噩夢連連。當時我每晚都夢見不同的災厄:有灼熱無比,將萬物燒成灰燼的火山,有鋒利無瑕,百重精鋼,將一切撕成碎片的萬刃刀山,更有絕情絕義,理智蕩然無存,同學間終日廝殺的等活地獄!我每日都從睡夢中驚醒,在床上抹汗,更曾經在一月下旬以夢境入詩……

可是,如今的我,也許已經麻木了。在這個不知道係阿修羅道還是地獄的鬼地方裡,我已經由一位多愁善感的書生,退化為一個麻木的人,一個木無表情的N展仔……

作為一名科大學生,不!應該說一名大學一年級生,在這片腥風血雨,終日「為grade奔馳」的土地上,鄙人不禁想到:反正也是死,與其只懂每夜寒窗依然在MATH1013給高中有唸過M2的對手蹂躪,或是在LANG1002讓虛無縹緲的評分準則否定自己,倒不如過自己的人生!聖人孔子曾經講過:「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我們在「而立」之前,倒不如隨心所欲,做喜歡做的事,或許可以為天道之行導航。

讓我得到這體會的,並非甚麼良師益友,純粹是機緣與靈魂的結合,使我不得不向命運低頭,在分數之外另覓新徑。正當考試失意,希望從蘑菇臺上躍下一死了之,我回眸中庭,想起八月參加迎新營的情景……

回想往事,一張張友善的臉孔呈現眼前。他們的眼神也許還存在少許的熱血同憧憬,他們的溫暖,亦使我重拾對自己、校園同公義的希望。學生社團、好動、敢言以及自主的生活,就是我在科大堅持下去的基石。

我想,自己在分數同生活、享受、活動、上莊之間,應該有了選擇……為了義,你又可以去到幾盡?

作者簡介:
筆名黃真文,取自明成祖的「真武大帝」稱號。意思係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人生的強者,以及希望用真誠的文字刻畫出生命的悲歡。可惜,我只是一個工程學院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