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社會的幻想

(鏡攝)

(鏡攝)

 

升讀大學之後,發現不少名校生都感嘆自己的中學同學很自大、狂妄、看不起人,常常勸說大家不要讓兒女入讀名校。而出身於band3學校出身的筆者,聽到這種名校生的感嘆,往往會感到無名火起,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少不了比較、妒忌,和名校、差校沒甚麼關係。名校生這種說話,是放大了自己面對的困境,卻無視別人都面對相同的困難。

筆者就讀的中學,初中時期將學生的成績分成三級,最佳成績的學生(下文稱為甲級學生)在學校的頂樓上課,而次級的和最差的學生(下文分別稱為乙級和丙級),則被安置在其他樓層。在這樣的課室安排底下,甲級學生集中在一起,一般來說沒甚麼機會與乙級、丙級交流,慢慢養成一種貴族氣質,看不起其他級別的 學生。利益申報一下,筆者在初中三年裡,有兩年成功保留在甲級,有一年則墮進了乙級。

 

然而,由於本身學校的成績欠佳,所謂的甲級學生,不外乎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在舊制的中五會考當中,絕大部份學生在公開試中被淘汰,那些初中時的甲級學生亦不例外,更甚者連full cert也沒有,而筆者則幸運地升上預科。但是,公開試的失敗並未令到那些甲級學生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廖化」,反而變本加厲,對人口出惡言。由於筆者曾經墮進乙級的污水裡,部份貴族不承認筆者是「貴族」的一份子,經常有意無意間作冷嘲熱諷。

例如在一次的飯局裡,有一位「貴族」先生,指筆者的初中成績是很差、體能又差、沒有工作經驗(那時我是中六學生),最後更丟出一句:「唉,你這樣,在公開試一定是置底的一群。」聽到這句,筆者終於火起,你說我體能差,我沒辦法,我真的比你差;你說我沒有工作經驗,我又真的沒有。但說到了公開試成績,明明我考得比你好,至少我有full cert,分數比你高;而那位「貴族」先生,主科不合格,分數還比我低,居然理直氣壯說一句「在公開試一定是置底的一群」。這只是筆者預科兩年的其中一個例子,此外還有許多,不能盡錄。

 

返回正題,每個人也面對著各種的鬥爭。

 

在學校裡,名校生總以為,差校就沒有鬥爭,沒有妒忌;在社會裡,富人亦總以為窮人的生活是自由、開放,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這種童話故事式的平民生活,只是存在於童話,現實上並沒有世外桃園,無論貧富,都要面對人性的奸詐、比較和妒忌,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困苦。上流社會、富有階層至少可以手持大量資源來面對困苦,相比起沒有資源的小市民已經幸運許多,更不要幻想小市民的生活是何等夢幻和快樂。

最後,筆者想提及的,是成績不代 表智慧和能力的高低,可能筆者的能力真的比那些「貴族」們差,亦無意和「貴族」們在各種能力上作比較,尤其在職場上,更加感到自己的弱小,文中例子只是心裡對他們的惡言感到不屑,並非否定他們的個人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