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方程式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rmot O'Hallora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rmot O’Halloran)

 

幸福是什麽,相信大家的理解不一定相同。我自己的體會,可以用幸福=快樂—煩惱來表達(幸福等於快樂減去煩惱)。符合生活中的體驗,快樂多,煩惱少,生活就幸福。這也是討論的方便。如果認同這樣的表達,那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多一些快樂,少一些煩惱。我這裏分享一些自己的體會。

 

一. 擴大快樂的來源,從生活中發現點滴的快樂

對於快樂和幸福來說,大富大貴並不是必需的。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所以最實際的做法就是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找到快樂。實際上,生活中的美和樂趣都已經在那裏了。如果用心的話,只需要有放慢腳步享受生活的心情,和一雙能夠發現美的眼睛就已經足夠了。

說一些自己最近生活中具體的例子吧。前個周末,和太太一起去了東龍洲,風景自然美麗,島上開小店的居民純樸熱情,我覺得快樂;回來的路上去了油塘新開發的時尚購物中心大本型,在新一代的太興燒味店中,體驗和品嘗與傳統太興店相當不同的氛圍和菜品,感嘆老字號能夠煥發出新的活力,我覺得很有樂趣;在海邊,見到自己年初以來插下的一些紅樹苗,已經漸漸發出新枝新葉,自己的小小努力給它們的生命帶來了不同,覺得快樂;在三聯書店見到何福仁先生的新書《歷史的際會》(副標題先秦史傳散文新讀),雖然何先生的書是第一次讀,但裏面介紹的《左傳》等裏面的故事,論史談今,也喚回了我童年讀春秋戰國故事小人書的回憶,我覺得快樂;最近嘗試用青椒和西紅柿,配上雞蛋來炒出前一丁(先炒雞蛋,再加上切碎的青椒和西紅柿,最後下鍋的是煮過的出前一丁,調料可以自配豆醬等),顏色漂亮,味道可口,又營養,自己也有幸福感;周末上圍棋課,老師講解近日他的一局精彩對局,自己還可以隨時發問互動,自己覺得有成長也快樂。

說到底,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已經有足夠的快樂起來的營養。用心地生活就可以了。

 

二. 接受和轉化煩惱

俗話說,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這話好像是三四十年代一位上海歌星影星說的,可能也和她的個性與時代背景有關。我們目前身處在整體太平的世界,再具體一點是生活在方便安全和有秩序有美麗郊野環境的香港,不如意事應該四五就可以了吧(煩惱一定有,買房的煩惱,找到合適伴侶的煩惱,感情和婚姻中相處的煩惱,工作晉升和前景的煩惱,剛在香港住習慣工作機會又移去內地的煩惱等)。

煩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不必回避和排斥。佛家的說法比較積極,“煩惱即菩提(智慧)”。煩惱如同孕育蓮花的淤泥,沒有淤泥,蓮花的美相信也會打折扣。我的理解,煩惱如同心理垃圾,其實是可以變廢為寶,可以轉化和提煉為智慧。所以,不通的時候堵心,想通的時候自己往往又上了一個小臺階(往往又發現和去除了一些不恰當的執著)。例如工作中離開一家公司,通常與直接主管之間的相處是一個重要因素。可能在相處中對方也確實有一些局限(自己也一定有自己的局限,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眼中只看到對方的不足,只看到離開前可能有的一些不愉快,其實自己也是偏執了。如果沒有這位主管的認同,自己可能連加入這家公司的機會都沒有(那當然也就沒有後面相處中的愉快和不愉快了)。所以看事情看人,不能只看一面或者一段,不能只看人家,不看自己。因為這些片面的執著(包括執人之過,執己之對)而導致的煩惱其實就和自己直接相關。這是自己需要改善和成長。所以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好些的煩惱和情緒,其實和具體的人和事有關,但又不完全相關。

我自己的體會,發現煩惱和情緒其實有類似衍生品的性質。也就是說,生活中很多時候因為得不到某些東西(例如晉升、分享工作中的成功等等),自己而生出煩惱和情緒。我有一位好老師康成俊先生曾經啟發我,以失眠為例,睡不著覺其實對人的影響沒那麽大,只要自己安心臥床休息就可以了。真正影響人的往往是隨之而來的焦慮(睡不著會影響後面的工作、考試等)。所以睡不著就已經是一種傷害,後面的焦慮等情緒就是第二重傷害。如果把睡不著接受下來,心情平靜,後面的焦慮等情緒減輕或者沒有了。生活中也不乏這樣的例子,因為工作不順利或者失業,難以自處,在家就和太太吵架,結果工作問題就演變成家庭問題。如果自己未能接納自己不如意的境況,焦慮和抑郁等負面情緒持續,可能工作問題又演變為健康等問題。所以,如果把這件不如意的事情接受下來,事情就只剩下它本身的難度。這也就是我對一句精彩的話「不放大生活的苦」的一些理解。常霖法師也有類似的分享,大意是,只是一件事情沒有解決而已,不一定要成為煩惱。

 

三. 隨緣自在地生活(接受生活中的不如意事,並轉化)

這和上面第二部分的分享有關,不過更進一步。既然煩惱有衍生品的性質,我們往往面對的是生活中的困境而已,並不一定要再加上一重負擔,成為煩惱。那麽如何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

我的體會,所謂的如意和不如意,其實是以自己的角度來看待世界和事情的發展,順己意的就開心,不那麽如己意的就失望或者憤怒等。其實自己既不是世界的中心(可能是成長的小家庭環境中的中心或者某個自己看上去尚可主宰的小環境的中心),也遠沒那麽重要。自己只是人群中的一分子,世界上一個很小的一部分。以自己為中心的思考和情緒應對方式,往往就是自己受苦的直接原因之一。

以下雨來說,我們覺得不便是因為需要帶雨傘等。但這是從城市等居民的角度來看,對於農民和農作物來說,可能早就盼著這場雨了。我們覺得下雨會弄臟鞋,但對於大學期間在重慶見到的擦皮鞋的農村婦女,下雨可以帶來生意。
明白所謂如意和不如意往往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就可以知道不只有這一個角度。「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可以大家都對,這樣自己就可以包容和接納更多的不同看法,擴展容量,化解一些沖突了。

再進一步說,善用和轉化生活中的不如意,往往可以有意外的收獲,生活由此多出樂趣。例如去銀行辦事,需要排很長的隊。這可以是一種不如意。不過,如果帶上一份好的雜誌(例如我常帶上《溫暖人間》),排隊的時間就可以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細讀其中的某篇分享,得到啟發)。或者經常都是來了就辦事,辦完就走。這個時候需要等候,就不妨去附近走走。往往可以發現樓上樓下就有某家自己喜歡的餐館或者書店。走進去翻翻書,說不定就淘到一本自己喜歡的好書。所以,生活中的一些驚喜往往就發生在沒按照自己計劃進行的時候。只要自己不停留在失望和焦慮等負面情緒中,轉一個角度,善用這部分時間,探索周邊的資源,生活就多出樂趣了。所以隨緣自在的生活,我的理解,也就蘊含著一份彈性,一份好奇心。不一定「非如此不可」。王維先生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也有類似的啟發。職業發展到一個瓶頸期或者職業中有一段過渡期時,善用這段時間,探索人生其他值得探索的方面,往往可以探索和成就工作以外的自己,人生也因此更豐富和完整。

過好平平常常的生活,是一種重要的鍛煉,也是一種重要的能力。變化是生活本質的一部分,如何在變化的環境中自處,過好自己的生活,並從中成長,相信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吧。個體過得幸福和快樂,其他更大的層面(如家庭、公司、社區等)的幸福才有堅實牢固的基礎。類似公司的利潤 = 收入—成本(利潤等于收入减去成本),有利潤才可以和相關方分享。經營好自己的幸福方程式,多發現和找到快樂,接納和轉化煩惱,幸福有了盈余,才可以和身邊關愛自己和自己關愛的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