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難道未詐用眼淚去擺姿態,你便當我是個男孩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ubercultur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uberculture)

 

有人「扮gay溝女」,但我不是「扮man溝仔」。DNA裡隱藏著男生的嗜好,血液裡欠缺了一些女生獨有的基因—與生俱來,我無法控制。我不明白為何女生總愛結伴去洗手間;我不理解女生為什麽要跟討厭的人裝好友;我不知道裝傻到底有什麽好;我接受不了女生間假惺惺地將合照放上Facebook,背地裡卻講對方壞話。我羨慕男生間那種講情講義的友誼,喜歡他們有話直說,混在男生堆內令我感覺輕鬆自在。久而久之,我的性格愈來愈男性化。

但我的性取向沒有因此而改變。我依然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女生,我還是喜歡男生。可惜在他的眼中,我一直是個男兒身。從小學到大學,我們一起打Winning、踢波、看動漫、一起討論班上哪位女生較美…遺憾地,我們不是青梅竹馬——他當我是兄弟。

男生跟女生,到底能否存在純友誼?對他來說,大概我真的是身邊一個可以讓他暢所欲言的兄弟;然而,我卻希望他把我當女生來看待。很矛盾是吧?因為他當我是同性,我才能夠一直待在他身邊,跟他笑、陪他瘋。如果他當我是女生,大概我跟他不會如此親密。我也想過,維持這樣的關係待在他身邊就心滿意足了。

 

直至那天,他交了女朋友。

 

傷心,不是因為他交了女友而我失去了跟他做情侶的機會。我從來沒有奢望過能夠跟他發展。我很清楚,男生又怎會喜歡兄弟?除非他是Gay。跟他認識那麽久,雖然沒有認真討論過他喜歡怎樣的女生,不過從他說他喜歡桂綸鎂,倒能略猜一二。那些男生說喜歡性格爽直的女生,暗地裡還是喜歡小鳥依人的柔弱女生。

傷心,是因為他為了避嫌而跟我疏遠。我們見面的次數漸少,我也不好意思主動邀他。然而,這是第一次,我覺得他終於把我當作是一個女生。可是,我應為自己的女生形象而喜,還是為他因此疏遠我而悲?

 

這段日子,我們還是有保持聯絡,偶然在大學裡碰頭也會聊幾句,甚至犯賤地問他跟女友相處得怎樣。我知道我在期待,他有天會說,其實他們早已分手。現實是他總是笑著回答我﹕「還好啦~」,然後借機轉移話題,像是不讓我問下去。

平安夜,我碰見他倆站在駱克道的街角,跟街上濃厚的節日氣氛格格不入。他右手拿著女友的手袋和戰利品,左手則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那女生抬起頭的瞬間,我依稀看到她略施胭粉的臉上的淚痕。那刻,我終於明白,我不是輸給這個女生,我是輸給先天的基因。

 

女生會哭泣,我不會。

女生會化妝,我不懂。

女生會逛街,我不愛。

女生會撤嬌,我不屑。

 

有天,他煞有介事找我見面,我頓時希望他是跟女友吵架了,然後下一秒鐘我驚訝自己竟然有這個狠毒的念頭。那夜我們相約在諾士佛臺的一間樓上酒吧,他口中如常地跟我聊些無關通癢的瑣事,手卻不斷把Stella灌入胃裡。我坐在他旁,跟他笑、聽他講、陪他喝、伴他醉。未幾,他喝得爛醉,緊挨著我的肩,念念有詞﹕「分手了……分手了……我……喜歡她。」身體如此靠近,讓我想起跟他無所不談、稱兄道弟的日子。但此刻嗅著他的混身酒臭,聽他訴苦,我怨自己無能為力,心痛他得不到應有的幸福。

他一邊含糊地說著話,一邊笨拙地拿出手機,解開熒幕鎖,打開whatsapp,開始打字。

 

噹、噹、噹。

我的手機突然收到了一則訊息﹕

 

其實我很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