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香港掂是老爺開綠燈的無盡旅途(序章)

(原載於:Heterogeneous

【連載小說】香港掂是老爺開綠燈的無盡旅途(序章)

 

序章 -《向健康街出發》

 

我係阿揚,幾個月前我仲係一間電視台既員工,任職其中一個部門既助理編導(簡稱PA)。
PA既工作講就十幾萬樣野,落單,搵景,度人,約演員,開會對稿,寫rundown,出通告,出外景,mark鏡頭,安排crew車,後期,剪片,搵音樂…總之一腳踢,有時茶水同保姆都要做埋;其實做落就打雜一樣!但係o係呢間公司有樣好既,就係可以連PA都可以參與創作同可以好開放咁表達自己既意見,所以都算係搵到好多野學,亦都令我好想繼續留o係呢間公司,希望可以盡快能夠獨當一面。

我唔算係一個好多野講既人,又唔算係好主動同同事出去交際應酬既人。
所以我o係公司都係做野,日抖就打份工,夜晚就接返d自己有興趣既片返來剪下做freelance。如果無freelance,日日都打份工咁做人,我諗我死得!
但係點解我咁想留o係間公司?
因為呢家公司一來有比較多既學習同出埠工作機會,二來屋企靠我一個維持生計一定要打份長工,三來又可以唔洗錢出國見下世面,又可以賺錢養家,簡直係一個窮撚既恩物!

好興幸,我o係呢間公司做左一年半,雖然唔係成日同同事有social,但係同事們都無排擠我,而且都會接納我既意見,又塞好多錢入我個袋。上司又肯比機會我,o係呢一年半入邊,我已經出過埠幫公司做野,過程辛苦得來十分享受。我自己都好想繼續做落去,睇下可以做到d咩成績出來。

當時我真係無諗過,我呆在公司既日子,原來已經不遠矣…

我仲好記得,我10月幫公司出完埠做野,果次我去左一個中國東北境外一個極度神祕而高登仔夢寐以求既國度。但係,不幸地,當我返到香港唔夠幾日,當我仲處理緊岩岩返來香港既一d文件既時候,一個惡耗就出現左o係我公司入邊:

「港府公布發出兩個新的免費電視牌照,分別由有線寬頻屬下的奇妙電視及電訊盈科屬下的香港電視娛樂奪得,而前身是城市電訊的香港電視網絡則不獲發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宣布,原則上批准奇妙電視、香港電視娛樂獲發免費電視牌照,但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則不獲發牌。他強調,當局是根據財政能力、節目投資、技術水平、公眾利益等一籃子因素客觀條件,作出發牌的決定,並不涉及政治因素。蘇錦樑補充,行政會議是以循序漸進方式引入競爭,這是審慎的做法,不排除日後因應市場情況,引入更多電視營辦商。他又表明,由於行會已作出公平公正的發牌決定,並不設上訴機制…」

我當下子整個人都呆了,付出過咁多既辛勞同汗水,竟然係我地公司不獲發牌?!
可惡!而且聽左局長一次又一次講一籃子既理由…唔通連你殺死我既死因都唔打算話我知咩?!果一日我真係好失望,有人話,「今日係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果一晚,我已經o係度諗緊
「我屋企成家都等住我份工開飯,萬一無左份工點算?!」

 

第二日

本身諗住請個靚假做下freelance,搵定d錢旁身。
但係可能大家會問既然有做開freelance,點解唔真係全職做freelance,咁咪好過搵新工?
freelance既野,正所謂「粉紅色lin頭,可遇不可求。」
你估有咁多freelance既咩,屋企就個個月都要交幾份保險,差餉,燈油火蠟等等等等。
萬一freelance唔生性果個月無野撈我就要賣屎忽啦陰功…

朝早十點鐘,R住個屎忽起身,諗住chok把鼻萌聲打返公司請假時,公司就打來:
「喂,快d返來公司,十一點鐘公司開員工大會。」
於是我就用左五分鐘快快趣趣梳洗下我就衝左出門口。

搭緊73X巴士時,望住條吐露港,我好想架車行快d,好想知公司有咩講,
然後我用手機check左公司的email…原來已經電郵通知左我話公司將會按業務需要裁減320名員工
我屌…我果下已經知道我有份,而且我成個部門都唔係3年死約既員工,其實成個部門都應該會cut左…
果一刻,我好想架車行得慢d…

我既公司係o係葵涌既健康街最入最入果棟大廈,我第一日去見工時,已經覺得呢條街好得意,咁鬼短既堀頭路都可以成為一條街,
風水學既角度上就好似將所有財氣聚曬去街尾既公司;但係好可惜街尾迥旋處呢幾年有個地盤起緊酒店,搞亂曬d財氣!

返到去公司開會,大會現場沉寂…唔係,係死寂,更彌漫住一股傷感既氣氛
而老闆入左泥,首先大家都報以一陣掌聲,感謝大家兩年多一直以來的努力,然後老闆就將記者會既內容預先講一次比我地聽…

「香港電視網絡宣布裁員,裁減64%約320名員工,全是無合約年期的…而為了保留實力重整旗鼓…將保留100名創作與製作人員…將一如以往為香港創意工業努力。公司暫時未有其他打算,需要檢討及重整策略…裁員決定並非威脅政府…而是對員工負責…不希望他們惶惶不可終日地過日子…對他們轉職到公司感到虧欠…」

自古以來做呢一行好多時都係講人情,我好愕然咁突然咁快就炒人;
而且又話無plan B,完全唔覺得似係做生意…

我已經都沒有太留心去聽,我只係o係度諗,究竟搵咩工去?!
返舊果兩間電視台,一間做死自己;一間就做間死台。而且呢年幾咁大既創作空間,一時間要我返去個工廠度我都唔會預我做得長嫁啦。
新果兩間,又唔知會佢地有咩新搞作,又唔知會唔會自由度好細又無資源,我好怕我自己做得果幾個月就會無心機再做;
雖然搵一份自己好想做既工好緊要,但係都要搵飯食養屋企…

諗諗下我可能真係已經比呢間公司寵壞左,o係一個自由度咁大既地方生存開,突然無左!一諗起要去到其他狹小地方都會好猶疑好唔願意…
但係公司又覺得無希望,又無plan B,老闆又唔會搞街頭抗爭…
唉…度度都唔如意,呢一刻真係無咩動力再去做呢一行。
呢個時候,我就開始諗下不如轉行,試下做下其他野,正正常常腳踏實地打返份正正經經既工啦…

就o係我呢個徬徨無助既時候,我既一位攝影師朋友阿琦打比我,呢個電話,改變左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