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原載於:ARTNEWS.net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圖片提供:戳麻

 

一般人對重金屬音樂的印象,自然地想起毒品、性與魔鬼撒旦的崇拜,但除此以外,對重金屬音樂又是否只停留負面認識程度,抑或重金屬音樂可否反映世情及其文化價值?透過訪問本地後搖滾重金屬樂隊戳麻,筆者對這種音樂的看法有變,甚至乎覺得應打破該音樂常規、轉化成更貼近常識的本土音樂。不過在進入戳麻樂隊的重金屬音樂前,不如讓我們先進入重金屬音樂的內心世界。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重金屬的黑暗時代

在生靈塗炭的二次大戰過後,西方道德價值需要重新估計,世界看似進入一種找尋自我的狀況。個人主義、無神論及國家意識漸漸抬頭,基督宗教的固有價值被分解得支離破碎。而重金屬音樂的流行性,正好反映青少年的反叛次文化,反對家長式單一灌輸的道德價值。總之道德價值的確立,開始由自己出發尋索一套可生存的哲學,而不用再聆聽任何人及權威理論。或許這是人生虛無的開始,亦是存在主義哲學最推崇備至的核心 - 生存就是最真實的一切價值。

但無論這世代流行著甚麼價值觀,音樂仍伴隨著青年人的鬱悶無奈,就算重金屬音樂反映的是黑暗籠罩著整個人類文化。起源於六十年代的重金屬音樂,意味迷幻音樂的巨星墮落,其傳統音樂風格重視結他的急速彈奏、澎湃的獨奏技術、承繼了迷幻音樂時期的氛圍以及帶有藍調音樂與重複音調的結他主導性音樂。

當時大部分的忠實樂迷多數來自草根勞動階層,他們想藉音樂發洩工作上的不滿;尤其當年輕人失業率嚴重,在無止境的找尋工作及漫無目標人生意義下,他們在重金屬音樂的重擊拍子裡、狂舞互相推擠衝擊之間找到了慰藉。音樂讓他們尋得三五知己同路人,同時找到了生存在世上的力量。終於重金屬音樂讓青少年找到掌握生存的鑰匙。

不過,由於過分急促的節奏,音樂意識上太接近死亡加上侵略性太強,所以多數電台都不會選擇播放,但卻在八十年代受到獨立音樂樂迷的擁戴。這可能反映出資本主義世界的結構性朽壞:青年人投入勞動市場只成了經濟發展的棋子,草根階層並沒有因此受惠,靠努力工作來改善生活只是一個奢望。終於重金屬音樂成為他們在這種人性與經濟環境皆失衡的情況下的真挈心聲。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咖哩味搖滾

但反過來說,戳麻的重金屬音樂卻沒有以上西方社會的道德包袱,「當時的獨立音樂圈(香港)應該是Nu metal的世界,Korn及Slipknot都是我們喜歡的樂隊,我們亦cover他們的歌曲,但夾得太耐了似乎感覺單調和枯燥,畢竟Nu Metal已經有十年光境了。所以開始希望在音樂上尋求突破,直至找到另一位結他手後,音樂開始慢慢轉向探索未知的層面。」主音黑鬼憶述說。

重金屬音樂被戳麻解構過來,根本上難以用筆墨形容他們,尤其當他們談到戳麻的「咖哩」味,「我們沒有特定框死自己玩甚麼音樂風格,只是有人問起來,為了方便先說我們是玩重金屬音樂。其實為了迎合歌曲上的情緒表達,先行選上了重金屬音樂的節奏以及其音樂複雜性的感覺,形神俱現地在我們的歌曲中。重金屬音樂當中的快慢疏密、明顯的高低節奏起伏和迷幻感的速度,都是我們年輕時代較喜歡的音樂。打個比方,就好像一個印度人食了廿幾年咖哩後,開始想轉口味食壽司,直到三十歲後迷戀了中式蒸飯。終於有一天,你叫印度人親自下廚給你食,他亦不知道如何再重新烹調咖哩。只是如何以音樂fusion起來也好,我們對音樂仍然有既定要求。」主音黑鬼、結他手權及另一位結他手崔互相補充道。

你會否仍是難解於戳麻的音樂?他們的音樂令我想起電影《家有囍事》的常歡,患上了「無定向喪心病狂間歇性全身機能失調症」,就是他們的音樂無邏輯、無規律、無意識,天下間應該沒有字眼可以形容得出來。也許單純地認為他們是玩香港搖滾樂,以廣東詞彙入詞、以本土生活環境作為靈感來源,相信這樣理解已經綽綽有餘。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魔鬼VS 佛祖

在音樂人的手上,音樂成為言語。而重金屬音樂在戳麻手裡,不止變得不再一樣的言語,更加成為另一種新音樂。如果音樂人的一個信息、思想、理念藉著音樂的音色、節奏及風格層層遞進去表達出來,而不是老套說教式的,這會令音樂成為上乘的藝術作品,不過這當然取決於音樂創作者的價值觀。

有細心留意戳麻歌詞的,大概都知道背後的禪理與佛性,似乎戳麻將佛偈與重金屬搖滾的結合,也令人費解,這著實耐人尋味:主音及另一位結他手是歸依了的俗家弟子。「實在的,我們不會以戳麻音樂宣揚佛法,但其他人為何理解到我們的音樂有佛性呢?可能是戳麻其中一首歌《鏡花》,其副歌歌詞是「悲痛用喜捨化解,自在本性,無漏俱促。」每一個人都有潛藏了的過去的悲痛,永遠也改變不了,亦唯有以開心捨棄,才有真正的得著。人需要捨棄,捉緊執著不放開,就永遠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儘管戳麻的音樂如何咖哩味有待品嘗,重金屬風格又不是完全帶有毀滅性,更帶有佛理的影子;他們既沒有刻意傳頌佛理,卻隱含了人生活在當下的基本常識,然而常識又容易令人忘記。我想大概要親自到他們專輯發佈音樂會,才感受到文字及言語也形容不到的感動。

 

《自在本性》專輯播種音樂會

特別嘉賓: 朱凌凌 JUICYNING、Qiu Hong/秋紅
日期: 2014年1月11日(星期六)
時間: 8:00PM (Doors open)
地點: Hidden Agenda (2A, Wing Fu Industrial Bldg, 15-17 Tai Yip Street,
Kwun Tong, Hong Kong)
票價: 預售 $130HKD ∕ 即場 $160HKD

(現場發售《自在本性》專輯預購券以及限量版T-恤)

 

詳情: 《自在本性》專輯播種音樂會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

重金屬的佛性 - 專訪本地後搖重金屬樂隊戳麻 (Chock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