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新年願望不過是多兩張J 圖

(澳門雅憩花園餐廳圖片)

(澳門雅憩花園餐廳圖片)

 

新年有什麼比count down 更無聊呢?那種每年一次的除夕倒數行為,根本就是把全世界集中來消耗十秒。當然,不同地方的時差,令這種無聊行徑像足球場上玩人浪般的遊戲。

而count down 過後,互訴新年願望,就是一同向未知的將來手淫。這種「未出發,先興奮」的態度,等同看AV時,波多野妹妹未除衫就已經對著電腦屏幕顏射 - 早洩。

一班老朋友,人人年過三十,今年竟忽然興起要一同倒數。此事只勾起我中一時,我們到某同學家中看偷偷三級片(實在無法想像重回沒有Internet 的時代,那些年是沒有download 這回事的),之後打飛機射程比賽。

 

「我希望細仔生生性性,可以入到心儀的幼稚園。」帶著老婆一同來的高佬基說。

你呃人!

明明上次在酒吧內,他望著鄰桌的一個九十後短裙妹妹,眼也沒眨一下地說:「真想上一次!」
「你不是家有嬌妻嗎?」
「結婚時就嬌!」高佬基把酒一飲而盡:「十年前結婚,她才26歲。十年啦!什麼性趣也沒有了。如果可以再嘗多一次彈指可破的嫩草,我願意短命十年。」

那一個晚上,難得趁他老婆工幹,我們才可齊人聚會。高佬基是不值得同情的,但卻可憐;他的十年生命原來只值澳門價千五港幣。

「我希望公司加我人工。」當IT 部經理的Parker 仔說。
「升職不就可以嗎?」
「怎樣升?現在老闆已經是我直屬上司了。」
「那不如創業吧!你又未結婚。」
「不了。創業成本大,而且我們這行……(下刪五分鐘解說)。」

這個Parker 仔讀書的時候,好波得如NBA的Tony Parker 一樣。他的一雙手,彷彿把握了一場球賽的勝負。如今,這個兄弟把下年的人生最大願望,交到他人之手,而自己卻全無把握。

「我希望可以買到一層樓。」輝少輕輕地說。
「Target 那一區?」
「新界北吧!」潛意識叫輝少兩指放到唇邊,但就是欠了一根煙。

這幾個年頭,輝少戒煙了,夜蒲成了他人生輝煌的歷史,一去不復返。這個過氣港島區時鐘酒店的常客,曾揚言只要他一息尚存,老蘭就不會無客。如今,他的臉上找不到往日半點神彩。

 

「你呢?之樂。」朋友都把視線望向我。
「世界和平吧!」

我隨意說出一個全無可能的願望,反正大家都只是說出虛假的願望而已。

「給一點誠意好嗎?」高佬基說:「世界和平?!連奧巴馬也做不到。憑你!」

此時,我才如夢初醒。原來大家的願望是如此他媽的真實。我們從沒置身於AV片中,眼前沒有倒奶的波多野結衣,只有幾條半熱焦的香腸。

「那希望明年更多J圖吧!」

生活在香港,連打飛機式的願望也許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