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我們忘記了作客的困苦 : 關注難民及酷刑聲稱者

鄭偉謙

「以往,專員署為亟需援助並正等候專員署安排移居外地的難民、以及亟需援助並等候專員署處理他們的難民申請的尋求庇護者提供支援。專員署在二零零六年五月起停止支援亟需援助的尋求庇護者,但會繼續支援亟需援助的難民。 基 於人道理由,若難民、尋求庇護者及酷刑聲請人在本港接受有關機 構甄別期間缺乏基本生活需要,當局會與非政 府機 構合作, 按個別情況為有關人士提供實物援助。我們為這 些人士提供的援助包括臨時住屋、膳 食、衣履、其他基本日用品、合適的交通津貼和輔導。此外,我們亦按需要建議豁免有關人士在公立診所 或醫 院接 受醫療服務 的費用。我們會視 乎個案的個別需要和個人情況,包括這些人士本身擁有以及在其他途徑所獲得的資 源,向有關人士提供不同的援助…當局就有需要的難民、尋求庇護者及酷刑聲請人制訂有關支援性質、 程度和方式的政策時,曾考 慮多項因素,包括個別人士的需要,以及他的要求是否合理,目的是提供支援,讓有關人士不致陷於困頓, 但同 時又不會因此 而產生磁石效應 ,對香港 現時支援系統 的 長遠承擔 能 力 造 成 嚴重影響。當局認為現 時以實物形式提 供援 助的安 排,已能兼 顧上述各項相關因 素。 」《保安局衞生福利及食物局 教育統籌局就在香港的難民、尋求庇護者 及酷刑聲請人的情況向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及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文件,2006年7月》(1)

這已經說明這個問題不是新鮮的了。

我們在渡過溫暖的聖誕,及籍倒數憧憬著更好的一年的來臨,但是他們的希望在何處。

今年的夏天,不論是新聞媒體,又或是獨媒的文章,紀錄片,都在談論來自服迫害國家,或是可能因政治理由,會遭酷刑的聲請人。然而,情況卻沒有什麼改善。起碼7年來都是一樣。

他們在新界西,或是北區出現。你可能不習慣,不熟悉他們的面孔,他們可能是來自中東,非洲,南美或是東歐。他們都是與我們擦身而過的一群人。

他們為了重新的希望,選擇了香港作為暫時的棲身之所,然而,他們不過是由一個地獄,轉投另一個苦難之地而已。

他們不單需要等待無盡的時間,去等待安排等三國接收,不,他們的很多聲請都可能被拒絕。然而,在此情況下,我城就只是他們可以過安定生活的唯一期盼。

我城是什麼對待他們的 ?

他們是不可以在本港工作的,因此他們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的食物(價值300元一個月),資源及住處援助,他們只能每月獲取1200元的生活津貼及。然而,他們卻被編入有如雞寮的偏遠鄉村,而且衛生環境惡劣。上面的不過是一紙空文,事實是,他們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也不佳。

委身負責難民、尋求庇護者及酷刑聲請人的Vision First,甚至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被指稱他們因與ISS爭取合同而質疑Vision First的動機。

現實在眼前,他們有一些人在申請食物銀行遭冷待,安排的住處也沒有體面的。而一些人希望合理地爭取生活質素的改善,需要出來工作,然而,被入境處拘捕,卻要他們在牢中工作。而且薪金卻低於最低工資,十分諷刺,極盡荒謬。

當每一次提及人口政策時,政府總是搬一大堆的證明,來解釋為何要提高生肓率,或甚是輸入外勞。有趣的是,在此種情況下,仍然有人可以沒有勞動的權利,除非是在獄中。這是合乎人道精神嗎?

在近些時候,有法官(2)判斷有關難民、尋求庇護者及酷刑聲請人「非法」來港工作的時候,在特殊情況下,他們應有工作的權利。另外,入境處全然依賴聯合國難民署的甄別,這是不正確的。他有理由相信入境處處長未能獨立判斷聯合國難民署所做決定的正確性,或未能根據高標準的公平原則仔細審查相關決定。而在判詞中,將處理酷刑聲請及難民申請的兩道程序合併,以便加快流程,防止經濟移民為爭取留港而先申請一個身份,若未能通過又再申請另外一個身份。(3)可見,如果合併,可以讓他們起碼可以聯合國難民公約,有留港的權益。當然,另一方面,他們的待遇,政府是有責任承擔的,起碼在決定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的一刻,就要了解他們的人道義務。

法官指出,政府從來未有對難民、尋求庇護者及酷刑聲請人的遭遇有起碼的同情及了解。而有關他們為何來港的背景,救援背後的人道精神,也欠缺反思。他們建議港府,聯合國專責團隊,要一同檢討現有的機制,拿捏更具人道精神的處理方法,有別於官僚按章式的冷待。不論是NGO,還是像冰一般的政府。

香港,一個在公關場合不停宣稱自己是亞洲的國際城市,然而,我們樂於享受如此桂冠,生於安全及幸福感時,他們的無能為力,甚或是失去鄉土的悲哀,在我們的視覺里幾近透明。

一些高叫「反對難民居港權,全港市民保家園。」,或是反對政府以公帑接濟難民的人,他們喜好把難民常干犯刑事罪行的事件連繫,但有沒有想過,他們先在宗主國被受生命的迫害,然後很辛苦的來到了我城,居於夾縫之中苟且偷安。而問題曷,如果上述的案件,是可以讓他們有合理的工作機會,為何不可以成為社會政策的一部分。一邊指責他們「分薄公共資源」,一邊的不予以他們合法工作的勞動權,是那門子的邏輯 ? 當有人高叫這城需要增加一千萬的人口,當中需要承載將來安老宜寧的責任之時,又為什麼不讓他們構成我們的人口部分。當然,更進一步的是要批判假以時日僱主對他們無限制的剝削。但是,沒有勞動維持安穩生活的權利,那是太過罷。這不是一種愚昧的排外嗎?

讓數千的難民、尋求庇護者及酷刑聲請人分享香港繁榮,讓他們可以在我城得到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及幸福,為何不可,何樂而不為。

剩下,就只是你們的包容,放下排他的偏見,及化解對那陌生他者的恐懼心理。

祝願各位有更包容的心,面對這充滿挑戰的2014年
2014年元旦

延伸閱讀:

難民關注團體籲斯諾登申請難民身份: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37

難民住豬欄 退休富豪奮身對抗不公義: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402

難民滯港9年 前路依然茫茫: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440

滯港難民有家歸不得: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532

報導炮轟難民組織 Vision First指控《東周》《虎報》誹謗: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8222

難民住雞寮 慘無人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8naQSb9OKo

BBC中文网视频:香港将自行甄别难民身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51_qIdC9E

難民促增生活津貼3500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6UgnMqRQNY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 : 麥高登教授抗議香港現行難民庇護政策
http://site.douban.com/146468/widget/notes/7290213/note/274038553/

(1)http://www.legco.gov.hk/yr05-06/chinese/panels/se/papers/sews0718cb2-2747-1c.pdf

(2)當中包括終院非常任法官梅師賢(Justice Anthony Mason),終院法官包致金

(3)終院:香港應獨立甄別難民,2013年3月 : http://www.nanzao.com/tc/hong-kong/5652/zhong-yuan-xiang-gang-ying-du-li…

(4)警方的數字顯示,去年全年共有四千一百卅五名非華裔人士在港干犯刑事罪行被警方拘捕,較前年增加百分之三點一,主要涉及雜項盜竊及店舖盜竊。另有近五百人因傷人及嚴重毆打被捕,刑事毀壞被捕個案亦升一成五至二百廿四宗。警方去年拘捕了四百一十四名非華裔非法入境者,較前年增加五成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