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二O一三年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nspoldoj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nspoldoja)

 

當您讀這篇文章時,2013年應該已經成為歷史。無論您喺2014年,2015年,或者更遲先讀到這篇文,您都會應該會同意2013年對香港人嚟講,係一個既難過、亦難忘嘅一年。對善忘嘅香港大眾,梁振英上台一年以來點起嘅處處火頭,當中包括大宅僭建(Well,點解唐太要被檢控,佢就無事)、懷疑黑金政治(佢應該係喺香港第一位獲得疑似黑社會人士出錢出力支持嘅執政者:雖然64原兇老鄧講過話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被指為幕後的「一男子」去否決發電視牌給王維基,都只是小菜一碟的。真正令深深刺痛香港人的,反而係政府一連串激化港中矛盾嘅優待中國新移民政策。

 

港中矛盾嘅前因,是由於基本法中嘅漏洞,以及中港自由行帶來嘅種種問題引起。呢啲前因對香港人嘅影響,可以話係全方位:如果用《金田一事件簿》或者《名偵探柯男》嘅terminology,就係無差別害人法。對嬰兒及媽媽,奶粉被走私客買光絕對係切膚之痛;對適歲兒童及每年交足稅嘅家長,幼稚園及小學學位要和「雙非兒童」分享,更要被從未在香港交一分稅嘅「雙非家長」埋怨話無包容心,當然會氣上心頭;中學畢業生又因為各間香港嘅大學寧願留學位及獎學金給中國留學生(Well,美其名為國際化)而拒收合資格本地中學畢業生嘅背景下,被迫無得讀大學;大學畢業生即使成功畢業,亦因為,樓價被來歷不明嘅中國資金推高到一般人不能負擔,變成無殼蝸牛。香港人對中港政府,以及各公營機構優待中國人及中國新移民嘅政策,覺得反感是很自然的事。

到年尾,港府好似怕大家仲未夠罄,重要句句夭心咁提醒香港人係「舊香港人」, 要好好對待同埋唔可以歧視「新香港人」。雪上加霜嘅係,在12月底,香港終審法院裁定港府違憲,命令港府要給予社會福利給新來港中國移民。港府決定舉手投降,而財政司司長送給香港人嘅聖誕禮物係同香港人講「香港嘅長遠財政狀況會出現入不敷支而可能雖要加稅及發債」。香港左中右各政黨又因為各種不同理由,完全當無事發生。正因為現時香港人面對種種由中國帶來嘅負面影響,我們可以預見,另一輪更大型的港中矛盾,又再醞釀中。

 

要解決現時嘅問題,的確需要有一定嘅智慧、運氣、以及能力。先說「新香港人」問題,整個問題嘅起因,係港府及其支持者不停用輿論去提出,新香港人能解決香港人口萎縮的問題,亦表示香港的社會是移民社會,香港人不應大驚小怪。其實問題咎結,係港府嘅政策明顯傾斜。首先,港府放棄審批中國嘅移民申請,甚至當有人發現中國讓在香港縱火誤殺入境處官員嘅人大搖大擺地移居香港後,港府仍表示不覺得有問題;反而港府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士作出諸多為難嘅政策。有關種種,令到香港人覺得港府在決定政策時,係明顯偏袒中國人。至於香港是否移民社會,基本上係無需討論。在歷史上,香港是中國、東南亞、南亞、甚至歐美人士的避難所,在過去幾十年移居香港的人士,大多數是自力更新,希望以香港的獨特環境,去闖出一片天。他們大多會努力去融入社會,學習本地語言(即廣東話或英文)。不過,近年來港的中國移民,不但沒有去自力更新,反而要求香港人不要歧視他們,要盡快給予他們一切福利;而且他們從沒有去融入社會,亦不去學習本地語言,反而指本地人說廣東話是歧視他們。這些有歪常理嘅講法,竟然獲得不少親中傳媒報導支持,而港府亦沒有作出太多澄清或回應。

其實,香港人是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為尋找自由、平等、及發展機會的人的後裔。雖然大部份香港人的祖籍是來自中國南部,但香港人嘅文化是包容了東方文化,以及西方世界的人人平等及公義社會嘅世界觀。在文化研究範疇,香港人是一個和中國及台灣不同的文化族群。所以,當這一群中國新移民拒絕認同香港人這個獨特的文化族群身份,根本就不能自稱及稱為香港人。

 

至於要解決福利支出入不敷支嘅問題,用加稅去填氹係有違反港府經常話嘅市場經濟方向;賣債券則有違「基本法」講嘅審慎理財(因為要長期還息)。所以,其中一個政治正確嘅方向,就係減少人均福利支出;亦可以精簡政府架構(例如香港的警務人員比例喺世界名列前矛,絕對有減少人手嘅空間)等方法去達到收支平均。不過曾俊華都好似唔明!

其實治標不如治本,要解決一切問題,就要大幅修改基本法(這一定會受到中共的阻撓),把一切不合理及有問題的條文刪除及更改,甚至在必要時,要從寫新憲法;同時要確保香港政府能完全自治,真正向香港人(並非中共)負責,這樣做才能令香港人對港府制定的政策有信心。在這一切能達到之前,香港人只能期望香港的官員,能夠正直地以及以為港人謀福祉的方向,去處理一切問題。

 

作為總結(以及2014年新年願望),希望香港人一切事事順利,香港政府能夠真正向香港人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