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幕前】與夢想控制塔對話: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文:黃頌朗

mitty

“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 也許是整套電影最深刻的一句。原曲是 David Bowie的 Space Oddity,如有印象,國際太空站駐站太空人 Commander Chris Hadfield 半年前也曾於太空翻唱過這首歌拍成MV

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
Commencing countdown, engines on
Check ignition and may gods love be with you …
This is major Tom to ground control, I’m stepping through the door
And I’m floating in a most peculiar way
And the stars look very different today

歌詞原本只是描述倒數太空梭升空、以及踏出太空艙漫步的場景。地面控制中心與太空人的對話,向來都是冷冰冰的報告狀況,但踏出太空艙的一刻,卻多了一點的人性。異常地飄浮在穹蒼之中,每天看起來都是一樣的星星卻略有不同,不是外物環境的轉變,而是自己心靈上的感悟。電影就是掌握著這種以人映己的變化,當新來的主管以這句嘲笑主角 Walter Mitty 愛發白日夢的時候,歌詞同時還暗示著他將為自己的夢想踏出第一步的人。昇華歌曲與電影之間的關係,還有從酒吧跳上直昇機的一幕,幻想中的女神Cheryl自彈自唱著 Space Oddity,如心坎中的一把聲音,帶他跳出自己舒服的圈子而歷險。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發夢王大歷險》,電影的賣點是主角Walter Mitty 的成長。從一個喜愛發白日夢,甚至幻想得太入神的人,勇敢的踏出第一步,親身感受這個世界,由羨慕其他人的故事成為有故事可說的人。從鼓勵觀眾放眼世界擁抱生命而言,電影確實很用心。可是,人物關係過份顯淺片面,劇情卻過份堆砌致使電影後半部分可謂不堪入目。失蹤底片的去向,封面相片的內容,Cheryl的雪櫃維修員,支撐劇情的三個重點也毫無新意驚喜,墮入荷里活的公式化,甚至可謂爛尾。

最後,關於這套電影有趣的反思,是Walter Mitty 的視角被套在所有觀眾身上,大家都是 Walter Mitty,沉悶生活中渡日,FF著不同的故事。誰人有登過喜瑪拉雅山?誰人有逃離火山爆發的經驗?誰人試過從直昇機跳下海?這套電影站在夢想的高地,用最能建構夢想的手法──電影,向一班坐在黑房裡銀幕前的觀眾說教他們未能踏出夢想的一步。不知是鼓勵,還是諷刺。

【銀幕前】:

電影是個很引人入勝的媒介,銀幕後面的是數以百人的製作隊伍,竭力建構一個虛擬的世界,讓銀幕前不同國籍背景年紀的觀眾感受未曾擁有的體驗。【銀幕前】這個專欄如是,讓讀者從另一個角度重新再認識一套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