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知道甚麼是民主嗎?

(公有圖片)

(公有圖片)

 

2012年秋,時值星巴克咖啡進駐善衡的咖啡閣,惹起風波,中大學生會和一些關注組群起反對。善衡學生會馬上就發起了書院內部的全民投票,決定學生會的立場。為甚麼要發起公投呢?原因就是茲事體大,但我們的政綱又沒有表明立場,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決定權交給全體書院學生。當年,我曾經建議當屆的中大學生會舉辦全中大的公投,卻被中大學生會反對了。他們的原因是,公投只能二元地讓學生表達立場,而不能夠有全面、多角度的討論。大概他們的想法是,他們的代言,比起公投的諮詢場合,更能引起全面、多角度的討論。

我以為中大學生會這種妄自為學生代言的習慣會隨交莊而消弭,所以天真得投了給現莊信任一票。及至去年12月,中大學生會就新移民綜援案發表了立場清晰、支持新移民領取綜援的聲明,隨即惹起了一批同學留言反對,及後還發起了聯署表明立場,聯署有448個校友和同學參與,比起中大學生會以往舉辦的同類網上聯署都要多。然而,中大學生會到現在,都還沒有回應過同學的意見。

 

何謂民主?從字面解,就是主權在民的意思。中大學生會的所有權力都是屬於全體會員的,經選舉授權予幹事會執行公權力。這種授權並不代表幹事會當選了就是皇帝,可以隨心所欲而行。幹事會執行公權力時,必須根據選民所授權的政綱內容行事。政綱是選民意願的惟一表達,任何偏離政綱的東西都不能準確表達民意。幹事會亦其實從來沒有被授權過去執行任何政綱以外的行動。

在現實的民主選舉中,一旦政黨憑其判斷,決定作出政綱以外的決定,選民仍然可以在下次選舉中,以選票表示是否認同該政黨作出過的一切判斷。在這種情況下,政黨作每一個判斷時,都要考慮未來的選票,而以民意為重要依歸,體現民權。如此,民主依然是能被體現的。然而,眾所周知,學生會的選舉每年一度,每屆內閣之間沒有必然承傳關系,也沒有政黨。如果一屆內閣作出了偏離政綱又偏離民意的決定,選民還有甚麼方法表達立場?除非學生會認為他們的下莊有責任為現莊的一切決定負上政治責任,否則,基於這種特殊情況,學生會比起政黨更加有責任事事按照選民作出過的惟一授權──政綱行事。

綜觀現屆幹事會「庭燎」參選時的政綱,裏面完全沒有提及過對於新移民福利的任何看法。換句話說,選民在投票選幹事會時,完全不知道這個內閣認為新移民是否香港公民,不知道這個內閣認為新移民應否領綜援,甚至不知道這個內閣認為新移民應否全部趕出香港。中大學生會所發出的聲明,完全是在政綱以外憑空構建的,在本質上與一份「中大學生會支持美國太空總署與外星人接觸聲明」沒有分別。在選民從來沒有授權過的情況下,在不知道選民是否認同的情況下,又在選民沒有辦法在下次選舉表態的情況下,幹事會究竟是憑甚麼利用公權力,代表全體會員作出一份立場鮮明的聲明?

 

我聽過一種說法,指只要中大學生會做的事,沒有明顯與政綱相悖的地方,就可以做。這種說法非常危險。因為一旦我們對政綱的重視程度下降至「只要沒有相悖即可」的地步,以後的中大學生會應該要把政綱寫得越少越好,以盡可能減低相悖的機會。這又是大家所樂見的嗎?政綱的一字一句,都是選民對幹事會作出過的惟一授權,我們必須惜字如金,重視裏面的每句說話,沒有直接提及過的,就不是選民意願的一部分,寧可不做,也不應該妄自代表民意。

我也聽過另一種說法,指如果中大學生會遇上緊急情況,而民意清晰,必須作出回應時,即使政綱沒有寫明,也應該可以有立場。我是同意這種說法的。但是一旦作出這種決定,學生會就必須冒一個政治風險,就是他們的立場會被選民反對。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幾百個同學群起對聲明表示反對,顯示聲明所代表的民意絕不清晰。既然如此,中大學生會是否應該先撤回聲明,然後與選民就此事進行進一步溝通,待民意清晰後,才重新作出一份能夠代表整體民意的聲明呢?這個世界哪有一個團體,是先要發出一個代表整個團體的聲明,之後才在團體開展討論的呢?「先有立場,後有討論」這種說法,如何體現中大學生會在佔中時所鼓吹的「審議式民主」?中大學生會又何須就普選原則舉行學界公投?先有定論,然後再在學校討論就可以了。

中大學生會過去一直走在社運最前線,經常高呼爭取民主。假如中大學生會連校內民主都未能做好,以致中大學生不住高呼「中大學生會不代表我」時,何以讓人信服,你堅持的是真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