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陷了的舞廳?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ichard, enjoy my lif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ichard, enjoy my life!)

 

《南方舞廳》這首歌,都出了快十年。十年前聽,我坦承我聽不出味道。

隨著人愈大,關心的事亦愈多。亦愈來愈喜歡這首歌和這闕詞。自己有些解讀,不論對錯,至少這首歌,對我而言,是個平台,用以觀照發生的事。

近日,其實更準確說是近年的一些事件,又令我聽起這首歌來。

 

曾幾何時,我們的南方舞廳,是個所有舞都能跳,所有溫暖都能要的自由地域。南和北的對比,不是方向,更是自由和羈絆、多元和一統的對比。

又曾幾何時,廳中的人們,曾經向北方的「你」,交出過信任和期待。直到現在,心意遭到踐踏,都市,距離淪陷又有多遠?

北方的「你」,意想的、追憶的,是數百年,甚至是數千年來的歷史。如此一來,他自然誣蔑南方的「我」是失憶。但其實只是「我」有著和「你」截然不同的記憶罷了。正因為這種「失憶」,「我」的舞廳,才能所有的舞都跳。而且「你」在當年,亦許下承諾,不會把記憶強加在「我」身上。但這在更在之前的一次事件,亦證明「你」對這種記憶的「重建」,耿耿於懷。

 

我們各有所想,各有所戀。「你」有著「國」的身世,高貴、脫俗。「我」只是有著個「地方」的身世。既然只會荒廢感情,請「你」放過「我」。

放過我的都市。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