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從五月天的象牙塔說起

文:逸

24ec5p22

圖片摘自蘋果日報

紐約第六大道一間星巴克,輕描淡寫的音樂在空氣中迴轉,加快了窗外行人的步速。車窗貼着星條旗的巴士一輛接一輛的駛過,過路人有時張眼望望咖啡店內,但以店內人的動靜,倒也難說到底是誰在看櫥窗內的對方。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人進了又出出了又進。這樣的一個下午,電腦屏幕顯示的一切,彷彿完全來自另一個世界。

縱然我本來就少看電視,但我不難理解為何香港人都不看CCTVB的膠劇。急轉直下的台灣反服貿運動,從佔領立院開始,不到一週時間,那邊廂還在辦講座、在討論歌手的反應,這邊廂行政院就突然淪陷,然後在外地的我還未有時間理清定睛的時候,國家機器就啟動了。如此高潮迭起的時事,扣人心弦至此,哪是一眾編劇所能力及?

本來有一些感想未及動筆,要不現在,就從昨晚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的舞台上哭得一塌糊塗的五月天說起。

市場這種巨獸

自問雖算是五迷但年資尚淺沒有陪他們(或是讓他們陪我)走過十五年光陰的我,心中也清楚,五月天絕不是那種「我討厭政治」的樂隊;所以本來預期他們會說一些甚麼的我,對他們會陷入現在這種窘境也感到有點意外。之前他們一支《入陣曲》、頒獎台中表演的《起來》,其實都說得很清楚:他們是有想法的,他們沒有政治潔癖。那麼為何他們這次會碰上「討好大陸民眾」這種重罪呢?當然其一是阿信在微博一句「我們也從未反對服貿協議,更不希望製造動亂對立」(不少人引用時忘了將簡體字『制』換回『製』),但當中很重要的是大陸五迷因五月天面書分享《起來》MV而引起的幻想,及台灣五迷因「大陸封殺台灣歌手」這不脛而走的傳言而引起的幻想。我自己也有聽聞過這則消息,卻未有在主流傳媒(起碼會印報紙的那些)的報導中確認過。而要平反這條罪名,最有力的證據莫過於阿信昨晚自白中的一句「我的眼中,從來沒有市場」。

但弔詭的是,他承認了「想要討好所有的人」這條「罪名」。他說:「用音樂討好所有的人,讓你願意聽我們唱歌、聽我們說的、聽我們相信的。」這句話其實不僅是音樂人的心聲,也是很多創作人的心聲。寫一篇文、畫一幅畫、作一首歌、建一棟樓,很多人(最起碼不是純粹想賺錢的人)都想藉他們的作品去表達一些想法。那些想法,可以是純粹該範疇內的,比如是探討建築空間的形式的;也可以是關於個人、關於社會的。五月天自《後青春期的詩》闡述個人成長後,上張專輯《第二人生》的命題集中於面對末日的個人感受之餘,也明顯地比以往的任何一張專輯着眼社會;《諾亞方舟》巡迴演唱會所蘊含的反核意識更是昭然若揭。那麼,很明顯地,他們的確是想藉他們的音樂去表達一些想法、一些信念。

只是他們的信念,很集中地都着眼於個人的表現:《倔強》、《憨人》、《2012》、《第二人生》、《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等講述個人意志、理想的作品俯拾皆是。而切中社會議題或現象的歌曲,大概只有《入陣曲》、《2012》及《三個傻瓜》等寥寥可數;而不得不留意的是,這三首都是比較近期的作品。

需要覺醒的五月天

五月天不是首次被指「偽搖滾」。「搖滾精神」一詞定義雖本不明確,但大致上至少包括「自主意識(簡單的說就是反思甚至反叛)」、「愛與和平(反戰)」、「享樂主義(在五月天身上更多的是以『活在當下』混和叛逆的主題來呈現)」等等。那麼,單以主題來說,五月天也不能算作是不搖滾的樂隊,頂多就是「未夠搖滾」。

只是搖滾精神當中,「愛與和平」這部份這次明顯地將五月天陷入兩難當中。如阿信昨晚的感言所述,「不管是誰、不管是任何人,都願意互相傾聽、互相相信;強者願意傾聽弱者的恐懼,富裕的人願意扶助有需要的人」這個想像中的畫面,早就將他們帶離了政治。所以他們的着眼點根本在於兩岸的人能否和平共處(所以獨不獨立似乎不太重要)、大家能否快樂(或者他們能否帶給大家快樂)。只是他們這種想法未免有點過份天真。

我不是台灣人,不知道台灣人普遍的政治、公民意識有多高,或者倒過來說,有多政治冷感。阿信在微博的回覆中也有一句「非藍非綠更非獨」,那這是代表五月天沒有政治立場嗎?但以他們的前科來看,他們起碼還會對切身議題有明確立場,「非藍非綠更非獨」這一句,與其說是他們不理政治,倒不如說是他們早已看清了政治這趟渾水,對台灣藍綠、統獨之爭感到意興闌珊嗤之以鼻。換句話說,他們有着大人的心智,卻情願繼續相信「音樂就該音樂」(《OAOA(現在就是永遠)》),試圖以小孩的身份繼續玩自己的搖滾樂。所以他們一直在鼓勵的,都是追尋自己的夢、做自己愛做的事,卻沒有明確的「要改變世界」之類的話。

但從踏出華人圈、迎向世界的一刻起,他們在中國影響力越來越大並越來越易跟其他地區產生爭執的情況下,實在不能再駝鳥下去。觀乎他們的音樂、歌詞,我相信因着他們的閱歷,他們正在增加音樂當中的社會元素。Beyond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也是他們音樂的社會元素。但如《光輝歲月》當中的反種族歧視思想,基本上已是普世價值,毫無爭議餘地;相比起五月天試圖成為兩岸橋樑而置於磨心當中,五月天要承受的壓力也自然有過之而無不及。

身為一個五迷,我當然不喜歡看見偶像下淚;但我更討厭看見偶像因渴望大家以和為貴而委屈自己。我情願看見五月天在演唱會上大大聲聲的為自己的政治理念疾呼,多於看見他們為使我們開心而逼自己不關心自己明明就很關心的社會議題。如果他們樂於看見我們為自己的理念而「入陣」、「起來」,我也樂於看見他們忠於自己、面對自己真正的所思所想。如果有一些樂迷只會因為歌手的政治理念而討厭他的話,他們稱不上是樂迷。我認同音樂就該音樂,所以音樂以外的政治不該影響到一個人對音樂的判斷。換個說法,你可以不喜歡他們的音樂、不喜歡他們的想法,但獨因不喜歡他們的觀點就全盤否定他們的音樂,就未免對一個創作人太不公道了。

阿信紐約感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kEZhjyzwg

來源(需註冊帳號才可閱讀博客):http://aaconan.freehostia.com/airopolis/index.php/81-2014-03-26-06-35-03/74-2014-03-26-06-34-00

作者簡介:

入世未深、見識未廣、心智未熟、文筆未純,但仍愛寫字、思考的倔男孩。別無所求,一點點就夠。
個人博客:《逸記.Anecdotin》http://aaconan.freehostia.com/airopo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