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那些事

unnamed-5

 

在上海的最後一天,你在旅館的咖啡廳裡為朋友寫着明信片,人在異鄉給別人留字的感覺特別愜意,只是明信片的設計很狡猾,叫人不敢寫得太深情,所以有時候也不能責怪一些寄片人寫「我在這裡好開心」或「你有機會要來一遍哦」之類的場面話。不過明信片的意義就是讓你用親手寫的文字向收片人訴說心事,再說要尷尬也是以後的事,所以你也沒有想太多,想寫甚麼就寫甚麼。

 

「嗨,你自己來旅行的嗎?」你抬頭一看,原來是坐在你附近那位金髮綠眼的洋人向你問道。你有點驚訝,因為在你認識的洋人當中沒有一位會講國語,你再瞄了一眼他桌上那杯快要喝完的咖啡,大概是他閒着無聊想找個人聊天,於是你就擱下筆來和他閒聊幾句。

「是的,為甚麼你會講國語呢?」「我以前在芬蘭唸書時有學過,之後來到中國工作後就幾乎每天都說着。」「真巧,我有位同學之前在Helsinki當交換生,他說芬蘭的雪景和北極光都很迷人,只是冷了一點。」「對,我就是Helsinki來的!」他一臉驚喜地說。是的,唸大學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即便你自己不是很利害,但你身邊總有一堆很利害的同學,進一步說即便你沒有一些很了不起的經歷或往事,你身邊的同學也肯定會有,偶爾借用一下能夠讓你在別人面前侃侃而談,難怪別人都說這年頭認識人比認識字重要。

 

聊着聊着,本來唸歷史系的你心裡想要趁這機會向這位洋人講述一下上海的歷史來滿足一下自己愛現的欲望,但原來他懂的也不少,而且走過的省份和城市也比你多,也對,會講國語的洋人對中國有相當的認識也是意料之內,所以你也不好意思多說甚麼。當話題面臨瓶頸時,你想起你爸爸曾經說過,如果跟剛認識的男性朋友沒有甚麼特別的話題時,可以試試聊女生,於是你問說:「你知道中國哪個城市的女生最漂亮嗎?」

「哪裡?」那洋人嘴角再度上揚起來。「重慶,這是我在南京大學時聽一位教授說的。他說因為重慶人好辣,而吃辣有助祛濕啊促進新陳代謝啊等等,所以那裡女生的皮膚和臉色都不錯,自然就比較漂亮了。」「噢,這是我聽過的第三個原因。」接着他把其餘的兩個原因娓娓道來,分別是因為重慶是西部的大城市所以吸引到不少年青人到那裡就業,量變促成質變;另外由於重慶位處盆地,霧氣較重,煙雨迷濛下的女生自然讓男生多幾分遐想。你也沒想到原來還有其他原因,果然薑是老的辣,他這塊老辣洋薑應該嚐過不少重慶的辣食和辣妹吧,難怪他說他最喜歡的中國城市就是重慶,害當時在上海的你也想要到那裡走一回。

 

時間也差不多,洋人表示要離開,你說:「給我你的地址吧,下趟旅行時我就可以給你寄明信片了。」「交換微信不是更方便嗎?」說罷,他寫下了他的微信帳號給你,再與你握個手,搭個肩,然後就離開了。而你還留在那咖啡廳裡,繼續寫着那些不太方便的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