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離開,不應再打攪愛人對不對?

photo via cc user ivy.hylin

photo via cc user ivy.hylin

 

我因為再次聯絡Lincoln而被Elise臭罵了一頓。
「葉希林,我真係唔想有你咁嘅前度囉!」
「點解?」
「離開,不應再打攪愛人,對不對?」她唱著楊千嬅的歌。

Lincoln是我在英國讀大學時的男友。我對上一次見他是差不多要跟Timothy分手的時候,就是我經痛得要死,Timothy硬要拉著我陪他逛街揀牛仔褲挑波鞋的那一晚。他當時買給我的那杯熱朱古力的暖,到今天仍纏繞我心頭,對,只是暖,而不是甜。後來沒多久,我表弟Linus在尖沙咀The One碰到Lincoln跟女朋友拍拖,我不以為然,連氣也沒有倒抽,只祝他幸福快樂。 …

直至上年平安夜,我禮貌地傳了一條WhatsApp短信給他:「Lincoln, Merry Christmas.」那夜他沒有回覆,直到第二天一大清早,他說:「Sorry, I didn’t go out last night and fell asleep very early. Still, Merry Christmas, Ash!」噢,怎麼平安夜都不跟女朋友慶祝?他跟她,散了嗎?由於當時我跟Tomi正在發展感情中,甚至一度以為會跟他在一起,為免麻煩,Lincoln的事我只是空想,沒有追問。

 

這樣,沒見面兩年了,他的律師實習期也完了吧?上星期,我如佛陀在菩提樹下頓悟,從前認為與舊情人見面這種事可免則免,忽然卻覺得要珍惜曾經相愛(或單戀過,甚至被單戀過)的人。舊情人曾經與你交心,人愈大,愈難跟新認識的人交心,但舊情人卻是熟悉你生活習慣與了解你性格的人(我假設你們拍拖時心靈有確切地聯繫過),畢竟世界上並不是有許多人了解或願意了解你。然而,與舊情人再會,有兩個重點:

一、你要不討厭他/她
二、你不為再續前緣

所以,並不是每個舊情人都可以見。Lincoln,我可以見,甚至主動撥電話找他也不介意。

 

我曾經以為Lincoln會對我死心塌地一輩子,但噢,這晚,我發現他不再愛我了。這樣也好,因為意味著我們終於可以發展一段純過蒸餾水的友誼,而且會是彼此了解的朋友。證據載列如下:

 

他不再愛我了,證據一:

「Lincoln,星期四晚得唔得閒呀?」我在話筒說。
「嗯,應該可以。」他的語氣有點冷淡。
「好,見面再講。」現在,由於他冷淡,我更要熱情;從前,總是他熱情,我冷淡。好犯賤。星期四下午,我跟他說我想去Happy Hour,沒想到他竟然拒絕我,說晚上還有案例要讀。以前,我說要去哪兒、要做什麼、要吃哪間餐廳,他都一一答應。我們相約在The One會合。每次我來到這裡,都唸唸有詞:「你估搵The One真係好似搵尖沙咀呢個The One咁易咩?」這次,感受更深。雖然,我從未有界定Lincoln是我的The One,但我會說到目前為止,他是除了我爸和麥當奴叔叔外,我遇過最疼愛我的男子。可是,我知道這些都是過去式,如果我沒劃上句號,我能大膽假設,我們會是現在式,甚至將來式。咎由自取,冇得怨。我氣定神閒、漫無目的逛街等他。

 

我們還記得對方的習慣,證據一:

下午7時,他準時出現,蓬鬆的頭髮黑到像染過美源髮彩。他摘下了從前的黑框眼鏡,換了一副錏色金屬商家佬會戴的那種眼鏡,眼鏡框下面還隱約看到他以前沒有的眼袋和黑眼圈;他沒有長高,卻長胖了;他不再揹單膊袋,換了個Samsonite黑色背包;他不再穿T恤和牛仔褲,改穿藍白條子恤衫和黑色西褲。外型不同了,可幸的是,我們的相處沒有半點陌生感。甫一見面,我就說:「你以前明明話酒精係你嘅提神良藥,Lunchtime都要開枝啤酒飲,下晝先寫到Essay架喎!點解今晚唔可以去Happy Hour?」
「唔得喇,而家年紀大呀!」他回應。我望一望商場的鏡子,心裡感到十分踏實,因為感覺自己的膚質比兩年前好。Lincoln隨年紀增長及工作疲勞而出現的眼袋與黑眼圈,我都冇。

 

他不再愛我了,證據二:

「我朋友話有間日本菜好食,去試吓好嗎?」他問。
「我想去新記食芝士麵呀!」
「邊度?」
「香檳大廈。」
「好雜喎!」他皺著眉頭,難道怕我會拉他去時鐘酒店?
「冇事嘅!」
甫進香檳大廈,他的眉頭就一直維持深鎖的狀態,更說:「如果比人影到我嚟呢度,以為我開房就死得喇!」Lincoln Lam,跟我在一起很失禮你嗎?我忍不著「西」了兩秒面,他應該看不到。一會兒,他又說:「喂,如果冇冷氣,不如我哋走,去第二度食。」這晚,他二度推卻我的請求。錯,不只是這晚,而是這麼多年來,他就只有這兩次拒絕我。他好不容易才吞了一碗芝士豬頸肉撈丁,而我卻吃得津津樂道,再要點多一客魷魚。當年,我尤其愛茶餐廳的常餐,感覺像港式的All day breakfast,他說他也愛。我開始懷疑,他口中說的喜歡,只因為我喜歡,心底都不喜歡。但那些年,他陪我吃了很多個常餐。他一離開餐廳便嚷著:「好滯呀!」以前他從不抱怨,現在才像個人。

 

我們還記得對方的習慣,證據二、三、四:

「唔好嘈,我請你去飲咖啡!」
「去邊好?」
「Elements。」我會提議圓方,是我知他一定喜歡。昔日我們常在圓方「打躉」,第一次在香港的約會也在這兒。在The Grand看電影(他至愛The Grand的座位),在王家沙吃上海菜(他至愛的菜式),在ThreeSixty買生果(他至愛吃生果)。他一進LGB,便倒抽一口涼氣:「早知一早嚟呢度啦!」我睥睨了他一眼,他再補充:「又唔係嘅,你要食芝士麵呀嗎!」我拿著餐單,嚷著要猜猜他會點什麼:「唔係Espresso就Mocha架啦!」他很奇怪的,飲Espresso不會加糖,但又會飲Mocha。我再補充:「而家咁夜,我估你會叫Mocha。」他點頭,我也讓他替我揀飲料,測試下他仍否記得我的習慣。他一副悠然的樣子說:「咁夜,飲咖啡你又會瞓唔到,Melange Oriental好嗎?你應該會鍾意。」咖啡來了,茶來了,蛋糕來了。我喜歡他為我點的茶,本說要減肥不吃蛋糕,但他的Opera來了,我又想吃一口,他知我的性格,沒待我開口就給我遞上餐具:「試啲啦!」我們又像從前拍拖那樣,二人分享一件蛋糕。只是現在比當時輕鬆自在。

在LGB,我們隔離檯坐了一個女子,她獨個兒吃Set Dinner,待她埋單離去後。我跟Lincoln說悄悄話:「Lincoln Lam,我同你講,就算我一直單身落去,都唔會一個人食Set Dinner,我會拉埋你嚟!」幾秒後,我補充:「假如第時你未結婚。」
「就算結咗婚我都可以出嚟架!」
「唔好啦!你老婆會唔開心架!」我切身處地的想。
「咁呢個係我自由嚟架喎!」
「咁你今日有冇同女朋友備案呀?」
「我冇拍拖。」
他見我一臉疑惑,再說:「拍咗好短時間,散咗喇!佢係Control freak嚟架,成日都問住我去邊,同邊個一齊。」我忍不著陰陰咀笑,心裡卻在想:

「What the heck that you say she is a control freak?你以前都好鍾意問我去邊、食乜嘢、同邊個一齊,當時我覺得自己慘過我個做AO嘅表哥答Special FC啲Qs。」

這說明了他根本不太喜歡那個女孩子。我沉默不語,他續說:「咁你呢?」
「嗰晚你接咗我返屋企,我冇耐就同佢分咗手,之後一直冇拍拖喇!」
「我都慣咗單身。就算係鍾意,但一唔一齊冇乜所謂。」他竟然講出這種大智慧。不好意思,我對號入座,會解釋為他依然會守護我一輩子。為免FF太多,我刻意轉移話題:「喂,以前讀Linguistics個個Isabelle返咗嚟香港喇喎,就快結婚。」
「邊個?」他問。
「幾靚女架喎!我哋係113唱K識佢架呢!」
「唔記得喇!當時成班人我只係留意你一個。」
「當時呀嗎,而家我已經係殘花敗柳。」
「唔係啦!」

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又指手畫腳說想嚐一下第二款蛋糕。其實,一股難堪的感受直搗心窩,想衷心的跟他說一句「對唔住」。不愛一個人不是錯,但你不太愛又要跟他/她在一起就是很錯。我趁他往洗手間之時,趕快哼了幾句歌詞:
「大概當初我未懂得顧忌
年少率性害慘你 令人受傷滋味
難保更可悲 這心地再善良
終生怎去向你說對不起」- 陳奕迅《於心有愧》

「兜埋你返屋企?」我們埋單後,他問。
「你快啲返去做嘢,唔使送我,我想行多陣先。」
「咁好啦,Byebye。」
從前,他一定會陪著我。我看著他頭也不回地步往停車場,或者,現在案件都比我重要。我以為自己要於心有愧,其實他早就Move on了。我有半秒失落,但只限半秒。因為,現在心裡已經有另一個人。

但,原來,沒有一個人會愛一個愛不到的人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