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式剃頭感動佔中,也可造成抗爭時勢

 

看見佔中三子、陳淑莊等人以剃頭方式嘗試感動香港市民,得出來的反應不一。雖然也有不少早已被感召的佔中三子支持者大叫感動,但就個人感覺而言,一般市民大多的感覺仍是局限於「戇尻」、「無嘢搵嘢來搞」的地步──當然,那個福至心靈的大提琴Live Band(再加一個木魚就Perfect了)伴奏和陳淑莊自備髮型師兩大賣點,更加讓整件事看起來更具娛樂性。

為了讓整件事能夠避免「膠化」,我開始想像這個儀式是否能夠「落地」,與社會大眾連結起來,於是我就想到了承接淋冰活動的熱潮,由佔中三子與陳淑莊開始,每人點名三位佔中支持者剃頭,如果不剃,就要列舉五個原因為何不能剃,然後做成病毒效應,應該會很好玩的。

但是想著想著,要想出五個不剃頭的原因實在太艱難了,不痛、不癢,可彌補(頭髮遲早會再生出來),最多不過是儀容上有點看不慣──我不會說光頭是醜,因為很多「戴式佔中」感召者都說內涵更重要、剃頭更美之類的原因,而且我不會歧視那些因與病魔搏鬥而脫髮的鬥士。所以,就連連鎖點名這一步策略也可省掉了,便直接來過剃頭感動香港的活動吧:所有戴式佔中支持者,立刻拿起你的剪刀,或預約你的私人髮型師,立刻剃成光頭(或BARCODE頭,原因下面詳述)!

 

「剃頭撐佔中」有以下幾個優點:

1. 剃頭成本低而形象清晰,試想像香港一夜間突然間突然冒出幾萬個光頭,這是多麼震撼的一回事!世界難道會有媒體敢不報導嗎?以後中央電視台在播映有關香港的片段時也只能全面打格,好不尷尬。

2. 剃頭不構成犯法,差佬就算知你撐佔中,在你面前也只無可奈何。

3. 剃頭讓香港人擺脫只取容貌而不取內涵的弊病,或許順帶也會由眼前的物慾轉向追求更高層次的價值,例如民主。

4. 建制派、官員本身亦有頗多光頭佬/類近光頭佬,為讓他們收納為佔中支持者,我們不妨讓這個運動連BARCODE頭、地中海也包含在內,也鼓勵一些佔中支持者剃頭時不全部剃掉,而保留一些頭髮。

試想想,當黃錦星、詹培忠、吳克儉、張建宗等人一夜間突然被迫「歸邊」撐佔中,萬詞莫辯,多麼可笑!而且頭髮不是說長就長回來的,假髮又容易被人揭穿,就算周融想反制也沒有辦法了。

5. 最後一點,也是最強的一點,就是連激進本土派也能收編過來。本土派一直以「戴式佔中」不以捍衛本土為主題而拒絕合流,誰知全球最激的法西斯本土派:新納粹就是以光頭作為成員的共同特徵,現在佔中成員全都變成了「光頭黨」,試問和激進本土派相比,誰更法西斯、誰更本土?

一旦「剃頭撐佔中」實行,本土派最後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立刻收皮,承認自己在本土路上不夠激進,「戴式佔中」將擁有最崇高的道德光環;二是跟風剃頭,宣稱自己才是真正的「新納粹」競逐法西斯本土的話語權。可是一旦剃頭,已等若為「剃頭撐佔中」增添新力軍,佔中三子不費一兵一卒,又將對手納為運動成員。

 

很多所謂佔中支持者,都是口惠而實不至,除了捐以外,就只懂哭號佔中三子犧牲甚麼甚麼、很感人之類的無病呻吟。現在本人的建議就給大家一次機會,以自己的髮型作為犧牲,顯示出你們支持「戴式佔中」的決心!甚麼?為甚麼我不剃頭?咪傻啦,我從來唔支持「戴式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