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熟客叫「你咁熟,咪俾多d 你囉」

 

有一種熟客叫「你咁熟,咪俾多d你囉」,「阿仔,你出哂汗,攞包野飲解渴啦」,「就連我阿媽唔識斬雞,不是在這裏買,佢都免費幫我斬」。

阿叔只會講:「幫到咪幫囉,搵d野做都好,反正又未有客」。

這種對他們可能是小事,但對我是一種感情。或者其他人有更多更深厚的事。在乎的,而是那種溝通。所謂的-街坊-。

今日。淨餘階磚。如膠似漆。凈下白色餘下的油痕跡,是二十年的回憶。

是養活我二十年的小店。看著幾個uncle,又黑髮變成阿伯。

燒味檔,看似只是一門很簡單的商店,但這我覺得是一個街市中的主要靈魂。飽肚、平、靚、正。原因更只在乎,快、狠、準。快的,你可以不足一分鐘就買到一個飯盒;狠,在每次入街市,都會聽到斬斬聲;準,每一舊也彷如沒有大細之分。

燒味檔,有的很平,有的很貴,有人會選擇去較舒服的連鎖店吃個七八十元華而不實的燒味飯,筆者覺得,除了沒有燒味的精髓,也沒有所謂的飯香。

我喜歡的燒味飯,絕不是所謂貪心的5:5飯與肉之比,而只不過希望燒肉肥瘦均衡,鹹甜適中;叉燒以蜜汁烹調,肉汁豐富,口感軟腍又煙韌;乳豬皮脆內軟;切雞雞肉夠扎實;燒鵝表焦而不過火,可以咇晒D汁出黎…………

可是,這,有時候簡單的街市,的確可以給到你。

掛在牆身的燒味,旁眼間,沾上了灰麈,沒帶手套的,又眼似糟污得很,就連膠匙拿上手,飯汁也沾濕了手。

擰眼看,這種的微不足道,原來…………………

我樓下的街市仲有d咩??唯一的燒味店都執埋….

就連其他的,也失守了。

而其他人會説,「執咪執囉,」「最多咪去第二到買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