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板燒雞腿包

 

相比大家都冇份的特首吮舉,老麥板燒雞腿包輕輕的走了才是尋常百姓的正經事。

一間餐廳狠心裁掉頗受歡迎及好評的食物,畢竟是很不尋常之舉,傻嘅人都知建立一個膾炙人口的招牌菜是多困難的事,就拿我的圈子做例子吧:內子戒吃牛肉,豬柳之類她也不感興趣(她是吃熱香餅餐都會放棄豬柳——我當然是清道夫),唯一能令她陪我吃老麥的理由,便是板燒雞腿包,燒雞肉質比較嫩,它的芡汁亦頗醒胃,在下風聞友儕之間,板雞算是人氣唔差嘅麥當勞食品,快餐來說,吃板雞不會冒險。

過去唯有讓它過去,來不及從頭喜歡你,板燒雞腿包就暫時被退休了,君要板雞死,板雞焉能不死?我當然不知道麥當勞內部經過幾多言堂之後才處死板雞,然而自毀長城這回事,香港人香港事其實並不陌生。

正如香港呢間餐廳,廿年來由心繫他店的賣港賊主理,牠們不斷斷送食客引以為榮的食品 —- 廉潔、法治、自由、人權 —- 香港現在就似一間賣剩一兩款前東主招牌菜的褪色餐廳,廉潔變成不潔,法治換成蛋治,自由空餘鼓油,人權淪為人豚,那班不肖的賣店賊日日敗家,昨日落一毒,今日炒一人,明日毀一枱,面不改容,這間餐廳的店長竟然是後街那班地痞黑社會欽點的小混混,契弟毀了餐廳百年基業,敵進彼退,然後就賴食客吵吵鬧鬧有破壞冇建築,屌你老母,有冇咁撚鳩屎嘅生意經?

面對如此境況,隨便一個正常人都知道呢間餐廳首先必須把賣店賊革職,同時硬起心腸對抗後街鳩屎餐廳的干預和搔擾,自強方可自重是常識吧。

香港這間餐廳臥虎藏龍,無能者竊居其位,有能者望店輕歎,盲的傢伙都看得出問題在哪,剩下的就是那些不想眼看餐廳早晚倒閉的人該做什麼,非不能也,實未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