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場上的特殊表現

 

大兒子逢星期日都跟幾個小朋友一起學溜冰,我稱他們為「學極唔識溜冰隊」,在溜冰場上又怕跌又怕痛,教練要他們重覆練習一個動作又叫悶。學習了一年多時間,都是流於企鵝般的步法,停濟不前。早幾天我特意播放了一段速度滑冰片段給大仔看:「嘩,好快呀!邊個嚟架?」。大仔年紀還小,我很難向他解釋片段中的運動員是誰,更難解釋這成績是如何得來不易。他是余祖堂,一名自閉症和輕度智障男孩,也是特殊奧運會香港隊速度滑冰選手。

 

 

祖堂2014年第一次到南韓參加特殊奧運會速度滑冰三項賽事,已奪得兩金一銀的驕人成績。回想祖堂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余媽媽純粹希望通過這運動鍛鍊祖堂大小肌肉和手眼協調。祖堂由上第一課時不斷埋怨說:「媽咪好衰!我好憎媽咪!」,到今天他已經出國比賽:「媽咪我得架啦,唔洗擔心我!」這段經歷看似令人安慰,但背後祖堂付出了莫大的努力。余媽媽說:「祖堂的平衡力極差,加上感覺統合障礙,以前到沙灘踩到沙、到泳池掂到水都會站不穩和大叫,試想像以他這樣的條件,去學溜冰這種連一般人都難掌握的運動,是多麼困難!」但換轉另一個角度,祖堂卻擁有別於他人的特質,令他有今天的成就。「自閉症人士絕對不介意不斷重覆做同一件事情,他們一般性格也十分固執性,教練要祖堂練習一個動作,別的小朋友可能會嫌悶,不肯做,但他會不斷練習,堅持到底,練到做到為止。」

 

 

袓堂現正即將代表香港在奧地利參加特殊奧運會兩項長途速度滑冰賽事。像祖堂這些選手,身體都有特殊的障礙,也有特殊的能力。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把祖堂介紹給「學極唔識溜冰隊」成員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