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救火的西西佛斯

 

人類是群居動物,我們的生活和文明無法逃避跟他人交流,有交涉就有矛盾和得失,如此這般便是政治,就算有些隱蔽老中青年說他們足不出戶日復日賴死在床上,但好歹也有個好心人給他們買飯添水吧,這些也是政治。

政治,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如果以火去比喻政治,我看也頗恰當——它是一場宙斯級的山火,有人就有交涉,有交涉就有柴有火助燃,永不止息,而亟欲解決政治問題的人們,就似西西佛斯版本的消防員。

在這個城市戴煙帽揹水喉救火的消防員,民望高,頗受大眾信賴及認同,畢竟香港的消防員除了間唔中拍下同僚裸照之外,相比當更和休班公安輪流姦淫擄掠打鳩人犯案,消防隊同人已經算是高風亮節。然而同樣救火的人,真心想解決社會問題的熱血人士,卻換來羞辱級的對待。

當然救政治這場火也有扮工人士,一邊點火一路(扮)救火、拿火水救火、用錯滅火筒、靠吹水救火⋯⋯ 冗員無日無之,搵食啫駛死呀?然而正是所謂政壇滿是演員,他們什麼都不缺,肚滿腸肥,只缺理順和解決問題之力, 穿着制服不救火的人唯有玩殘所有後來者,才能力保那套他們早已穿不起的消防衣,後生仔愈是一腔熱誠,愈是荊棘滿途,畢竟除了原本早已惡化的火勢,還多了許多永續救火員阻頭阻勢,年輕永遠是原罪,因為斷人衣食也是問題之一。

對於還抱着天真和憧憬去救火的年輕人,我是永遠的寬容和支持,沒有後生仔關心的火場是冇希望的,就算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來到這段落只得七勇士,我也願意當他們的第八人,只要人人都有這份救火的勇氣和決心,這城市還是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