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思潮解散一周年

題為編輯所擬。

今天是學民思潮解散一周年。

那時躊躇滿志,在初出茅廬的時候,拼力改變社會的青年運動,就是從這個小組織的開始。事過境遷,一年過後,我們已經散落於各個社會領域或位置,為社會改革的美好前程打拼。

學生運動無畏無懼,不再是我們這群青年人再適合吶喊的口號,但過去一年,不論是在自決運動、教育改革、選舉工程、學童自殺、社區營造、院校自主,甚至是如今全城注目的保良局地獄訓練營事件,其實也是有着一班「學民仔女」的身影。
政治氣候的變遷教人喘不過氣,一年前後的社會氛圍已是截然不同,目睹着昔日戰友面面俱圓地靠攏各派盼望賺取政治本錢,甚至是投靠建制陣營希望成為操弄政治權術的青年菁英,實在教人失望和心寒。

我只寄望在每年的這一天,還能夠看到大家的笑容,還有那種對於公義的執着,即使各奔前程,在談起那段青蔥歲月的街頭抗爭,還有團體裏結識的好戰友,亦教曉我們不忘初衷。最重要的是,大家對於社會公義仍不會至於麻木。

無人能夠預料,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們身處何方,但在未來的日子裡,只願我們能夠維繫這段除反國教到雨傘運動,五年累積下來的情誼,驅使我們在這條崎嶇的民主路上,繼續勉勵對方,在低谷失落之際扶戰友一臂,也在歡呼喜悅之時替大家高興,希望參與抗爭始於學民的一代,在若干年後,我們不以學民出身為恥。

。。。。。。。。。。。。。

謝謝你們,讓我能夠成為今天的黃之鋒。

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 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 時時其實還有
朋友 你試過將我營救
朋友 你試過把我批鬥
無法 再與你交心聯手
畢竟 難得 有過最佳損友
從前共你 促膝把酒 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 你有沒有
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實實在在 踏入過我宇宙
即使相處到 有個裂口
命運決定了 以後再沒法聚頭
但說過去 卻那樣厚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生死之交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節了 至覺未夠
多想一天 彼此都不追究 相邀再次喝酒
待 葡萄成熟透
但是命運入面 每個邂逅
一起走到了 某個路口
是敵與是友 各自也沒有自由
位置變了 各有隊友
早知解散後 各自有 際遇作導遊
奇就奇在 接受了 各自有路走
卻沒人像你 讓我 眼淚背著流
嚴重似情侶 講分手
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 那日我 沒有 沒有 遇過 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