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學生完成任務可以建立自信,而唔係要虐待折磨佢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jook)

 

我教中學的街舞班第一堂有一些一定會做的習慣:問他們進來做什麼,為什麼進來;要求他們以後每一堂必需換運動服,如果是上常規堂的藝術體驗課也起碼帶球鞋回來換。

問問題是要讓他們清晰自己的目的,再定下一些任務讓他們付出、完成來逐步達成他們的目標,由簡單的任務開始,讓他們付出成本,建立歸屬感,投入後自然會建立自信和紀律,這些都是教育的過程。

我很記得在我教東涌一間「比較多青少年問題」的中學的其中一年,第一堂上課前負責老師已經跟我說班中的學生有欺凌、援交、黑社會等等問題希望我留意,果然這一年我被學生用粗口挑釁過,有學生在課堂上打交,有學生離開再回來;我亦有罵過學生,但罵不是為了讓他們難過,而是為了逼他們去思考他們的初衷,他們在第一堂被問的問題和答案。

而這一年,有一位中一的肥仔,因為一些原因他被負責老師逼來上課,所以他很沒動力,經常不帶運動服來換,當他第三次答應我會帶運動服來換但沒帶時,他這樣答我

我:「為什麼又沒帶呢?」
肥仔:「我扭傷手不能上課」
我:「嚴重嗎?不上堂沒關係,但你有沒有去看醫生呀?」
肥仔:「沒有」
我:「為什麼?」
肥仔:「我剛剛小息扭到的,還未去看」
(dead air………)
我(假笑):「你是先知今朝早就知道你小息會受傷所以沒帶運動服,還是你覺得阿sir這麼蠢會相信呢?下次找籍口要想清楚知道嗎?」
肥仔:「那我可以走嗎?」
我:「去!上!課!下次再沒帶罰做二十下掌上壓再上課!」

其實我也只是一時生氣嚇嚇他,他沒再帶我就請他離開了,但之後他再沒試過沒帶運動服來上課。

學期尾,那位問候我娘親的同學、「她們上我們就不上」的兩個圈子和這位肥仔都完成了課程一起上台表演,完成表演後肥仔和粗口同學對我說謝謝時都哭了…… 而第二年當我回來再教時,他們已經被老師任命幹事幫忙點名集合。

教育,有時是需要逼的,特別是推動學生去嘗試時,亦需要定下目標任務去讓學生完成,但絕對不是折磨學生;我的課亦有學生上過幾堂離開,嘗試過後知道不喜歡而放棄,了解自己亦是一種成長,但當強逼一直持續而且帶有傷害性,那就是折磨。

有人甚至是家長說那些把小學生的臉壓在泥裡、不准他們洗臉直接吃飯、逼學生拿地上的泥吃、赤腳走到街市、以侮辱性語言及懲罰逼學生屈服,等等傷害折磨叫做訓練、培訓、教育,那是不是要像幾年前中國那些軍訓營有強姦有打死學生才醒覺後悔?是真的如某些家長說少少傷害死不去就沒問題?那我跟你說:「食屎都唔會死架,而且可以訓練求生意志,仲唔食?」你不吃,憑什麼逼小孩子去受這些苦,去滿足你們大人的支配欲?教育是以傷害強逼至屈服來拖行的嗎?

當然,七警行私刑都這麼多人說情有可原的反智世代,老師摳打學生其實又有何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