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zool)

 

曖昧,是我認為林夕填得最為精練,王菲唱得最為浪漫的一首。

一段關係甚麼時候突然開始,誰也意料不出。從眉來眼去,你進我退,互相猜度,我打你一下,你又取笑一番,如探戈舞曲,神秘而旖旎,正所謂朋友以上,戀人則未滿。那道界線,若隱若現,突然抹去又似過份輕率,大家相敬而賓,又似乎過於隔膜,想再進一步,又怕進取失據。這就是曖昧。

這是一個情感交戰的煎熬,又像甜但又似苦,老土點說,愛在心中口難開。更何況是否真的是愛情,那人是否真的是真命天子,亦難說得很。於是,才有一開始的獨白「眉目裡似哭不似哭,還祈求甚麼說不出」。但只是陪著你,伴看你抽一口煙,自己已經是「講不出的滿足」。一起首兩句,已經寫盡那種難捨難離的自我陶醉。

再來:「你的溫柔怎可以捕捉,越來越近,卻從不接觸。」明明是對我好,卻又保持距離。是故意?是無意?這樣說來,那個人也實在是高手嗎?應該怎麼辦才好?林夕落筆寫給王菲的歌,例不虛發,超級準繩,教人歎為觀止。再看看曲詞的結構(詳見表):

 

1. 眉目裡似哭不似哭->祈求<->說不出
2. 茶沒有喝乾早變酸->未熱戀<->已相戀(甚至是失戀?)
3. 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溫暖<->但未留住你

這種意象的描寫以及借題發揮,緊扣《曖昧》之題旨,一種兩者之間相互游走的錯置及矛盾,襯托入副歌前的「一表心跡/告白」,可謂匠心巧佈,但卻無刻意賣弄斧鑿之痕,極其難得。當然副歌的曲詞亦是經典中之經典,這一段在下絕對認為是百聽不厭之段。常讓聽眾聽過後,恍然若失,思潮飛到老遠,「如何回到當前」。無法不做文抄公,全套搬來一用: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望不穿這曖昧的眼
愛或情借來填一晚,終須都歸還,無謂多貪
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望不穿這曖昧的眼
似是濃卻仍然很淡
天早灰藍,想告別,偏未晚。」

繼續延續以上的鋪排:「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和「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有對偶的意味。他看著我那份曖昧的情意,我可看不出了。「愛情」是否真的只是來「填一晚」(那麼便宜?),「終須歸還無謂多貪」(這似是反問多於真的遵循本意!),當然,最高身價的是最後一句「似是濃卻仍然很淡,天早灰藍,想告別,偏未晚。」完全承接晚唐李商隱,融景入景,窩心到加零一。誰說這些不是文學?如果是小說筆法,則是:

明明已經想走。但一直送到門前,想分別。抬頭望向天空,天已灰藍,即早早已經下山,但可能他忽然來一句:時間好像還早。或者他不說話,只是有意無意的,輕輕挽住我的手(甚或衫角?),不讓我離去。面對這個情景,又是如何抉擇。寫失戀熱戀的歌,可謂是恆河沙數。但寫曖昧,如此精心傑作,真的不多。

金曲何須多,一首足以流傳後世。

 

【歌詞賞析】

《曖昧》: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
《冷戰》:多少年,共對亦無言
《執迷不悔》:就算疲倦就算是累,也只能執迷而不悔
《給自己的情書》:這千斤重情書在夜闌盡處如門前大樹
《暗湧》: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如風》: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
《愛與痛的邊緣》:讓我一等再等,在等一天共你拾回溫暖
《郵差》:忙著去護送,來不及拆開
《紅豆》: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
《約定》:仍未忘相約看漫天黃葉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