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訓練之名,行欺凌之實

上星期,保良局訓練營導師涉嫌欺凌學生的事件曝光,事緣英華書院學生王樂行早前在facebook發文,公開保良局領袖訓練營內同學受到侮辱及暴力對待一事,網上響應聲音極多。於是,事件越往下探查,越發現這種慈善團體與負責機構的合作方式幾近「冇王管」,究竟,當中還會揭出多少違規事情?

明顯地,這些訓練營近年如雨後春筍,是看準了「港孩」不懂面對逆境,故以軍訓形式包裝,煞有介事着青少年接受所謂「紀律訓練」,訓練員一身軍服,儼如軍人(當中有多少是真正受過軍事訓練?),下達權威指令。也許這班人看得荷里活戰爭片太多了,以為自己是《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的惡教官嗎?還是認為自己可以像《鼓動真我》(Whiplash)的音樂老師般,以惡言惡語對學生侮辱一番就可以令他們變得堅強;用軍事手段欺凌青少年就是提升自尊最真接的方法嗎?

可是,這班學生只在營裏逗留數天罷了,你們與這班孩子是甚麼關係啊?難道只用幾天,便可以令他們好像軍人般,受訓練後每人都意志堅強嗎?最弊的是,那些「怪獸家長」又真的想溫室長大的子女被人好好治理一番,吃得苦中苦,方能成才嘛!於是,這些訓練營便有恃無恐,不斷使出屈辱欺凌的手段,訓練手法更變本加厲,藉以取悅家長,贏得口碑之餘,還贏得機構每三年無條件續約。

結果,學生投訴事件曝光後,陸續有學生訴說該訓練營的侮辱行徑,例如有「中四生稱遭導師命令在山邊拔草『食落肚』,另有學生被迫集體下跪」《蘋果日報》(3月16日)這已不是訓練方法有異的問題,而是欺凌手段了。可是,保良局訓練營的總監盧錦昌否認所有指控,並謂年輕一代「玻璃心」,學生接受處罰旨在「學會承擔」云云。鍛練堅強意志的方法有很多種,例如球類訓練、野外定向等,但從未聽過不達標要食草,要下跪這些屈辱的處罰。況且,面種種語言侮辱,集體示眾,青少年不但不能藉此提升自尊,反而會意志消沉,自尊受損。如果真有同學的「玻璃心」碎了,他們會負上多大程度上的責任呢?

教育界袞袞諸公,香港已取消「體罰」多年了,現今老師連出口責罵學生也要小心翼翼,損害學生心靈的說話絕不能宣之於口,那並是為了保住「飯碗」這麼簡單,而是教師的專業,指導學生有很多方法,但最不尊重的一種便是動輒人格侮辱學生,鬧得學生狗血淋頭,這方式除了讓老師一泄心頭之憤外,實在想不出對學生有何正面的效果。

為何這些不知何等資歷的人可以有資格對學生施行這些不適當的處罰方式?教育局為何至今仍沒有語氣較強硬的回應呢?「教育局表示,近年接獲數宗有關保良局領袖訓練營的查詢或投訴,已向相關學校提供意見及支援。」《蘋果日報》(3月16日)原來過去確有些零星投訴,教育局只是「提供意見」,然後又將投訴發回學校作校本處理。至於校方嘛,恕我直言,如果投訴人不是鍥而不捨追查下去,校方多半只會略作調查,口頭質詢負責人,然後多以溝通誤會作個案總結,家長亦覺既然子女只遭口頭欺負,身心沒明顯異樣,便也不再堅持下去了。因此,這次若不是英華書院的王同學努力不懈,堅持揭發事件,那麼,欺凌只會在制度的保護下繼續向學子施虐。

令人嘖嘖稱奇的是,這十年間,成千上萬的學生參加這個訓練營,為甚麼這麼多學校參與其中,而各持分者郤一直視而不見呢?英華書院王同學原來兩年來不斷投訴該機構,到上星期事件在fb傳開了才得到網民注意,奇怪的是,兩年下來,學校竟沒有一個人出來為同學所受的屈辱要求對方解釋,老師校長或家長去了哪裏?這些假訓練之名行欺凌之實的事,退出都來不及吧,但傳媒報道「正於該校重讀中四的吳同學則說,去年拒絕參加該訓練營,但有教師嚴肅表示若他不參與,便要簽退學書」。《明報》(3月13日) 如果報道屬實,這位老師的專業操守實在極有問題,竟然動輒將拒絕參加活動與退學扯上關係!莘莘學子集體被欺凌,老師、校長,家長的責任去了哪兒?

這件事令人想起奧斯卡去年的得獎電影《焦點追擊》(Spotlight),那班怯懦教友對神父戀童暴行視為理所當然,或出於無知,或出於私利,或出於種種理由,總之就是不會挺身而出,指出施虐者的錯誤。假如日後證實有人真的違法虐待兒童,那麼,除了涉事者理應受到法律制裁之外,一干老師校長也實在難辭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