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嘅精英社會實驗

 

今日好多中大學生都喺度瘋傳一張圖片:話係商學院棟樓(俗稱BA塔)入面嘅餐廳貼出一張海報,聲稱推出一款精英特別餐,只供列明嘅幾個神科嘅學生買。張相一放上網唔夠八個鐘已經過千like、三百幾十share、連CUHK secret都報導埋,引嚟好多人留言鬧,甚至話要罷食;結果去到傍晚,先有兩個新聞學院學生出嚟,話佢地係同餐廳合作做緊social experiment,目的係要「喚起師生對精英主義的反思」。不過,咁樣做真係冇問題?

其實呢類聲稱係「社會實驗」、「行為藝術」嘅事呢幾年出現得越黎越多:年頭有人喺西九整左好多「西九故宮博物館」嘅標示,放上網等人瘋傳當真之後再話係行為藝術;上年中大有人周圍坐然後扮喊去引人安慰,然後比人放上secret、有好多人發現有古怪之後就話自己做緊實驗。兩件事都比人鬧到飛起。

上年當撈侵嘅當選令好多人震驚,好多人唔明點解啲美國人會咁蠢選擇去相信佢。其中一種解釋,係宜家社交媒體當道,長長嘅newsfeed令越黎越多人只會用極少時間睇野而唔去求真、回音牆令到大家越黎越趨於只睇自己想見到嘅facts;結果係alternative facts橫行,傳統媒體認真但冗長、唔係送到口嘅報道就因而處於劣勢。人人選擇相信自己想見到嘅事,而拒絕相信傳統媒體具公信力、中立嘅事。但呢個係咪真係alternative facts出現嘅原因?就好似沈旭暉話齋,傳統媒體帶有立場嘅刻意「誤報」,亦導致佢地公信力大減、進而被民眾離棄。同時,社交媒體左右兩邊立場行先嘅哲學、凡事互指對方邪惡、虛假嘅態度,亦為另類事實製造更大嘅生存空間 — 因為當人一接受自己睇到嘅野未必係真嘅時候,佢地就會開始習慣唔去相信見到嘅一切。

好多人之所以會傾向去相信呢啲另類事實,其中一個原因,係曲線同直線之間嘅距離太模糊。假如一般人根本冇辦法分得清曲線的話,呢啲假膠往往會變成大眾心入面嘅事實。就算後來知道係假嘅,亦免不了會有所免疫。見過鬼會怕黑,今次真心嘅人,日後為免再次跟車太貼,或會先入為主咁,用懷疑嘅態度去睇一啲類同嘅、但真嘅荒謬嘅事,而唔識用直觀嘅感覺去反應。呢一啲所謂嘅社會實驗,培養出黎嘅往往都唔係對社會人性更好嘅理解,而係鼓勵緊人用冷淡懷疑嘅態度去面對荒謬,就好似狼來了入面、唔再相信牧童嘅村民一樣。

我唔係一個下下都要「曲線要講明」嘅方丈,但曲線去到一啲踩界位,就更加應該要小心。表達自由以外,亦同樣要顧及道德問題。我讀書時為左賺零用錢,經常都會走去做社會心理學實驗。呢啲實驗即使唔比你知實驗嘅真正目的,亦會知會你係做緊實驗,事後亦會話你知要你做呢啲野嘅真正原因,社會研究嘅倫理守則亦一樣,要求欺瞞需要有強力科學或執行上考量嘅理由去為實驗人員嘅欺瞞行為合理化;即使係咁,亦往往會有相當嘅倫理爭議。

係中大畢業鳥社會實驗呢件事入面,實驗嘅受試者,唔係限於可以控制得到嘅顧客,而係所有見到個post嘅人(即係全世界),而當主持人根本冇辦法同所有人講返實驗嘅真正目的的話,就已經有倫理問題,產生出alternative fact。呢個唔係實驗本意係咪良好嘅問題,而係佢地咁做嘅客觀結果,係呃左好多唔應該關事嘅人,而又冇能力及時通知佢地,令到一個假嘅事實流傳 — 更遑論呢個根本唔係實驗,而係一個有立場嘅宣傳。

聞說呢個宣傳嘅主導者都係新傳嘅學生,“Perception is reality”呢句張佬嘅金句,我相信佢地一定聽過,喺現今資訊爆炸嘅世界入面尤其真確,社交媒體訊息瞬間即逝,但記憶同印象就係一世;任何假消息一誕生,就算有幾多fact check都唔會消失,而成為永恆嘅alternative reality,就好似「星火去左邊」,講多幾次就會成為事實一般。因此,傳媒又好、宣傳又好,佢地都係揸住一個核彈級嘅潘多拉魔盒,一旦亂用,無論理由有幾正義都好,都一樣會造成好大破壞;更甚嘅係,破壞埋自己嘅公信力同埋社會嘅互信。假如唔想製造下一個當撈侵的話,請珍惜呢個社會對訊息嘅信任,唔好再立亂玩火,隨便欺騙大眾,令佢地冷感。下次想用曲線表達自己嘅意念時,請好好諗下人地會見到啲咩諗到啲咩 — 社會實驗唔係大晒的。

 

(編按:延伸閱讀可以忽略的老屎忽酸文《對唔住,我唔知道你哋只係做緊社會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