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和心的桀驁不馴——歐豪

 

 

郭子健的新戲,找了歐豪。原來,他還在。 2014年的訪問,仍在腦內。

 


 

在《失戀急讓》導演的新書中,有好幾句談及一個叫Oho 的小男孩。

在她眼中看來,Oho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男生,在北京出生,在廣州生活過。讀攝影,所以會說廣東話。

平常在片場沒事的時候就朵在一邊練歌,不會刻意的和別人搭訕。Oho很喜歡張家輝,第一次圍讀劇本,見到張家輝,手也抖了。導演說是典型的 starstruck(根據 Urban Dictionary 說,這單字指被明星電到的狀態。)總之,導演對她讚不絕口。

那是當然的。她用了這個演員,在她的書可以不讚他嗎?

我知道歐豪,因為謝霆鋒的歌《愛最大》有派過台,播過一兩次。後來,當全世界在追看《中國好聲音》和《我是歌手》(a.k.a《中國好大聲》和《我是好大聲歌手》)之外,我還偶一為之的看看那個被國家廣電總局著力打壓的素人選秀節目《快樂男聲》。

他是《快樂男聲》2013年的亞軍。上一次,《快樂男聲》這節目名字打進你腦海是什麼時候?也十年前,第一屆的冠軍陳楚生吧?陳氏的《癮》,我也在電台播過好幾次。

歐豪還有拍電視劇。是湖南衛視向選秀節目十周年致敬的《唱戰記》中演的子夜。當然,類似的劇情,同樣的狗血,但他的樣子,就是有點國內電視劇中少見的桀驁不馴。

你應該很清楚知道,在國內,現實生活中桀驁不馴是死罪。

第一眼看到歐豪,小眼睛、短髮,笑的時候有酒窩,一邊嘴角會向上戚。

典型的那種冠希模樣。

 

一切都是突然

「其實(拍攝之前)兩個月之前,在北京見過一次導演,然後就通知我,我要拍這個電影。之前,我不認識導演。我知道我要拍這個電影之後,我就搜尋了一下她,她是一個非常多才多藝的人。」歐豪說:「她們通知我要拍電影的時候,我還在準備一些巡迴演唱會的事情。因為,我是一個參賽者,我叫出道了。」

為什麼參加《快樂男聲》?

「喜歡唱歌嘛。想在一個大舞台去表現自己。《快樂男聲》是一個很有歷史,給了很多年輕人機會的比賽。所以其實朋友告訴我有這個比賽的時候,就告訴我有一個機會。」

有追夢的空間,家中應是家境不錯的吧?

「我媽媽沒有工作。我爸爸以前是做一些運輸生意。現在,我來養他們了。他們年紀也大了,我也不想他們太辛苦。我92年出生,還有一個姐姐,所以我覺得就是……起碼……他們也五十歲了,我也不想他們很辛苦。」歐豪說:「我從初中畢業之後就沒有太擔心我的事情,我都是自己養活自己。所以他們一直都不太擔心我。我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工作的場所中也認識了很多朋友。我曾經做過服裝的sales,也在廣告公司有工作過,還有一些演唱會的兼職……他們看到我參加比賽,都是支持我這樣子。」

電影女主角鄭秀文這樣理解《失》片:電影《失戀急讓》。「價值觀」和「自身價值」是非常個人之事,我們的經歷,甚至過去都深深驅使我們成為一種什麼的人。而且我們每個人「安全感」的來源也可以非常不一様。到底,什麼是對?什麼又叫做太過偏差?其實,我們的人生真正能依賴信靠的其實是什麼?人生建基於樓房但失去了真正活著,是否值得?

為了工作,歐豪好像都沒有時間再打點自己了。「拍拖?沒有時間啦。工作上,今天在上海,明天再成都,之後又再其他地方,沒有興趣去想。寂寞?寂寞還好吧。現在真的沒有時間去寂寞。剛做藝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學。沒有時間了。」

 

是乖,還是壞?

每個選秀參賽者,都有一個形象。大家看多了就知道。

歐豪算跳唱類型,相對同樣有在《失》片中客串演出的于朦朧(是真名,于氏說因他母親很愛瓊瑤小說《月朦朧鳥朦朧》,還有在他出生的時候醫院停電,他是在燭光下出生的,就取了他的名字叫朦朧)那種乖巧小萌男,他絕對不是乖乖牌。他的不乖,還在他身上。歐豪的左腳,左腳,有一個豪字。什麼時候弄的?

「幾個星期之前,還有脫皮。」歐豪說。

只有這兒有嗎?

歐豪掀起他的衣服。

「還有這兒,還有背脊也有。呢個唔播得架!」歐豪在廣州生活過幾年,會說廣東話。

香港記者很恐怖的。我問了,你答了,我就可以寫出來啦。

「咁典算呀?」歐豪露出他招牌的笑容。那個一邊嘴角微微向上掀的笑容。

你當我朋友,什麼都說就可以了。

滿身刺青的你,裏面有一顆怎麼樣的心也好,在這一行,運氣比什麼都重要。尤其是,大家都明白,觀眾緣,要有便有,你下載不來的。

 

祝你將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