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咁多人上補習社?

 

點解咁多人上補習社?
因為呢個係一個吃人嘅社會。

要維持吃人社會的運作,就需要有可以名正言順吃人嘅制度。制度嘅存在為咗製造以及鞏固一層層嘅階级,令人有公平上流嘅幻想,其中一個就係教育制度。呢個制度幾乎將每個人都困喺其中,由升中派位到中三選科乃至於考大學嘅DSE,每階段嘅競爭同篩選都係一種訓練,令人不知不覺間習慣咗吃人嘅模式:你唔吃人,人地就會吃咗你。喺一個唔做嗰18%大學生就會被認定係廢物(其實今時今日要讀醫/法/金融先有多啲擔保出嚟做野會留番喺吃人嗰層sosad),父母都睇你唔起嘅社會,冇去補習嘅你望住一個二個fd都去晒補習社攞住一份二份雞精notes苦讀,喺擔心佢地會唔會冇為意咬咗自己一啖肉嘅同時,你總會忍唔住想食埋一份。

你唔係唔知道求學不只是求分數,你開頭都可能認為補習操卷攞tips好cheap好賤格,等同食人血饅頭;然而,有一刻你覺悟到,喺香港生存,就係吃與被吃嘅關係,入大學不過係其中一張必要嘅餐券。分數至上,靠學校不如靠補習,靠老師不如靠天王。你知道每日喺學校對住嘅同喺補習社對住嗰啲,不用分那麼細,都係教畜(頭盔:好囉有啲唔係),只不過喺9up嘅教畜與教你應試技巧嘅教畜之間,你好現實咁選擇咗後者,選擇俾錢為自己嘅將來謀劃,嗰班「天王」就收錢提供服務,講白啲成件事本來就係供求關係,大家一樣都係為咗搵食,一個為長遠一個為短期,喺香港,搵食不嬲大晒,搵食啫犯法啊?你開始覺今是而昨非,同自己講:「人人都去補習,唔係得我一個,唔去就會輸蝕。」你好感激身邊去補習啲fd對你嘅啟發,為咗鞏固你地之間嘅友情,你地報埋同一間補習社,方便有咩mock就一齊報一齊考,經過友情嘅沖涮,你對之前仲隱約聞到嘅血腥味感到麻木,友情嘅力量令血吸起嚟反而帶有一絲絲甜味,友情萬歲,一齊去補習吸其他人嘅血竟然令你有講唔出嘅興奮,甚至有啲上癮。

一旦補習補上癮,往往好難戒得甩。付出金錢同努力加埋些少運氣,喺着重答題技巧嘅考核當中,唔難得到亮麗嘅分數,得到奢侈嘅認同,得到卑微嘅成功感,每份成功感結合起嚟締造一個個「補習奇蹟」:補習使成績突飛猛進;補習令人入大學;補習幫人入到「神科」……於是乎要上位、要唔被人吃,去補習係基本,要喺吃人方面形成戰略優勢,除咗密集式補習,仲要比對邊位天王貼題準,邊份祕笈比較有用,質與量同時兼顧先可以食死班冇補習嘅撚樣。心水清嘅人會問:當人人都去補,照計全體學生成績表面上會好咗,喺學位不變嘅情況下,一係大學分數線越嚟越高,一係考評局越出越難,點好?屌,呢啲野又唔輪到我話事,出去補就係為咗唔洗再考丫嘛,有苦都係往後幾屆受啦,計我話齋,吃人吃到底,食住先啦!

學生接連自殺,唔知當中又有幾多人有過補習?有關自殺事件嘅討論喺學生圈中都算熱烈,畢竟同樣係學生多會有所共鳴,或者我地喺呢啲事件中睇到嘅係另一個自己,一個夾喺吃人與被吃關係中抖唔到氣最終選擇去死嘅自己。我作為應屆DSE考生,想死嘅念頭都間唔中出現,我唯一說服自己唔去諗死嘅理由講真都好負面:死咗冇得睇世間啲賤人點死,所以***唔好死***。香港人出名記憶短過金魚,但學生自殺事件會留喺本屆考生腦中作為答通識題嘅一個例子,至少直至今屆DSE結束;公開試對一啲人嚟講係畢生難忘嘅經歷,咁佢地喺每年三四月可能會有番記憶。對死去既同學嚟講,增加全體考生溫習分量算係最低限度嘅報復。而對於面對緊吃人與被吃關係嘅香港學生嚟講,以呢種方式作為悼念,無論對於我你定他,相對簡單留低一句RIP,同樣係一廂情願,我諗會有意思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