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有選擇妥協的權利,是因為有人堅持不妥協

攝:Manson Wong

近日社運界最大的風波,必然市民對曾俊華的擁護,以及對選委決定的態度。就我觀察,薯粉不外乎三種:第一種是真心覺得曾俊華可以為香港帶來改變的市民;第二種是覺得曾俊華可以維護其利益的開明建制派,第三種純粹以Lesser Evil為理據,覺得薯片總比林鄭好(可憐的胡官被遺忘了)。
  
民主派的票足不足以造王?這議題已經被人討論過很多次,我在此不再提了。而在這次的風波中,令我最大感觸的是一眾不滿831框架,堅持投白票的民主派人士被薯粉狂罵的情況。
  
鑑於抗爭時種下的種種恩怨,我一直對自決派或長毛存有保留,但今次見主流泛民率先隨民意跪地,反觀自決派和長毛等儘管被網軍圍攻下仍然堅持投白票,實在令我很敬服。
  
魯迅先生說過「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衷的。」儘管在座有可能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這種特質卻是根植在大部份香港人的基因中。大家五年來承受著梁振英的高壓統治,再大的反抗也無法推翻中共的決定,心灰意冷的失敗主義不斷萌生及散播。
  
因為大家都懼怕梁振英會連任,或是梁振英2.0成功當選。這時候,擅長公關及形象親民的薯片叔叔自然變成廣大市民的救世主,甚至是部份人眼中的階段性勝利,於是漠視曾俊華支持831框架的取態,亦沒有深入考究他的政綱如何?能不能在任期內兌現?總是薯片叔叔就是對,反對或批評他的就是錯,就是保送林鄭。所以支持薯片背後的意義,就是對政權作出妥協。
  
究竟民意是不是可以左右選舉結果,我不敢肯定。究竟在中共的干預下,曾俊華的施政是不是可以令香港和睦?我也無法預知。所以我在此不會說,支持薯片一定是好?或一定是不好的決定?妥協對香港前景是不是正確的決定?
  
我想指出的是,任何一個民主派光譜也有其存在的價值,而民主精神就是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情況下,也不要忽視少數人的聲音。而在自決派的角度,他們就是認為自己代表著那些堅持抵制831框架的人,或是正在為選民作出正確的決定。
  
大家還記得嗎?當初佔領行動時,也是一小撮人反對人大落閘才行動,到學民仔被捕、警方暴力鎮壓,「我要真普選」的聲音才在全港醞釀,也就意味著,有賴這些勿忘初衷的社運友開闢前路、不肯妥協,你們才意識到體制的不堪,才聚集到民意否決政改。否則當提名門欄升到600票,中共可以任意決定候選人,你們很可能連選擇妥協的權利也沒有。
  
所以,儘管你覺得這些堅持投白票的民主派不懂變通、壞了含薯片的大事,但正正是他們的一直以來的堅持,才令你們有選擇妥協的權利。所以支持者們請不要再說「票債票償」這句令人傷心的話,要珍惜他們的骨氣。若然他們真的氣餒而選擇做政棍,甚至放棄了原則和社運,以後就沒人敢站出來,走在最前為你們爭取任何權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