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果陀》:一套無嘢發生嘅劇

 

《等待果陀》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嘅戲劇,劇中兩個主角 Didi 同 Gogo 等緊一個叫做果陀嘅人。

完。

喂等陣先,份劇本個標題話自己係「兩幕悲喜劇」,兩個鐘就淨係兩條友坐喺度贛居居咁等?

咁又無咁無聊嘅。第一幕阿伯 Gogo 等等下想走,阿伯 Didi 就提佢話要等埋果陀,但唔知佢係邊個同幾時黎。等等下,有個叫做Lucky 嘅奴隸俾主人Pozzo 拖住狗帶入場。Pozzo 對 Lucky 呼呼喝喝,Lucky 又唯唯諾諾,搞到兩個阿伯睇唔過眼鬧 Pozzo 兩句。Pozzo 睬佢地都傻,hea 左一陣叫Lucky 執嘢走人。

又淨返兩個阿伯,但之後有個牧羊嘅男仔黎左,話果陀而家唔得閒,聽日先會黎。兩個主角即刻灰左,想話走人但結果都留左喺度。

第二幕,Didi 又提Gogo 要等埋果陀,Lucky 同 Pozzo 又出黎獻世,走左之後個牧羊男又話果陀遲啲先黎。Didi 同 Gogo 又繼續等落去。

完。

《等待果陀》以傳統戲劇黎講,絕對係唔合格,佢完全無鮮明咁刻劃兩個主角,無劇情推進,更加無一個完滿嘅結局。編劇每一個方面都反其道而行,目的就係將人生最真實嘅一面表現出黎。

要解釋呢樣嘢,就先要解決一個問題:果陀係邊位。有人話果陀 Godot 就等於上帝 God, 有人話果陀係Pozzo, 甚至有人話果陀就係個牧羊男。編劇受訪問經常俾人問到果陀嘅身分,佢就偏偏唔肯講個終極答案。

即係玩嘢啫!而家懶高深定懶神秘呀?

唔好急住嗌回水先!不如我地先諗下點解 Didi 同 Gogo 要等果陀。兩幕臨尾都係 Gogo 話要走,但最後都無走,就知兩個主角都想走不過走唔甩。假設兩位阿伯真係唔撈,執嘢走人,佢地可以去邊同做咩?到頭來都係要停低,決定自己有咩值得等,再喺等嘅過程中打發時間。再唔係就係死。但死,談何容易?

雖則無人將支槍隊埋佢個頭度,甚至每日都要承受等唔到果陀嘅氣餒,兩位主角其實係被生命綁住。係,一個看似最自由,最無負擔嘅兩個流氓,最擺脫唔到嘅枷鎖就係生命。人天生就要逃避死亡,搵錢,睇醫生,食飽飯,都係想無咁快死。但我地花盡奶力延長性命,中間咁漫長嘅日子應該點過呢?當死唔係一個可行選擇嘅時候,唯一可以做嘅就係將自己嘅生存合理化。而我地最終為生存作出黎嘅理由,就係果陀。

每個人心裡面都有一個果陀,不論佢係一個目標,一個夢想,定係一個為左打發時間嘅藉口。最慘嘅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你話自己盡左力,最後都要睇個天有無眷顧你,而我地控制範圍外嘅嘢,就只能呆等。

我地喺電影睇到嘅英雄,憑一己之力排除萬難得到佢想要嘅嘢,成敗在於一人嘅功過;韓劇嘅男女主角,無論好醜忠奸,總會搵到意中人。所有故事都似乎話俾我地聽,一切發生喺我地身上嘅嘢都有因有果,有合理交代,有恆久不變嘅秩序同價值。

《等待果陀》將我地喚醒,講出現實世界可以幾荒謬同無情,當我地期望個天肯定我地嘅一啲價值嘅時候(公義?關愛?因果?),屢屢落空。果陀似乎註定越等越唔黎。呢個就係套劇嘅悲劇元素。

同時,我地面對一個冷酷無情嘅宇宙,唯一可以做嘅就係毅然咁等。接受現實唔等於放棄自我:我地唔會抱怨世界對我地不公,因為世界本來不公;我地唔會抱怨現狀唔完美,因為現狀本不完美。既然接受左要同 Didi 同 Gogo 一齊等果陀,就要係痛苦漫長嘅等待中尋找我地嘅快樂。呢樣嘢唔可以期望果陀可以黎俾我地,而係要憑我地一己之力去創造。

樂觀豁達,處之泰然嘅價值,唔會由天跌落黎,係要靠自己喺虛無中想像出黎。果陀喺一個人絕望嘅時候,代表住希望。呢個就係套劇嘅喜劇元素。

編劇之所以唔透露呢套”悲喜劇“點題人物嘅身分,係因為 a) 見仁見智 同 b) 無從知曉。問你服未?

 

Waiting for Godot, by Samuel Beckett
《等待果陀》薩繆爾·貝克特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