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我在荷蘭小鎮抽大麻

 

(頭盔:大麻在香港屬毒品,請勿以身試法)

 

在旅程中第一張穿起畢業袍拍照片是由荷蘭Hoorn開往Medemblik的路上拍。由於是獨遊的關係拍照還是要靠別人的,沒記錯是位伯伯幫我拍的。老實說穿袍拍照還是有點尷尬,所以拍沒兩三下就脫下它收回背包內好好享受旅程。

 

 

這天值得記錄的事還有是嘗了第一枝大麻煙。回程時在Hoorn的咖啡館(他們賣大麻的地方是稱呼為Coffee shop,真的賣咖啡叫Cafe)嘗了人生第一枝的大麻。在香港其實一早已有朋友邀請我去嘗試,後來因為一些事結果還是沒成事,但好奇心還是有的。

在門外徘徊十數分鐘後,還是下定決心、懷著不可錯失在荷蘭光明正大嘗鮮機會的心態進了咖啡館。經Google大神請示下得悉店家預先捲好那些效果不明顯,所以便買了他們最初階那種大麻自己捲,1克盛惠11歐羅,是和煙絲一比一的話可捲兩三枝的份量。

店員把大麻入進一個小膠袋後便交到一面靦腆而手心冒汗的人手上,靠近一點便有強烈的草青味湧至。本來咖啡館內已洋溢著一陣草味,但手上的更為濃烈。櫃檯上附上濾嘴和煙紙供人取用,但從沒捲煙的人即使看著教學還是弄得七零八落。弄了好幾分鐘還是一頭霧水之際,身旁的壯漢看不過眼便移駕過來幫忙,口中念著「吸大麻的都是好人」。在經驗老到的人手下,不消2分鐘一枝標準的大麻煙便完成了。

在壯漢忙著捲煙的時候腦中浮現出不同的想像。有人說吃了會很放鬆、對時間的感覺亦因而會變得緩慢、各種感覺都會放大,對一番折騰終於可以嘗到大麻滋味的人而確實是值得期待。抹乾手心汗水、從壯漢手上接過煙來,終於點起人生中第一枝大麻煙,把第一口煙吸進口腔內,被強烈的牛屎味衝擊後,便知道這枝或會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枝大麻。

把人生第一口大麻抽進口中,強烈的草青牛屎味湧入整個口腔,味道遠比未點起前濃烈,我有點不明白為何會喜愛這種味道。吸好好幾口都沒有反應,不知不覺間就把整枝大麻抽完。看看時間差不多到下一班回城的火車時便起行走回車站。

 

 

一出咖啡館不適感便開始浮現,本是10分鐘的路程我走了整整一小時。簡單描述那種感覺就是坐在不停360度轉的過山車內,後來進化成坐進一個球內然後快速被人來回拋來拋去。頭數分鐘還好因爲畢竟是個喜歡剌激的人,但往後整整一小時都這樣的時候確實受不了。中途全身發冷,冒出的汗水把整件衣服都浸濕,坐在水泉旁攤著休息才好一點。坐在水泉旁時亦不禁瘋狂嘔吐,害附近酒吧的店員也走端著水來關心我這個異鄉人。出咖啡館時天還亮,在不適感褪去時街燈已亮起,但感覺時間還沒過多久。整個人清醒後亦走回車站,無驚無險地回到市中心的青旅;剩下的大麻亦翌日在市中心閒逛時送給了一堆少女,大麻的體驗總算告一段落。

 

抽過大麻的人都說抽過的才知道箇中滋味,在這次體驗後總算明白了。在我往後的旅途才覺醒原來真的很多人在抽大麻,甚至回到香港還是偶爾會聞到這種氣味。據說不同品種的大麻氣味是不同的,但也再沒興趣再試,身體可是把大麻和瘋狂嘔吐連結在一起。

 

回港後偶然和家父提起這事,他莞薾道他年輕時也曾嘗大麻,反應和我一樣,往後的日子也不敢再碰這玩意。對大麻的不適感原來也會遺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