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特首選舉後:問題不在於選擇誰,在於為甚麼選擇誰

 

林鄭辦公室 FB 圖

 

平日甚少寫政治文,一來自己議政能力不強,二來有時怕事想避免世界大戰。

但一場特首選舉後,仍是動了筆,因為香港人的政治智慧令人感慨萬千。

林鄭月娥以777票擊敗曾俊華和胡國興,當選為香港第五任特首。一路以來網上的輿論戰都圍繞住「白票或lesser evil」,然後又有曾胡兩派的人互相指責分薄票源導致林鄭漁人得利。

馮敬恩立場鮮明地解釋為何白票是值得支持的方案,但同時亦有友人貼地指出白票不會改變任何選舉制度或解決社會的問題。但很遺憾,這些都是九牛一毛的討論。而事實上,我都很大程度上相信絕大部份人其實對自己的選擇是不甚了解,甚至不曾分析。

不知從何時起,自己的心態突然變得開明而且會容易接受不同的人或事。於我而言,其實政見立場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你屬於建制派思想又好,支持共產黨又好,抑或是堅持甘地式的和平泛民思想,甚至是只相信革命性行動也好,完全不是重點。正如今次特首選舉,你希望誰當選並不是問題。

你要知道的是,你能不能說服自己為什麼要有這一個選擇。如果你答我一句「因為薯片親民」或者「三舊都係屎揀唔落」就了事,我除了恥笑你幼稚外便無他說。如此低質的出發點就不花墨水去講,浪費時間。

「因為堅持八三一框架,又會為廿三條立法,所以其實沒有誰比誰邪惡」這一個理據可以是考慮因素,但絕對不算是一個可以解釋選擇白票的完整論述。坦白地如友人所說,會參選特首的一定是制度內的人物,理性地知道絕不可能期望一個候選人會有任何與中央旨意背道而馳的政綱。既然如此,為何當初要成為選委,之後又要用難得的選委席位投下白票「表達立場」,多舊魚。

「白票只會將僅有機會浪費,所以將票投給曾胡任何一人,都比投白票更來得實際,有智慧」這個又是一個考慮因素,但以此來決定投票同樣是流於表面。因為這一句說話只有前半部是不能否認,但未能合理化為何投給曾胡可以對香港發展更理想。如果因為妥協,就是為溫水煮蛙開先例。

如果你說曾胡有望為香港帶來政制上的改革(哪怕是只有些微或慢熱的改變),我建議你讀一讀歷史:政制永遠沒有可以從內而外改變的機會,每一次的變法都是失敗告終。由秦國商鞅變法,漢朝王莽新政,之後中唐永貞革新,宋代慶曆新政和熙寧變法,晚明張居正的萬暦變法,到晚清洋務運動及百日維新,全部最後都是撤走新法,打回原型。原因在於人民習慣性及制度制肘,但以後有機會可再作討論。總言之,奢想任何一位候選人去為香港進行改革變法是愚笨而無知的行為。

我見到馮敬恩以價值觀作為核心理據,然後強調堅守原則的重要性及政治妥協的危險性,發展一套完整論述解釋白票的行為,我覺得是不錯的。同時友人基於制度及民意為出發點,論述選委議員應該按民情而投給曾俊華,從而批評成為選委卻堅持「個人原則」而投白票的行為是如何荒謬,亦是清楚自己立場和原因的例子。

但我見到的,就只有「我要曾普選」,「三舊都係屎」這類型的意見。你教我,香港人憑什麼有民主或理想的政治環境。

今日星期日,誠哥提你記得今晚早少少休息,聽朝起身準時番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