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略定賭博

 

曾俊華 FB 圖

 

你地自稱為策略派,好,我就從策略上講下你地嘅問題,希望你地用少少時間睇下,再諗下自己係咪應該堅持自己嘅所謂策略。

基本上香港就民主、赤化問題上嘅cleavage係以建制同反建制兩派為主。1194 個選委,有800幾900個人係建制派,而當選門欖係 601 票。即使嗰300個選委all in 薯片,而對家大部份人表態傾向投俾林鄭,林鄭有601票而薯片冇,林鄭一樣會當選。即係話嗰300人對選舉結果缺乏影響力,投白票又好,投薯片又好,看似根本冇分別。

但實則上,喺薯片勝算渺茫嘅情況下,投白票同投薯片係有重大分別。分別就係我一直強調嘅認受性。

當支持真普選嘅你投俾薯片,俾認受性呢個選舉制度同支持推23條嘅建制候選人(重點係建制候選人),同時即係俾認受性賽果,同埋呢個選舉制度。到時你地又有幾有力嘅理據要求真普選?林鄭推23條嗰時你地又有咩有力嘅理據反對?你地支持嗰位嘅政綱都有寫明推23條,佢一直嘅立場都係支持推831。咁即係all in薯片,林鄭勝出,林鄭同薯片相同嘅政綱內容、立場,同呢場選舉同選舉制度都會你地嘅認受性。而得到認受,日後你地反抗嘅理據大部份都站不住腳。

而喺咁嘅情況投白票,就至少可以能夠表明唔應同呢個制度同候選人,我選選委係為攪串個party。唔需要俾認受性呢場選舉同賽果,日後嘅抗爭就起碼有理據去反抗。

如果薯片奇蹟地勝出,即係投佢嘅人多於601人,咁泛民嗰300零人又綁唔綁得住佢呢?你俾曬全部認受性佢,但佢嘅認受性有一半唔係嚟自你,佢都要向其他嗰至少300名親建制人士交待。佢咪有理由推政綱上嘅23條同一直支持嘅831。加上唔好唔記得佢本身係建制中人,你唔話佢做左九年司長都唔知佢主要交待嘅對象係邊個,坐呢個位有咩政治任務。你地竟然喺咁嘅情況下未同佢協商到一個合理承諾就急住叫選委俾票佢?到時佢推嗰堆赤化措施,包括政綱所寫嘅23條,你又有咩理據反佢?另外同林鄭情況當選一樣,你all in佢咪又係俾認受性個選舉制度,咁仲有咩理據唔要假普選要真普選?

重點係,嗰300人控制局面嘅能力好低,即係薯片赢嘅可能性好低,而薯片贏左而又唔推赤化嘅機會率比薯片贏更低。咁即係all in薯片,就係將你地嘅抗爭理據、你對賽果同假普選嘅認受做賭注,賭一個近乎冇可能嘅結果。敢問呢個係咩策略?以我睇,呢個叫賭博,你地唔應該叫自己做「策略派」,叫「賭博派」更為適合。

如果你要講策略,就唔應該過份樂觀,抱住太多美好嘅幻想同有賭未為輸嘅心態,而要係比講原則嘅人擁有更高嘅危機意識,審慎去睇清每個策略嘅利弊同致命位。你做唔到呢點的話,咁你嗰啲唔係叫策略,你嗰啲其實叫幻想同賭博。

 

(我一直強調認受性,因為認受性,好重要,因為你俾認受性呢個特首選舉制度同賽果,仲要投俾建制人士,你日後要求真普選同反赤化理據嘅立腳點喺邊?你到時同無賴有咩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