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日,我會投白票。

 

一個合格的特首,應該是支持民主理念, 同時深得民望,但直到今日, 我未見到一個合格的特首。
聽日,我會投白票。

 

白票永遠係我最厭惡卻又永遠存在既選項。

由始至終,我都唔希望我最後係投白票。如果當初我已經有打算投白票,我係唔會特登去走入小圈子咁無謂,係IT界小圈子選民手上集得手上呢一票。

寸土必爭心情有之,但一路睇住局勢發展同社會大眾輿論變化,到今日有部份選委因為堅持原則選擇投白票被部份市民群起攻之,和聲連連。

奇怪嘅係,唔通會有市民或者選民,期待呢批選委會投票支持一個「83123」的候選人?

又,香港人會逼選委去投你地想嘅一票,正正係因為呢個令你地無票嘅制度,而非未能依你意思而行嘅有票選委。

 

ITVision最初已經表明唔會有30人綑綁提名或30人綑綁投票的情況出現。

今日已經決定投曾俊華既28人係自由意志,每人都有自己理由去決定投票予曾俊華。

ITVision政治光譜闊,我地會走得埋,係因為有共識互相尊重各人意志同政治立場,唔係一言堂。光譜闊,本身亦意味著各人各派有唔同思考,最後可以唔同選擇。

 

有人話要小圈子既選委「要尊重民意去投票,因為你地係非建制既民主派選委」云云。

民意同民主根本係個不同性質嘅概念。民意本是一個隨時浮動的數據,易受其他媒體影響,而且並非單一。同樣係民意,今天卻有薯粉以支持曾俊華作為民意之,難道各大學學生會反對支持曾俊華嘅意見就唔係民意?

好多人將民主解作「以民為主」,「民主理念必定是以民意為依歸」,斷定支持民主的人必定是以民意作準,斷定跟隨民意的人才是民主支持者。大概是過去三十年一直有自翎為民主支持者一黨一直以會跟隨民意作招徠已淪為政客,令社會誤以為「民主即民意」,至今天淪為被操縱的民意下反噬的對象,卻令更多市民誤以為民意能壓過「民主」。

 

另一方面,曾俊華從來唔係我會支持既對象,從來,唔係。

部份政綱可能好吸引你,佢嘅言論可能好中你,佢串林鄭嘅金句可能係好精彩,可能佢呢一個幾月既表現令你覺得佢係香港救星,可以修補乜乜乜,但剝去公關手段說話技巧等包裝,我睇到剩下嘅係「83123」。

三個都話立23條,好多人就開始話分別就只在「邊個好d唔會係完全嘅西環傀儡」,呢一點好快創造出「Less evil」。

「Less evil」呢個講法我諗唔止我覺得嘔心。立23條本身已經將香港人嘅自由同政治送上絕路。以「Less evil」之名行「溫水煮蛙」之實。

曾俊華上位比林鄭「Less evil」,可以左中右逢源修補撕裂?

我屌!

有「83123」,就無可能修補撕裂。今日嘅撕裂,尋根究底,就係2014年831框架干預香港普選政改才會引發持續至今嘅抗爭同對立,公正公義法治被政府玩弄至蕩然無存,結果最初願意走出來嘅年青人被社會大眾背棄,受傷失望痛哭。

曾俊華曾經講過「若一個候選人只得某部分政治光譜支持,社會撕裂機會肯定大為提高」,作為屬本土派既IT選委,甚至係1200人選委中屈指可數嘅本土派,今日所見嘅,係曾俊華只得到泛民建制的支持,本土派及雨傘後的聲音呢?

下一個撕裂香港既,難道不會是曾俊華?梁振英年代,香港人在建制派甩轆下,才成功拉到831的政改方案,難道喺未來五年,香港人又要再重蹈覆轍?同樣是「83123」,對參加雨傘革命的人,來說林鄭和曾俊華有分別嗎?

雨傘革命,龍和道以來的兩年,一直堅持嘅初衷,並唔係希望選出一個「83123」曾俊華。

 

聽日,我會投白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