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色情電影》:女人都活在虛假的自由下

日活「羅曼色情電影45週年紀念企劃」第三激由擅長拍攝血腥暴力的園子溫導演操刀,與前AKB48研究生富手麻妙再次合作,攜手創造出這套借色情電影去反色情的女性電影:《不是色情電影》(Antiporno)。

電影講述著名小說家兼藝術家京子(富手麻妙飾)生活在一個充滿色彩衝突的空間中,由助手安排好所有活動。看似明顯的主僕位置卻充滿著失衡與割裂的關係。園子溫借京子的失衡,帶出女性只是活在虛假的自由空間中。

京子一邊高呼女讚美女性是自由的,一邊卻不斷尋找迷失的自我及出口。這一分裂的表現,正正就是表達出女性都只是活在虛假的自由下的命題。女性是否真的擁有自由?女性是否真的可以自由地生活?園子溫在這電影中,確確實實表達了他的想法:女性並不是自由的。除了那句有點萬能的「女性被男性物化」外,女性最常被物化的,其實是自己,以及其他女性。

女性經常生活在一個比較的環境下,不論是別人將你與他人比較,還是將自己放在天秤上,女性都是被許多無形的東西規範著。在這不是說傳統的價值觀,而是生活上所有細節。化妝與否都會帶來言語,不化妝沒有精神沒有禮貌,化妝是喬裝是騙案;性格如何也會被說三道四,嬌小柔弱是扮弱者扮可憐,豪爽的目的是為了接近男生。正如電影中,京子一時說她是孤獨的,但下一秒她卻聲稱是獨立。這種割裂與自我否定,正正表現出每一刻每一秒女性都在不斷的衝突中生活。即使女性擁抱自己的身體,不理別人的話語,但是否代表著她們可以脫離「被物化」的命運嗎?

京子說這世界都是男人的大便,他們的話語是大便,他們的夢想是大便。女性就是生活在這大便世界中,當女性被大便重重包圍下,還可以擁有一個真正自由的生活空間嗎?並不是說女性在多個範疇下成功便是代表了女性地位得以提升,女權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而是說,女性到底是否真的明白,其實自己是生活在一個虛假的空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