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懼怕 大家萬勿灰心

攝:Alex Leung

自特首選舉至今,爭拗不斷,一直有很多說話想說,很想跟大家一起分析、檢討,但有時畢竟有心無力,總覺得目前來說,每位朋友心裡都有情緒,有理說不清。或者,是因為事情的細節和發展都不在我們掌握之中,又或者加上過去的誤解或不信任,才引致今天的局面。事實上,這陣子,多少令我感到灰心失落,甚至影響睡眠,作惡夢多天。

在我剛想發言之際,今早警察就來告訴我將起訴「公眾妨擾罪」,這是普通法的罪行,最高刑罰是七年,據悉有案例是判過六年。我記起當初,我們是公民抗命,大夥香港人不惜冒自己的生命危險走上街頭,抵抗催淚彈、胡椒噴霧、警棍。那時候的人們,很願意付出,將自己的物資都送到前線來,將自己所學所識貢獻運動,令政權都要忌憚三分。

雨傘運動,我們未有成功贏得普選,挫敗換來沮喪和激進,這些我都一一看在眼裡,經歷其中。至今,我仍無悔當日與大家一起公民抗命,縱使目前只有我們九位被告(往後可能有更多),但我知道仍然有不少人仍沒有忘記我們共事過的日子。

選舉落幕,不少支持曾俊華的朋友感到灰心失望,甚至抱怨如原則派(白票)的我沒有聽從他們的聲音,沒有跟從他們的腳步。對不起,除了要聽從大家的聲音外,我也必須聽從過去自己和其他抗爭者的吶喊,不少已被帶上法庭,甚至入獄的戰友的呼聲。我不能跟從大家的腳步將希望和信任交付一位從來沒有答應過會實質改善我和我戰友生活的候選人,我不能因為策略的緣故暫時放低過去大家都堅持的信念。

沒錯,也許我是愚蠢的,我們這些人都是愚蠢的,如果策略派是智者的話,就讓我們當民主派內最愚蠢的一批人,就讓我們這班愚公們保留住這一點一滴。誠然,我不代表運動的整體,更不能代表每一個人,我只能代表自己,保留我的信任和希望在自己和仍然與我一同努力的戰友身上。

我知道,目前仍有不少爭拗,有不少情緒化的冷嘲熱諷和意氣之辭,但我在此希望任何一方都可以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把事情說清楚,盡不要嬉笑譏諷異議者,令事情變得更糟。民主有爭拗是必然,無須掩蓋爭議,強裝團結,但我相信,每個真心建設民主運動的人,都可以作為民主的榜樣,說之以理,動之以情。策略不同,我們推敲推敲;感受不同,我們多多體諒。

至於現在,相信新一波的政治檢控會接踵而來,不會因為誰當選落選而加劇或減少,因為劇本一早已寫在共產黨和梁振英的手裡。我依靠的,不是寄託某一個人身上的希望和信任,而是愚公移山的堅持,精衛填海的忍耐;定罪和刑罰,是支持民主運動必然面對的事情,我沒有懼怕,也希望失落的諸位,萬勿灰心,「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這是兩年多前九二七在數千警察包圍的公民廣場掛上的橫額,雖然已被拆下,但我依然記在心中,我也相信大家會記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