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的松永久秀

林鄭辦公室 FB 圖

 

日本戰國時代有位名將曰松永久秀,此人留名之處在於其寡廉鮮恥兼心狠手辣,他以下剋上、出賣同伴、損人利己而臭名昭著,戰國霸者織田信長向德川家康介紹松永久秀時,亦以松永曾做出三件常人不可為的惡事:篡奪主家、謀殺將軍和火燒東大寺作簡介。

松永雖然人盡可賤,畢竟也曾榮華富貴半生,從政大義講理想,但更多宵小之輩講黃金講權慾,三刀兩面,咬牙切齒的人們許多時也是吹他們不漲。

藉中聯辦有形之手掖扶,林鄭月娥成功竊據香港廟堂之首,香港人被活該被迫要享受另一頭兒皇帝傀儡胡作非為五年(甚至十年),兒皇帝慶功宴上被傳媒赫然發現擁蔟傀儡的契弟之中,竟然有幾隻所謂「前學民思潮」「前雨傘革命參加者」「前自稱支持本土派大學學生會候選人」的傢伙在內。

嘩,七七七女士真係識玩,不讓鬚曾專美,打擊政敵最好的方法當然是策反別人的將軍,養些香港版松永久秀,不擇手段的人善用同類就多快好省,這個潘朵拉盒子被打開之後,納降招叛就簡單得多。

還有人在這個百鬼日行的新香港講忠誠?傻的嗎?年輕人在新香港談理想的下場,不是被控以胸襲警留案底入獄,就是被各方陣營的成年人千夫所指被打被辱被廢青,還要被剝削他們的成年人補多句「抵撚死」,行公義好憐憫,有辱無榮,投共舔共成共,有名有利,有榮華有富貴就有車有樓有女有高潮,那麼穩賺不賠的生意,又不必殺頭,虧這些俊傑識時務得未夠早了。

行了幾百步的人就別笑鳩五十步的小弟了,馮煒光、張炳良、黃成智、湯家驊、狄志遠這些隔着螢光幕了都彷彿傳來一陣阿摩尼亞的名字,遺臭是萬年的了,但總比所謂社渾青年又窮又燶藉藉無名,做個永恆(自以為)懷才不遇,日日得把口去別人面書專頁俾一星當做「事業」,一個月搵得一萬幾千還要被老豆老母準外父外母笑鳩你冇撚用,名成利就得多,看看候任行騙長官的大合照,身旁那人就是變節的所謂小弟,整個畫面實際得多。

這些仆街到透的功利主義,才是真。獅子山精神。

況且學民思潮這攤檔是誰掀翻的?香港眾志又是誰的傑作?在下深信被2012反國教運動所感動而加入學民的年輕人們,他們的初衷的確是一腔熱誠想拯救香港的少年,然而一將功成萬骨枯,學民這牌子紅了黃之鋒,搭單多一位無厘頭女神lized的周庭,其他那些連成員名單都被匿名人出賣的小朋友們,他們的身家底細都被不負責任的組織賣了,這班後生仔隨時去澳門都要被原船遣返,他們不投共,後路生計又在那?

喂阿之鋒哥,你的前伙伴走投無路或者錢途黯淡,他們不賣掉自己的尊嚴和原則,吃風能飽肚麼?你大哥開個戶口或者路過泰國俾人攪,半個地球的長短鏡放大鏡都似道德光環照住你,其他所謂「前學民成員」⋯⋯老實說,他們被共匪溶了再翻鑄都只是一堆數字。

上文的推論很羞恥很殘酷,但都是政治迫出來的現實,在下認為任何反共的人都有資格非議這幾位後生可畏的N姓家奴,唯獨前學民思潮那幾位頭目例外,這些年輕的仆街現在那麼仆街,老實說,青出於藍而已。

在下絕對不是鼓勵任何人以勝任人渣當事業(如果我做得來,我也早就去排隊做契弟了),仁義禮智陳義崇高,從不從政的人都理應恪守,然而威武不屈貧賤不移這回事,又有幾多活在此城的人當一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