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開局順利

 

 

這明顯是標題黨,但事實上亦有理由相信林鄭上場後,香港政局將會有一個新景象,就是低氣壓到底並且橫行,造成白色恐佈與死寂環境,因此作為政府,其實是最為樂見,市民再沒有心力與政府對抗,以順民的逆來順受心態面對香港環境而生活,林鄭作為中共欽點的特首,可以超額完成。

當中以下理由來支持這觀點:

 

一、市民看清這一場選舉,比起以往更加清晰今天政局是誰人操盤,第一屆選舉時董、楊、吳之爭,其幕後操盤者中共沒有明顯在站台前,只是隱性管治,一方面嘗試予港人如何自處,另外深知一開始就落手落腳操盤會反感以及被國際輿論所壓迫,此外當時中共國力亦未能與今天可比,所以仍然低調為主。往後數屆,越見浮面,直到去屆由於勢力對壘而差點失控,成為內部鬥爭下的問題,但是仍然在中共掌握之中,今屇為免夜長夢多,以及要完全歸邊,以及唐營眼見去屆大敗,自然今屆需要掌握到更實質的利益時,採取議和手法,因此昔日對手也可以成同路人。市民以為仍然唐梁之爭但事實上早已合作吃大茶飯。

市民雖知小圈子但事不少人仍然相信有點期望時,但夢終醒,那自然失落,加上眼見大勢已去,市民意志力達到谷底,再無心戀戰嘗試爭取什麼,只會成為默不作聲的小市民。

 

二、城邦只鬧不做與所謂海外建國是城邦將走的路線,以往這派一直都是有講冇做,或者冇講話自己做,國師馬後炮預言,如去年三月四日在臉書說薯片成功當選但到昨日又說自己一早看清政局知道林鄭勝出云云,都顯出城邦自從去年立會選舉輸了後一直變得口講大,但做很小,再加上國師多時鼓勵同路人遠離香港社運等,甚至海外建國之說,然後自吹佈局精妙等,他們的政治舉動將會只停留於講字,因此未能像昔日與本土派合作的強力反抗份子一員,當局自然欣喜這狀況。

 

三、本土瓦解成歷史,自立會被DQ後,整個本土派被快速瓦解,群龍無首,參予旺角魚蛋一役人士亦開始被定罪,絕對影響他們的未來路向,本土派沒有能力捲土重來,領袖們的光環亦隨之消失時,跟隨者也只會驟減。

 

四、薯粉不足成為另一勢力,這是開始就已經預料中,因為這雖然可能是大家認為第三條路,但要成路時首先是曾俊華獲得支持並且成為上了特首之位才能夠成為勢力,因為要有利益才會有人願意歸邊,但是這次選舉中落敗後,當中的支持者的光譜亦大,意即原有的政治觀並不可以有協同時,一旦最高領袖身走了,跟隨人亦難維持下去,當中支持者不少是中產時,他們向來都是低調的沉默者時,難以要他們走出街上做大規模抗爭行動,最多要他們登記做選民,已經可能是超額完成,枉論想他們在街上遊行,是過於天真。

 

五、泛民永遠的建制反對派,泛民即使落注曾俊華亦未能打破操盤者的掌控能力,泛民便一如以往在立會、遊行上依舊,反對完就夠,遊行完就走的局面,永遠是建制下的永續反對派。

 

今天佔中三子被告,更加給予不少港人的一個訊息,就是中共將會強力對所有反對者進行清算,那麼任何人對政府有意見,都可以被視之為反對派。作為港人心中有數,中共管治香港基本上已經完成,林鄭並不是策劃者,只是中共的執行者。現在開局掃清所有反對派人士,其聲音被消,Volume接近零時,林鄭只需要在基層與富人上做一些手腳,就已經可以擺平。

對基層生活略略增加開支,使社會說成為對群眾有關懷,便可以減低輿論壓力,另一方面報答富豪們的票時,向地產商政策傾斜以及加開基建開支使財團有更多利益瓜分後,利益集團就會更加合作,助其政治工作。至於中產人士面對生活壓力如房價、生活等,早已無力反抗,再加上中產人士樂於買樓上車期望自己變身成為利益集團的魔咒下,更加不會做出反抗行為。

這一來一回的政治力量拉扯下,便難再出現七一遊行,雨革甚至旺角事件出現,要知道香港過往大型抗爭事宜,其實都要相隔超過十年才會出現一次,現在最近的一次才是2014年,那麼以十年計,又要積聚所謂民怨才大爆發,都要十年時,那麼林鄭在位期間,便可以無風無浪渡過,站在林鄭角度以及中共的管治角度看,可謂大好時機,進行赤化、政治消音等行動。

香港未來十年,外觀一定是平穩過渡,無風無浪,至於內裡的積壓怨氣,仍然存在,不過只是暫不爆發,但對於一個做十年的長官來說,關我鬼事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