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仍然堅持「策略」者

 

 

即使特首選舉完結,策略投票之議仍未完結,故對此策略提出質疑。

支持薯片看似策略,但實際隱含過多假設,利弊未知。

 

1. 薯片係less evil

薯片善於溝通,建立形象係真,但唔代表佢真係做落會好。

只要睇番曾俊華既職責同做過既事,就會發現佢唔須要處理好多政治敏感議題,無事無幹溝通空間自然較大,唔代表佢比其他人願意溝通。

係咪願意溝通係睇雙方有衝突時既表現才能作準。

因為崗位唔同,大家一直都無將佢同林鄭公平比較。

就用較為爭議既事項做例子,例如爭取派糖方面,佢一樣係企硬,對民間聲音視若無睹。

事實上,佢係唔少爭議議題上,同其他保皇份子係無分別:

大家仲記唔記得催淚彈一幕?咁多黑警案,大家唔記得?曾俊華主動多謝黑警,對警察暴力視若無睹,其實係對黑警既肯定,只係無明講出口。
因為係佢主動提出,這點唔可以以因為要中共支持解釋到。

反對佔領,話破壞法治,應該和平表達訴求,對藍絲暴力視而不見。

反拉布,容許議會制度暴力。若果佢直係尊重唔同意見,就應該尊重議員拉布既權利,其所代表一部分市民既聲音。
證明曾俊華他日就會用此制度通過類似橫洲起屋等爭議事項,一遇上阻力,佢一樣係會無視民意。

DQ一事上表示尊重中共,主權下唔認同港人權利。

只係較尊重制度,但強硬立場不比林鄭差。

若果佢唔係財政司司長,而係政務司司長,說出以上說話,大家都會鬧佢係greater evil。只係因為佢好彩職責範圍未能觸及而已。less evil只係假象,根本未能判斷誰是less evil。

 

2. 習近平會聽民意,過去5年劣職只係689及中聯辦所為

本身唔少事件並非689及中聯辦就能做到,釋法明顯得到中共各派支持。

多年既殖民政策,操控選舉,持續多年打壓新聞自由,禁網媒等,去到書局綁架案,各種長期滲透,無習既默許,根本無可能一直惡化。請問相關人員懲處左未?

唔係換過特首就叫釋出善意,只係689能力不足而已。

反而,中共一直無係政治議題上讓過半步,國民教育仲借屍還魂。

明顯,中共政府只講利益,不講民意,當利益同民意無衝突時先扮尊重民意。中共只係一部計算利益既機器。若連依點都唔肯面對,唔認清問題,點推動民主。

民意係可有可無既bonus,利益同路線先係重點,邊個當選路線都不變。

路線不變就無可能有民主只有各界被滲透下,局勢只會不停惡化。

以曾一直顯示對中共立場(包埋選舉前),而曾做到功課(對保皇黨)後300+對曾唔制衡能力,想曾唔陷害香港係不切實際既想法。

無籌碼既策略緣木求魚。

 

3. 民意既計算

即使假設中共需要民意,計算上亦有誤。

就算唔啱聽,保皇黨講既民意會變係真。如上述提及,高民望只因唔須要處理好多政治敏感議題,以及有林鄭作為對比。

當曾俊華一上任,兩種效果都已經消失。曾俊華民意必定大跌。如此一來,就違反中共需民意一說。

實際上,在種票上及對議題輿論操控上,中共其實表現出比泛民更清楚民意變化,只係知而不行。

 

4a. 票數計算

同時講要民意同計票數係自相矛盾。

首先要無欽點,才要計票數,小圈子選舉講既係界別利益,唔通新界佬要爭取香港民意?
你地講民意影響中共,再由中共對選舉產生影響,就唔需要300+既票。

所以你地要搞清楚中共有無欽點先可以定出合適策略。

假如你地講策略,計票數,無理由唔清楚票數。

1194票可分為中資派,港資派,投機及其他利益派,策劃派,原則派,分佈如何?若果你地都答唔出有幾多投機派,點說服人?

先睇港資派,因為保皇總票減少,中資殖民香港,搶攻選票,亦有港資派轉為投資派(如自由黨離棄田大少立場),票數下跌。上屆只有200多票,今屆已經唔過200票。

相反,中資派本身控制中企協會,人大,政協等難以動搖票倉,再進攻商界,約300票。

投機及其他利益派約400票如鄉紳,漁農,專業界別,建築,金融會計旅遊亦因各自利益偏向林鄭(肯定過200,因為林鄭政策及中資市場其要求)。

暫時計出即使計300+,薯片都已經落後於林鄭。

再講,你地假設其餘投機派見自己有能力造王,希望引佢地投曾。但佢地造王只會考慮其利益,唔理民意,薯片更無可能贏。

若原則派既票數真係咁關鍵,點解薯片無打去求票。

咁點解依家唔用白票,反而對日後運動,更理真氣壯,聲勢更有利。

 

4b. 中共欽點

若中共欽點曾仲華,就唔存在計票問題。

但中共為何需要曾俊華?就只能從利益方面考慮,一係打擊中聯辦,一係要其民意。

咁點解民意可以令中共欽點曾?

對於只利益既中共,民意重點唔係路線改變(從來不在考慮),反而係利用其民意對付香港,立23及推831。

正如釋法事件,明明反辱「華」民意都會被佢講成支持釋法。重點唔係你反對23及831,中共自然透過媒體講到你係,用透減低反對派聲勢。

如選係林鄭當選,這民意都能被利用黎支持23同831理由。

又唔需要選票,倒不如投白票,減低認受性,為將來抗爭做準備。

 

5. 為何中共唔忌民意?

遠古帝皇術,民意過大其實係功高蓋主。

今日接受這民意,代表要支持港人接受既特首,中共才能獲得民意,明顯使中共容易受人擺佈,失去主導權。

這正是策略派重點。但這違反中共要港人向其順服的立場,已經挑戰左中共權威,違反中共利益。如此策劃可行?

如此看來,策略投曾本身就作出過多假設(曾係less evil, 中共會聽民意, 民意計算方式…),明顯未能證實或偏離事實。錯誤假設下既務實不如話係虛幻既夢。

咁薯衛兵有咩資格話自己係真理,正如我唔會話我下星期中六合彩之後賣到樓係真理。薯衛兵有咩資格批評投白票。

你地知唔知和諧既意義唔係得一種聲音,而係可以有一百種聲音,而又互相尊重。

民主本身就係要保障社會上所有人既權利,尤其係少數人士。多數人既暴政唔係民主,而係民粹。如算中共真係肯向你地讓步,你地都會係下次用其他理由打壓唔啱你地心意既聲音,自己走向獨裁。

若果真係正如你地所講,less evil係策略,係逼於無奈既選擇,咁你地應該係好唔甘心咁作出各行動,而唔會好興奮咁去合照,去握手,去集氣。

你地不如反思自己真實內心既感受,點解會覺得興奮。

係因為曾代表希望,當日反對831係講到明即使有合心意既候選人,係依個小圈子既制度裏面,根本改變唔到官商勾結既現況。咁快就唔記得?我地一直唔相信人治,相信制度,因為只靠明君係掌握唔到自己既未來,渴望被拯救就失去左自救既能力。當日命運自主既夢想,咁快就失去。

講停止撕裂,要團結。有無諗過撕裂其實只係表象,唔係因為一個人兩個人既問題。而係因為各種思想各種利益既衝突無法得到制度上合理既解決方式。係民主制度未成功建立之前,以上因素根本唔會解決,而民主運動必然加劇唔同意見碰撞,本身就會令社會走向分歧。

若唔想社會出現分歧,就唔應該支持民主運動,正如北韓社會肯定「和諧」好多,因為分歧都被掩蓋。我地反而要諗點從中建立理性。

反而薯衛兵既表現先最破壞團結,口講團結,要脅人地接受佢地立場,同中共要求中國人要團結,為「整體」中國人利益接受佢既統治有咩分別?咁做會團結到咩?反而缺乏尊重既團結口號先係撕裂。薯衛兵唔配講團結。

要團結就要接受大家係不同,容許各自立場既存在,先係團結基礎。

話投錯自決派反而顯示佢地根本對政治缺乏判斷能力。自決派參選時已經顯示佢地對原則既堅持,依家妥協先係唔正常。你地無了解清楚投錯票反而怪參選人?會唔會去左豬肉舖買左豬肉後,先發現自己係要雞肉,然後話人貨不對辦要求退貨?

口講為民主運動,但薯衛兵就走去逼害運動前線,荒謬至極。唔好唔記得佔領前線係自決派,佢地起碼爭取到同政府「談判」。近年比較成功既反水貨同魚蛋革命,係本土派帶領,先有一簽多行同新年夜市(雖然最算成功,但係近年最成功)。

記著薯衛兵逼走運動前線,日後你地被人打無人肯幫你地出頭時,唔好問點解,係因為肯幫你地既人被你地自己趕走。

 

最後

期求他人代勞正係香港民主弊病,經常渴求他人,唔諗清楚自己付出是否足夠,只想不勞而獲,由他人代理既心態,永遠無可能得到民主。要民主就要建立力量,你地以為集會就係力量,投票就係力量?所需萬分之一都無。

我自問都付出未算夠,但一直盡心盡力,過去2年參與過3場選舉工作,因為咁捱更抵夜,同唔少人無晒來往。會去學習各種政治理論。會盡力避免各權貴業務(包括埋店業,商場,麥當勞都戒埋,你地有邊個戒入麥當勞,星巴克)。

而你地以為少少付出都唔肯就有民主,根本就唔符合策略。

今屆特首選舉根本無可行策略,想係特首選舉有可行策略,就唔該爭取更多選票。

泛民本土理論選委票上限係約500票,到時係有能力造王。

你地真係咁恨選特首,就唔好葉公好龍,起碼要比上次區議會,立法會再多1000人出黎參選助選,係起碼。唔好同我講無時間,你無時間無能力憑咩爭取到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