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段與的士司機的對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d Ivanushkin)

 

記一段與的士司機的對話,作為我對這次選舉的總結。

數週前深夜搭了一次的士。司機十分健談,也不怕敏感問題。寒暄了幾句的士問題,佢冷不防問了一句:「有人話年青人搞事不滿是因為買唔到樓,你點睇」。

我回答:「問題並不是咁純粹係物質,係冇希望既問題。我十幾年前讀大學的時候,冇人會諗申請公屋,因為人人都認為會上流會買樓。住緊公屋既大字形攤在屋企都已經“住公屋”了,仲點解要申請?今日呢?個個細路一過十八歲就申請,話要排三十年都排…

司機插嘴:「緊係la,十年前大學又係揾一萬幾千,今日又係…」不禁要讚司機熟知時事。

我繼續:「一來吧。二來到了今日我和我的同學人工都比畢業時翻了幾翻,但結婚會買既真的一隻手數得晒。點解?因為覺得現在唔係好時候,但幾時係好時候又唔知,現在的秩序好像會千秋萬世,結果只有對未來絕望。我哋都係咁,何況更後生的呢?」

掌權者不會明白,他們年青時縱是貧乏但社會機會多,人人充滿希望。他們不明白今日社會物質豐盛,年青人反而更不滿。因他們用物質去量到快樂和安全感,但忽視了背後讓年青人有動力的,是方向感和自己掌握命運的感覺。(岔開話題 一句,這解釋為何七八十年這麼多勵志歌,今日一首都冇。)社會還有向上流的機會嗎?還是所有能揾錢的,都已經被有錢人壟斷了,後來者只可做奴隸?

我借機帶到選特首的問題:「現在選特首既仲話你知佢會延續今日的方針,即係永無翻身之日,咁又點會唔絕望?」

司機嘆道:「特首又冇得選,就算有票俾你,都係俾D乜鬼你揀,你鬼用咩」?

我回答:「係架。有尐人話點解香港人唔信任北京所篩選的候選人,實際上係當權的不信任人民,驚現在的格局被打破。而經常用維持繁榮穩定做藉口,甚至扣帽子會民粹、有外國勢力等等,骨子裡都係害怕和唔信任人民…

司機道:「佢恨不得你『舊香港人』有錢就移民,冇錢就收聲。你點睇三個候選人呢?」

我回答:「奶媽就冇野好講,佢根本就係來維持今日既秩序。薯片其實也差不多,只係佢形象討好尐,班底或許亮麗尐而已,做既唔會有大分別。胡官就給一個印象佢只係來發聲,唔係來做統治者。」

司機問:「咁你覺得誰做會好尐」。「或許薯片吧」我回答。因為我就在這裡下車,所以對話就此結束。

今日結果出爐,奶媽當選我一點也不意外。電視機直播點票時我正在餐廳食飯,當奶媽過六百票時全場大噓,大有馬會門口輸馬搣飛之感,還帶著無奈的心情。就在此時想起了這段的士中的對話,不知今日司機心情如何?

總結這選舉,只可說是一場鬧劇。黑格爾曾經說過:「歷史給人最大的教訓,就是人不曾從其汲取教訓」,解釋歷史為何會重覆。馬克思就此話的評注是「歷史第一次是悲劇,重覆是鬧劇」(history repeats itself first as tragedy second as farce) 。而要這鬧劇上演的人,根本不理會人民聲音,也不害怕歷史的審判,才是真正的「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