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特首選舉:請留意得票率以及其他技術細節

 

 

終於塵埃落定,林鄭成功出任特首;當然,這個早就分析好的結果,沒有什麼意外或者好像老泛民所講的什麼大奇蹟之類。

至於林鄭當選所得的票數是777,有人說是「高票當選」,和我先前所指的「商界期望低票當選」有很大距離云云。這個倒不全對噢,我說的是「商界期望」,但可不是習大大的期望。我一直都講他是希望高票當選的。

這個落差首先要留意在我作出上述分析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就是泛民的「民主300+」決定了「綑綁投票」,連一票也不打算留給胡官,起碼連「策略性投票」也講不上。實在全部綑綁在一起算是什麼策略我又真搞不懂,因為唯一的後果就是完成排除了「暗票」的不確定性。所指暗票的操作空間,是指全部選委所面對的投票形勢,而不止是泛民只看著「自己人」。

先前在提名階段已有580人具名推薦了林鄭。本來投票和提名是兩回事,而泛民也是這樣講,就是到時會有大奇蹟,主要假設是屬於商界票倉的選委有可能在真正投票時,有二百或者更多張票會「倒戈」而不會被發現,這個本來是暗票的玩法。

但請注意,首先「有古怪」的是在提名階段,老左的工聯會和民建聯等,都打著「悍衛基層權益」的口號來拒絕提名林鄭,這和之前工聯會第一個跳出來支持梁振英是「反其道而行」。這其實是相當好用的招數。因為在排除了這超過二百票的提名鐵票後,林鄭的「告急」催票責任就落了在商界身上!而結果亦不出所料,商界只好乖乖的把人頭押了下去,具名提名了林鄭。而唯一沒有達致的效果,就是在提名階段以超過六百人提名來造成君臨天下的形勢,令到選戰出現了疑似競爭的形象。不過反過來想想,其實反正鐵票都最終一定會歸邊,只視乎什麼是最好時候而已。習大大肯定是「定過抬油」。而商界也樂得有多一個「下馬威」的機會,向林鄭討價還價,爭取更多的利商政策承諾噢。講到策略,商界和習大大才是高班嘛。

而不出所料,在完全脅持了商界提名之後,二百張鐵票就在曾俊華的龍和道造勢大會之後,全數出動表示支持林鄭。而觸發這個ALL IN決定的,可看看幾乎同步由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盧文端在《星島日報》的文章,就是指責曾俊華「在佔中等大是大非問題上:不講原則、躲躲閃閃」以至「站在了中央的對立面」。

曾俊華的競選團隊當然要澄清啦,因為仍然要「策略性」地爭取他們日思夜想的游離票嘛。之不過其實對於「定性」這種安排和手段,回應了也是沒有用的,那是中央對選委們發出的指示嘛,澄清不澄清又有何分別?於是鐵票就乖乖的知道是時候出動了。這是在龍和道「曬馬」之後的事。真正給信號中央動手的,其實是曾俊華「玩大了」,居然忘記了中共認定群眾動員就是造反。這個道理其實是很簡單,假如曾團隊連這樣的政治常識也沒有,那有本事做「民主之父」?連泛民共主也沒資格做才對嘛。

而這個時候就非常好玩了。就是在泛民被完全綑綁、加上鐵票出齊之後,基本上近乎所有選委的名字都齊全了:請問原本已經押上了名字的選委們還有什麼空間可以玩「暗票」?唯一可能,就是已經表忠的商界提名人,要冒險不被篤背脊、或者神通廣大的習大大查不出來,才可以偷偷摸摸的去作反。但即使表面上查不出來,也不能避免在爾虞我詐的環境下,隨便被人安個罪名就拉將下去,請坐洗頭艇之類被消失掉!因此在這種近乎囚徒困局之下,早已表忠的就唯有乖乖投票;只要「人齊」就大家都安全了。而這個被迫綑綁投票的行為,是被泛民倒迫出來的,真是想起也笑炸。曾俊華的龍和道造勢大會,對林鄭的選情最大的幫助就是這樣來的。

 

而至於林鄭的「得票」也不要只看總票數,還有一個「得票率」的考量,這又是很多所謂分析家忽略了的事。

2012年的時候,原本打算投唐英年的選委,還可以有藉口「看不懂」 而投白票;而實在當時689之所以低票,是因為有白票75張、廢票7張、缺席 61張。總票數只有1132張而不是1200張,唐營穩守285票;而何俊仁的所謂民主派,只有76票。因此以「總票數」而不是「有效票」來做基準的話,梁振英的「得票率」只是57.4%。而今屆選舉,合資格選委只有1194名而不是足額的1200名;總投票數目1186票,缺席的有8張、白票19張、廢票4張。而林鄭所得的 LUCKY SEVEN,實際佔1194票的65%。表面上看來,比起梁振英的689票多了88票、而得票率高了7.6%。好像不錯吧?

不過假如再比較一下,曾蔭權當年面對800人的選委,得票率有84%;再之前老董(除2002年自動當選外)1996年對著400名選委時,得票率是80%。可見林鄭的「高票當選」只能是相對梁振英一個人而言,相對於同樣需要進行「災後重建」的曾蔭權,實在差天共地。所以從商界的立場來看,即使得票再高,仍然是低民望和低票當選,也算是退而求其次的不錯賽果。而從這個「商界坐大」的形勢來看,泛民期望在其後會出現「大和解」的機會就渺茫了。起碼林鄭不像梁振英,不是靠打基層牌來上位的,根本沒有什麼支票要兌換的壓力、更加可以視民意如浮雲。請問老泛民又有什麼牌可以打?

而假如不是年青專業在功能界別之中力爭得到選委的席位,令到建制派的票倉被拆,造成「民主300+」的局面,從而令到「民主派」在選委之中,由2012年的76票狂升至今屆的300票以上(計入胡官是386票,佔1194個選委的1/3!),老泛民今次連影響特首選舉的能力也不會有!

 

各位,可以留意一下我這幾年的分析:繼佔領區議會以及佔領立法會之後,攻佔功能組別也是完全正確的分析。英國佬留下的設計其實不是不能用,只是奇怪怎麼老泛民從來都是反其道而行?甚至在97年完全配合中共的計劃,讓捍衛高度自治的「三層議會」重要組件——市政局,被臨立會輕鬆廢掉。

再進一步想想,實在老泛民今次在完全放棄了原則之後,又會可以留得住一個怎麼樣的「基本盤」?

尤其是拿了龍和道來「賦予新意義」之後,一眾浴血龍和道的「人血饅頭」還會替你打頭陣乎?至於新晉的一批專業精英,在排除萬難之後從功界別的選委戰中拼殺出一條血路,滿以為老泛民掌握了什麼秘密武器、結果被騙上賊船全部攬炒!往後倒不如自己在業界腳踏實地去維權好了,起碼專業團體還是有實實在在的討價還價能力,那還會聽你個「新大台」枝笛乎?而新入議會的本土自決派,也和長毛一樣,早就看穿了所謂「策略」是吹牛,倒不如繼續走自己的路線,起碼對得住自己的選民才對。

從「重建自治」方面來看,區議會、立法會加上選委會的組合,用來替代被拆台的「三層議會」,其實是一個非常可取的發展方向。而向下的深耕細作,還有各種地方組織例如業主立案法團以及專業組織等等,這些才是確立「公民社會」的重要空間,這些才是寸土必爭的重點。而緊要的是:只要不再聽老泛民枝笛,大家用常理來思考就是。而唯一提出重組選委會的胡官,竟然被老泛民話佢係鬼!咁樣同崇禎皇帝拉袁崇煥去凌遲又有什麼分別?今次大開眼界了。

而之前開咪都指出了,出席龍和道造勢大會的,是一眾中年中產為主的所謂「中間派」,那種熱淚盈眶的表情可是千真萬確,不過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那只算是「長期欠愛導致燥狂憂鬱濫交症」而已。情況一如缺乏家庭溫暖的少女求其搵個男人上床,又或者霉到燶的女子相信可以性交轉運、唔戴袋都肯俾人中出一樣。

可見老泛民的所謂基本盤,只是還原基本步,回到97年「民主回歸」的圍爐舊班底而已。而這個「民主回歸」的詛咒,肯定會被掃入歷史垃圾堆。所謂寸土必爭,誰人都可以叫得響亮:除了老泛民。因為今次特首選舉出現了一個新情況,就是老泛民的所有傳媒喉舌,都對民主派的異見份子進行文革式批鬥。早前都講過,社運界和網台都是私怨行頭,估不到現在進化到玩文革,以團結為名來進一步公報私仇。但到底一班毫無原則而策略全錯的所謂 KOL,又有何資格批鬥任何人呢吓?

之前都已經分析過,老泛民是豪賭,而後果只會是豪輸。果不其然。

而之後林鄭的統戰對象,將會是一眾年青專業以及各個本土自決的團體。而年青專業以及本土自決派,則會在討價還價的同時,加緊腳步鞏固得來不易的政治空間;日後在地區層面,相信這股勢力會在老泛民退潮之中進一步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