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兩個人,還是消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oe St.Pierre)

 

永遠都說面書總會讓人感到自己的生活不濟,總會在嫉妒別人的美好,儘管有部分人都不太恆常使用面書,只作為接收資訊的一個媒介,但總會一些人會不停上載自己忙碌的生活,以及跟另一半的一切大小事,看到這類近況時,會替她們感到開心幸福的同時,亦不禁拿自己跟她們相比,對,自己就是這樣的平淡簡單,甚至都只是一個人在生活著,不免會一度沮喪起來。

 

我有兩個面書帳戶,因舊有那個是還在當學生時使用的,所以有很多很多根本不懂的人做朋友,而且發覺太多(無謂的)資訊和近況,又沒心於差不多成千的「朋友」堆中逐位逐位看去決定應否留下,所以就不如開一個新的帳戶吧,就只加入真朋友,看我真正感興趣的東西,結果我只有六十個面書朋友。其實朋友多與少我都沒什麼關係,我都不是那種很愛SOCIAL的人,但舊帳戶實在有很多舊回憶,然後不時就會登入舊帳戶找回所需的東西。

今天我都忘記想找回什麼,又登入了舊帳戶,第一眼就看到有位朋友結婚了,單看名字和頭像我完全沒印象是哪一位朋友,POST就是大概說丈夫雖然是一位很出色的VIDEOGRAPHER,但因為結婚當天是主角,所以不能為她們記下這美好的一天,但他也有製作了一段她們相識的成長片段,繼而說他丈夫不會宣傳又不懂好好打理自己的專頁,就順勢替他宣傳一下。看到這裡我都完全沒頭緒,究竟是哪一位朋友啊?

好奇心驅使就按下了其結婚那段成長片段,還好我都認到是誰,原來她結婚了,一邊看一邊雞皮疙瘩,衷心替她感到開心和幸福。其實嚴格上我跟她稱不上是朋友,六年前考高考時,大家經常在自修室碰面,最後更在其中一科算比較冷門的科目的試場上碰面,並即時交換了一些應考資訊,就是這樣而已。人生總有一些人你不太熟悉,但又會有種很友好的感覺,大概她就給我這樣的感覺吧,以前不時都有在面書交流,就只是我轉了帳戶後就停止了。

 

該回到正題,突然找回這位朋友的近況實在有點興奮,那當然就走到她的帳戶再看多點吧,看到大量她平常工作的喜與怒,當然少不了跟丈夫度蜜月,到處上山下海的照片,丈夫就是我最初認識她時的男友,越看越覺得太幸福,幸福得讓我不安,不安與她們無關,就只是下意識回望自己的時候,就覺得太不濟,跟一位以為可長廂廝守的女友分開了,生活上又沒有什麼特別,儘管我也想周遊列國,上山下海體驗不同的東西,但我沒有一個人可以跟我一同分享,或者說成身邊沒有一個人我想與其分享,沒有一個我完全毫無顧慮,可讓我完全放心的人,甚至我沒去想有這樣的一個人。

那當然沒有人陪伴去一同分享不是一個問題,那我可以一個去啊既然我這樣渴望,但一個人我又不能那樣全心全意去感受和體驗那些東西。我不是SOCIAL ANIMAL,但我是很著重與別人的感情與關係,或許簡單點說,我不能自己一個人吧(此刻),如果要我自己一個人去體驗,或許我寧願不去了。有些人會覺得是我不放開自己,讓自己好好感受一下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我並不否定的,但因為成長背景影響,一個人總讓我有被遺棄的感覺,我也好想攏脫這種感覺,但相信絕非簡單之事。

 

兩個人,相信在此刻都沒什麼可能,究竟我想不想有這樣的一個人出現我自己都不知道,至於一個人,理論上只要我不去聯想自己被遺棄的感覺就應該沒有問題,但即使沒去想遺棄的問題,下一步我就會去想,那我一個人在這裡又是為了什麼呢?我本是一個沒目標,沒對人生有什麼意義的人,每天營營役役的不知做什麼,然後又要承受著自身不斷發省的那種無奈,究竟目的是什麼,然後就好想消失在這個世界,就當放過自己吧。

你問我有什麼目標,其實都有事情想做的,如跳傘、紋身,但都不是我非做不可,或還未大到我可以一個人去做都感受到那種興奮感覺。沒有人不能好好自己一個人的,或許只是我還未真真正正學懂如何跟自己一個人相處,其實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不時又病發覺得自己很孤獨而已。

 

最後登出舊帳戶前,去看了前前度的面書,其實沒看到什麼,相信是封鎖了我看的權限,但看到她仍然是那個樣子,感覺得很有趣,分開幾年,樣子如舊,某程度也是一種熟悉感。回到現在的那個帳戶,繼續平淡,繼續想究竟一個,兩個,還是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