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的教育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avid J Laporte)

 

筆者是一名新手幼稚園老師。甫入行就找了間國際學校任教。

而筆者之所以選了國際學校,其實就是認為這裡做事自由,且幼兒能真的愉快學習。亦希望不要往後讓本地學校的教學框架及理念限制自己,凡事向小孩說「不」。

豈料一切已經太遲,即使筆者第一份工就找了國際學校,仍然逃不過在本地學校實習時下意識吸收了的「Say no to everything」。

學校裡的攀登架高一米九。在自由活動時,一位不停扮演蜘蛛俠的小男孩徒手爬上攀登架。
爬到一半時,被筆者看見。此時,我第一反應已是「唔准、快啲落返黎!」。相信大部分本地老師都必定會有此反應,生怕幼兒跌下來。豈料話未說完,外籍老師便說「Go ahead. You are awesome.」 小男孩一臉迷茫的看著我們,不知到底要聽誰的話。頃刻,我才恍然大悟我這句「不」正正就中了港式教育裡的頭號理念。當小男孩再跨上一級時,我並沒有再叫停他。然後,他能夠自己一步步的從這個一米九的攀登架爬下來,毫髮無損。而且,即使他掉下來,地上也是一大塊軟墊,根本不會出什麼大事。

事後我才告訴我的外籍拍檔剛才的事,她先向我表示並不知道原來我在叫他下來。亦解釋了幼兒的能力取決於老師家長們賦予多少機會和權力給他們。

這種根深蒂固的「不」的教育,大抵來至本地老師自身所接受的教育。由我們是莘莘學子時就已常被老師提醒那些不可以這些又不可以,以使到我們在教育學童這回事上,也
不多不少沾上這種思考模式。其二,香港幼兒皮嬌肉嫰也不是一兩天的事。若在學校有絲毫損傷,那怕是意外,老師也真的承擔不起責任,也以致於我們打從他們張開翅膀還未飛的那刻就把他們叫停了。

可是,我們何曾想過教育是否就只是把小花放在溫室內栽種,看似燦爛盛放時卻又抵不住半點風雨?

他爬上去,又下來了,證明他的能力。
他爬上去,若跌下來,他下次自然會學習成功的方法。
老師的一句「不」,看似是在保護,其實在剪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