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味?真係食得架!

 

「早晨阿肥!照舊?」

「老細,琴晚唔夠訓今日要凍齋啡…..」

「打機打到唔願訓定係陪女朋友傾通宵啊今次?」

「靚仔,咁耐唔見你黎食野既?同女朋友仔煮飯呢?」

「女咩朋友丫,唔好講呢D!今日要鳳爪排骨飯,多豉油。 」

「加唔加多條臘腸?加多5蚊雞。」

「條臘腸有幾長先?」

「你想幾長佢咪幾長囉…」我同阿姐不約而同笑左出黎。

無論你去邊度食飯都會遇上咁既對話,呢d就係除左食飯以外仲會食埋既「人情味」。對舖頭黎講,有個熟客喺度起碼保證佢會黎會有生意;對伙記黎講有個可以吹下水既對象,無論係咩話題都好,佢至少都做得開心、而對食客黎講食得開心自在,足料甚至多料,所以解釋左點解好多老舖都有一大班固定熟客。

可能我個人比較高要求既關係,我食黎食去都係果間舖(包括早午晚宵夜糖水)。但點解呢?其實食野係一個快樂既過程,如果好食而且食得開心,起碼你心情好D、做咩野都順利D、放個屁屙舊屎都爽D啦!但你又諗番轉頭,食得唔開心又谷氣,咪盞咩都做唔到,乸埋口面人都即時老幾年!喂,我好後生咋其實!

曾經有次去跑馬地既Uncle屋企途中,去左間有兩層樓開左好多年既茶餐廳食早餐。雖然價錢相對地貴少少但味道唔錯,而且老闆娘、伙記同客之間有傾有講,由阿邊個師奶嫁女講到某個阿叔俾人捉黃腳雞俾人呃左十幾萬,十足十好多年老友咁,雖然我一路聽一路暗笑緊,但佢地都唔介意多個人聽到。

「你幾廿歲人都咁贛居既?人講你又信,正一鹹濕佬!」

「咁我無諗過十八廿二既𡃁妹會呃我架?」

「咁多年都係衰呢d野啊,真係俾你激死。」

「你睇下隔離枱個男仔都笑你贛居啦!」

「哈哈,咁咪好囉!又多左個人留意我!」

到食完準備去埋單之際我先發現無散紙喺身,唯有拎張找俾人既金牛找數……

「事頭婆,唔好意思啊,呢張有無得找啊?無我過隔離7-11唱散佢….」

「有!一場街坊梗係有得找俾你啦!你要500定100蚊紙?」

「咁要500丫唔該….啊,不如我俾2個半你找齊頭俾我咪得囉。」

「唔洗摷啦,果2個半由佢啦!」

其實我係第一次幫襯呢間野,唔知點解今時今日仲會有咁Nice咁有人情味既舖頭,但係呢d係香港越黎越欠缺既野,或者呢個係以前流傳落黎既一種時代風味,用錢其實買唔到…

「喂!肥佬勝,呢個你個仔黎架?咁似樣既?同你一樣咁大份。」

「肥婆,我世侄仔黎架!我邊有你咁好福氣生左5個?」

「Uncle, 原來你地識架?」

「由細識到大…」

「以前日日都黎拎麵包架啦佢,係我老豆咁蠢從來都唔收佢錢咋!」

但隨住時代既巨輪不停不停咁轉,唔知道到佢下一代會唔會都一樣係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