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唐梁之爭到今天唐西風月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ChinaAA)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大家原以為習江派系鬥爭可以讓極左在港的勢力被移去,但結果並沒有出現,反之極左仍然力保地位,而西環在港的管控力達到空前,從選舉委員中,建制派幾乎全數歸邊,可見到西環的政治力量,已經支配了整個香港政權,昔日所謂的土共、商家、新界等各方勢力分佈,在這次選舉之中都以西環的指示為首,真正可謂沒有唐營或者梁營,只有「西營盤」(西環陣營的地盤)。

當然在西環的管控下,仍然有其他勢力的分支,但是經過今屆的選舉,再沒有出現去屆的唐梁之爭,唐營在今屆的角色其實是異常重要,當中是左右了大局,而非建制並沒有看清楚建制派陣型的利益與權謀,一廂情願以為唐梁鬥爭會延續下去,反而人家在西環的調控下,放下歧見,一起對抗外敵(真正的敵我矛盾)。

林鄭上場,當中最大的得益者相信是董建華的派系,事實上梁先生上場,也是拜董所賜,但基於梁在過往五年的「功績」過於出色而使大家誤認為他是為首的一群領袖,但其實從人脈與財力,他仍然在董之下,在他退任行政長官之後,他的影響力將會漸減,因為他及其相關人士在財力和人脈都並不是最頂尖的一群,不過並未至於全無能力,他的功能在於負責出動醜人角色,類似范婦人之流,但比范的「阿公信力」為高,因為他是國家領導人,如日後一些中港對立的事宜上,他絕對會時常出現,但是立場會以黨為依歸,這就是他日後的角色與身份。

根據練乙錚早前分析這次選舉中,指出唐營在林鄭選舉中的角色舉足輕重,發揮了很大功效,這是有其根據,因為唐在去屆的選委勢力相當大,只是當時被走票,但是經過五年後,他們必然會反撲奪取香港的政治力量時,自然有其盤算,起初以為曾俊華是其金主及勢力,但是唐營權衡計算,助林鄭直入中路反而更有利,與西環共事總好過與西環對峙,最多踢開梁一伙人或者減低梁特的勢力,西環並不會介意,最重要有人為他們效力便成。

現在林鄭勝出,利益分佈是關鍵,是時候分餅仔。非建制(泛民、本土、城邦等)當中起初被成報、大紀元甚至HK01所誤導,以為真的全清算土共(國師、熱血成日講),但事實上並沒有反之讓他們發揮功用,在選舉上便大派用場,新界鄉事、工聯會、民建聯等數百票入了林鄭手中,商界以唐營為首都歸邊,只餘一些約四五十票如田北俊、自由黨的零星舊有商家票投了曾俊俊華,但是在建制中的八百多票中,比例非常低,不足為患。

唐營進入林鄭核心,特別在這次競選辦看得到,如林大輝、盛智民、任志剛等,陳智思則屬董建華,所以董建華在這次選舉中仍然主導,但唐營已在這次選舉進入核心時,因此林鄭在埋班必需要考慮到他們,所以相信日後林鄭對餅仔的取向分別是 西環/董 > 唐 > 梁,由於梁在過去五年功績奇佳,林鄭要避免利用梁的人使輿論反彈,因此會視之為次選,但是並不等於沒有極左勢力失效,因為西環與董之流自己都可以扶植有關人士,隨時周融都可能會有一官半職也不定。

唐營這次華麗轉身成功,背後的操盤者是很有遠見和深思熟慮,他們並沒有被氣憤所蒙弊,反之他們看清利益所在,跟著利益走,深知這次歸邊才是最好重新獲得利益的方法,順水推林鄭一把,當唐英年在選舉時見林鄭異常親切,就可以理解到世事是沒有永遠的敵人。甚至連李嘉誠都要說女媧補天,細仔在臨門走出來挺林,就見到當中的利益有多誘感。

林鄭的勝利是需要還,唐營往後會在一些委員會、一些局方成員會有一席位,如中策組等相信各方勢力必爭之地,但估計原有梁營的人物在此淡出,換上另一批,因為林鄭必需要有自己班底,而依附唐營其實是有利制衡前朝勢力,有助未來十年施政。

曾俊華出選,相信起初必然有人推舉他上場,以曾多年為官,深知板塊勢力,他知道有機會出線才會下走出來,可是該勢力並未能力成形便需要歸隊,所以才需要民主300+的加持才能入閘,他比葉劉幸運,還可以入閘一搏,但同樣地他一樣被人騙了入局,成了另一隻棋子。

至於曾俊華以現時的政治能量會否持續,相信不會太久,因為以曾的性格是錫身,他不會如葉劉跪地向西環拜票,但亦沒有如陳方安生般如此反過來成為民主阿嬸,而他的支持者亦不是熱血人士時,此外他是一生為官,沒有財力時,他很難獨力發揮政治本錢,除非再有金主願意科水,但是建制不願,非建制亦怕搶飯碗時,因此再從政的機會相對低,反之可能在金融板塊或有所作為,因此相信其人氣很快隨著時間而沖淡。

至於非建制,各人錯判以為建制的內部矛盾會加劇,但反之人家冇你咁好氣,鬥氣浪費心力,利益才實際時,形成唐西風月,對於建制來說,可謂大團圓結局,但對於非建制,卻是惡夢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