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社會秩序,哪個更重要?

(余澎杉Facebook)

 

近期新加玻少年部客余澎杉(Amos Yee)獲得美國法庭批准給予政治庇護一事,已在新加坡成為了熱門話題。除了新加坡內政部的發言——「要接受發表仇恨言論的人是美國的權利」之外,新加坡法律協會主席Gregory Vijayendran也通過海峽時報發表了協會的立場,信內指出「根據新加坡法律,對他提出起訴,當時被告人也享有正當法律程序」,「意圖傷害宗教感情會破壞民主和道德價值觀以及危害社會」。同時,新加坡刑事律師協會也對美國法庭的決定表達憤怒之情。他們也指出,美國法庭所指出的政治打壓就是完全沒有根據的指控,而且「要是美國能接受他的話,那就歡迎收下他吧」。

 

說回來吧,相信一般新加玻人都會覺得他所發表的已超越了正常言論自由的界限。新加坡畢竟不是美國,根據當地社會情況下,像他發表詆毀宗教的言論極其敏感,很容易觸動不同宗教和信仰者的敏感神經,也很有可能會導致道社會秩序的問題。

 

但要是從另外個角度看,美國其實也跟新加坡一樣,是個多元化的社會,只不過美國人對於基本民主和言論自由的價值觀跟新加坡人是有很大的差距。身邊經常聽到有人說,美國所謂的民主制度與言論自由就是特朗普能被當選的原應。不過,言論自由不是各人的基本權利嗎?為了調和民主自由跟社會秩序的衝突,不少國家已在法律上設定個底線。那我們香港呢?我們是否應該實行美式的言論自由,或為了社會秩序而自願制訂一個底線呢?